軍報,你好!二一八,我想對你說

來源︰軍營觀察家微信作者︰甄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07 17:37

(三)

軍報曾刊發過一篇讓我潸然淚下的長篇通訊——《思念你的何止是那親爹親娘》。

“我的夢,從來沒有這麼濕漉漉的。”我背得下這篇文章的開頭,記得這篇文章描述的許許多多細節,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我記得烈士墓碑前的紅玫瑰花。

後來,當我終于有機會隨部隊戰友一起到麻栗坡烈士陵園祭奠英烈時,我才真真切切體會到那篇文章的悲痛和大愛。晚上,我又一次讀起那篇文章,又一次淚濕眼眶。

曾不止一次听人說過,人人都有麥克風的自媒體時代,報紙已經落伍了。當一些微信網文屢屢刷出“10萬+”,而一些報紙文章乏人問津時,是話語體系落後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報紙究竟應該怎樣改文風?網絡語言和網文會是傳統媒體和傳統記者的滑鐵盧嗎?

我想,答案就在軍報的字里行間。

記得幾年前,和軍報一位編輯老師交流寫作心得時,這位有著數十年紙媒經驗的“老報人”說過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報文和網文沒有天然的鴻溝,好的報文其實也是好的網文。

細細一想,同樣是方塊漢字的排列組合,載體雖有變化,但本質不是相通的嗎?並且,新媒體上的許多優秀稿子本身就來自于報紙。

軍報並不乏刷出“10萬+”的好文章,也有“解辛平文章”這樣的馳名品牌,有時甚至數千字甚至上萬字的長文,在崇尚“快速閱讀”的網絡上卻屢屢被轉發、被收藏。像我一樣,全軍有許許多多官兵依然把軍報作為學習的老師,不少參謀干事的資料集里,收藏著成千上百篇軍報文章。

好的文章不怕長,“假大空”的文章只有百十個字也倒胃。有些稿子,板著面孔,基層官兵讀完索然無味。這樣的報道出現了一次兩次三次之後,翻開報紙的戰友們會傷感情。

軍報的文章,可以在這個劇烈變化的閱讀時代贏得讀者。

至今,我依然記得十多年前在新兵連第一次自告奮勇讀軍報的情景,依然記得第一次捧起軍報時微微顫抖的雙手。

那時就像歌里唱的,“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很慢”,軍報是基層官兵獲取信息的一個重要途徑。

有人把報紙的困境歸結為網絡來了。細細想來,似乎又不是。

“四大名著”問世幾百年了,不論時代怎麼改變,依然擁有許許多多“鐵粉”。網絡不會讓它們被淘汰,反而促進了它們的傳播。

從前慢,現在快,其實越是快的時代,越需要能讓人慢下來、靜下來的新聞作品、思想力量。

所以,網絡時代對軍報而言,是挑戰更是機遇。當寫作機器人、人工智能等越來越多的新技術開始運用于媒體,每個讀者依然期待讀到震撼人心、充滿真情的稿子。

今天,新時代的中國軍人渴望一張新時代的軍報。

“她”應當保持本色,不忘初心,時刻記得“為誰辦報”“為什麼辦報”;

“她”應該保持敏銳,滿懷情感,時刻懂得官兵渴望什麼、需要什麼;

“她”也應該保持憂患,將創新進行到底——

“她”不應當只是一張報紙。她應當是網站、是APP、是微博微信、是網絡電視、是直播平台、是融媒體……用一切可以運用的手段和方式講好新時代中國軍人的故事、傳播新時代中國軍隊的聲音。

像人的成長一樣,軍報也在成長、改變。特別是2017年,軍報全新改版,煥然一新,“軍營觀察”“基層傳真”“軍人家庭”“老兵天地”等新版面讓人愛看。一位已經退伍多年的老班長,因為“老兵天地”,又重新開始看軍報。用他的話說︰“部隊沒有忘記咱,軍報沒有忘記咱……”

新時代,當中國軍人打開軍報時,他們的目光依然是熾熱的。許多忠實的讀者依然會在清晨點開軍報APP,牽掛著中國軍隊的一舉一動、一點一滴。

我堅信,軍報一定會越辦越好!

某部四級軍士長 甄過

二一八年一月一日

(錢宗陽整理)

墨香淡去的閱讀時代

你還可以這樣讀軍報

走進新時代的軍報,已由平面媒體發展為集報刊、網絡、電視、出版社以及微博、微信、客戶端等組成的全媒體傳播體系,集成了文字、動靜態圖片、音視頻、H5、VR、直播等多種傳播形式,讓用戶享受到軍報融媒體的獨特魅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