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曾經的領導搭班子,這關系該咋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等責任編輯︰康哲
2018-01-16 02:42

軍隊是由軍官(包括文職干部)和士兵兩大基本成分組成的。由于軍隊武裝集團的某些特殊性,由于軍官隊伍的特殊性,軍官與軍官之間的人際關系又有著與普通社會人際關系不同的特點。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如何處理好軍官與軍官之間的關系,是擺在各級黨委面前的一道考題。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跟曾經的領導搭班子,這關系該咋處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通訊員 趙雷 劉鵬

隆冬時節,雪花飛舞,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旅長閻欣心里卻熱乎乎的。歲末年初,全旅官兵網上無記名投票,他和高職低配的旅政委馬寶川,高票當選“一對好主官”。

兩年前,由于工作成績突出、綜合素質優秀,閻欣被調整到該特戰旅任旅長。雖然有著多年特種部隊的工作經驗,可這一次他心里還是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原來,他听說該特戰旅政委是由原某師政委馬寶川高職低配擔任的。在全旅,馬寶川職務最高、年齡最大、兵齡最長。對馬寶川,閻欣並不陌生︰幾年前,他在某特種大隊當大隊長時,馬寶川已是原沈陽軍區政治部某部副部長了,還幾次到大隊來檢查指導工作。

如今要去一起搭班子了,工作起來能不能放開手腳?帶著幾分疑慮上任,閻欣很快發現,覺得有壓力的並非他一人——

第一次到高山滑雪訓練場,副旅長向馬寶川報告︰“首長同志,特戰一營正在組織高山滑雪訓練……”

不僅副旅長這樣,其他黨委常委有時也習慣性地叫馬寶川“首長”。和馬寶川走在一起,大家總是自覺地把他圍在中間……

閻欣對這些細節很理解︰副旅長是馬寶川以前“手下”的團長,班子里甚至還有他當師政委時的科長、營長,以前進他辦公室都要喊報告、敬禮……

可讓閻欣和其他人都沒想到的是,面對這些“特殊待遇”,馬寶川特別警惕。黨委會上,他主動提出這個問題︰“大家對我這麼客氣,是因為你們還是拿我當師政委看待。”

隨即,馬寶川主動“捆住”了自己的手腳,和班子成員“約法三章”︰重大問題面前、集體決議面前,誰也不當“老大”,誰也不能搞變通,日常生活誰也不能搞特殊,遇事必須經過集體討論,先民主後集中。末了,他還向大家表態︰“我是黨委書記,大家看我咋做就行。”

讓閻欣印象深刻的是,工作中,馬寶川很少對他說“到我辦公室來一趟”。相反,機關干部經常看到政委在旅長辦公室“商量事”。剛開始,閻欣有些不好意思︰“政委,有事打個電話,我到你辦公室去。”馬寶川哈哈一笑︰“到誰的屋都一樣。”

馬寶川也常到各副職辦公室去“溜達”,有事兒說事兒,沒事兒就和大家交流一些工作上的想法。對此,幾名副職深有感觸︰“這看起來是日常小事,卻是政委對我們的一種尊重。”

“班子的團結就好比‘指頭’與‘拳頭’的關系,‘一把手’只是其中一個‘指頭’,其他‘指頭’如果不用力,也難以體現出‘拳頭’的合力。”對此,馬寶川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論︰黨委一班人共事好比同拉一駕馬車,相互補台則齊頭並進,馬車跑得快;相互拆台、不使勁、使偏勁反勁,馬車就跑得慢甚至可能翻車。

更讓閻欣沒想到的是,馬寶川常跟他說,跟其他黨委常委“處好關系”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軍事素質要過硬。當了30多年政治工作干部的馬寶川,帶頭參加高山滑雪、高空跳傘、深海潛水、狙擊等訓練課目,還創造了全旅職務最高、年齡最大的跳傘紀錄。

找到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兩年來,這對“黃金搭檔”帶著全旅官兵同心干事創業,部隊一年一個樣。該旅先後被集團軍評為“基層建設先進旅團”“安全管理先進單位”。去年8月,在“國際軍事競賽-2017”狙擊邊界比賽中,該旅一舉奪得8個單項第一、總評第二的好成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