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正平︰如果戰爭來臨,你能率兵出征麼?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作者︰阿福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11 19:18

一聲令下戰鼓急,萬里疆場風雷動。

新年伊始,三軍統帥深入練兵場,在沙場向全軍發布訓令。高原叢林之間,碧海長空之上,百萬將士聞令而動,迅速掀起實戰化軍事訓練熱潮。

那麼,實戰化訓練如何破題、開局?“第一槍”從哪里打響?

“要堅持領導帶頭、以上率下”“全軍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做備戰打仗帶頭人”,習主席多次強調練兵備戰中領導帶頭的作用。

軍之大事,命在于將。指揮員的能力素質,歷來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面對新時代使命任務,關乎“疆場之安危,三軍之死生”的各級指揮員,都要自覺再來一次觸及靈魂的使命追問。

有沒有“朝受命夕飲冰,晝無為夜難寐”的緊迫感?腦子里是否時刻裝著打仗的事?平時究竟有多少精力放在打仗上?

守不忘戰,將之任也。大將粟裕一輩子都在準備硝煙來臨,大將徐海東自認打仗有癮。古今中外優秀指揮員最讓人敬佩的地方,就是他們心無旁騖,醉心沙場!

“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習主席在“1•5”重要講話中,特別強調了要一以貫之增強憂患意識、防範風險挑戰。

思想的�蝕比槍炮的�蝕更致命。一支軍隊的衰敗,往往是從滋生和平積習開始的。穿上軍裝,就要立足當兵打仗、帶兵打仗、任期內打仗。要對仍存在的和平積習來一次大檢討、大清查,來一個大起底、大掃除,時刻緊繃打仗這根弦,時刻肩扛打贏這座山,時刻等待出征這道令。

軍人的專業是打仗,對專業精通嗎?打起仗來敢說是真正的內行嗎?有沒有帶兵打仗、指揮打仗的底氣?

二戰期間,在一次戰斗中,蘇聯元帥朱可夫突然接到報告,幾十輛坦克專用炮彈打完了。他不假思索地說︰“可以換用野戰炮兵用的炮彈!”坦克起死回生。朱可夫的果斷決策,看似簡單,實際上是他多年的本領儲備。

作為一名指揮員,如果沒有平時的本領儲備,戰時就很難履行好指揮作戰這個第一職責。“一些指揮員離開了機關就不會判斷形勢、不會理解上級意圖、不會定下作戰決心、不會擺兵布陣、不會處置突發情況”,在一次會議上,習主席指出的問題振聾發聵,令人警醒。

勝利,從來偏愛千錘百煉的軍隊和軍人。井岡山時期,毛主席曾說︰“我們的兵昨天入伍今天就要打仗,簡直無所謂訓練。”但就是這些兵,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從勝利走向勝利,很多走上了指揮崗位。戰爭年代指揮員可以從戰爭中學習提高,和平年代則要在訓練演習中學會打仗。只有在平時刻苦訓練,磨礪提升本領,方可成良將,帶出一支能打仗、打勝仗的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