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之問︰從邊防"老三樣"如何到按需點"菜"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興維 趙金石責任編輯︰王俊
2018-04-02 03:00

被稱為“天路”的新藏線,是新疆軍區邊防部隊官兵進出喀喇昆侖高原的重要通道。每年冬季,暴風雪、泥石流、雪崩、山體滑坡和缺氧就像一把把“鋼刀”懸在官兵的頭頂之上。

多年來,軍隊和地方各級不斷加大對新藏線維修投入力度,特別是2016年,軍地雙方大膽探索,在全國、全軍率先推行邊防公路社會化保障新模式。

具體是什麼樣的新模式,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新疆軍區別迭里邊防連通往烏宗圖什河哨所的路必須繞行36個“之”字回頭彎才能翻越達阪。向曉東攝

3月12日上午,習主席在出席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全體會議時強調,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是構建一體化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的必然選擇,也是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的必然選擇,要加強戰略引領,加強改革創新,加強軍地協同,加強任務落實,努力開創新時代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新局面,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提供強大動力和戰略支撐。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習主席作出一系列重要決策指示,推動軍民融合發展蹄疾步穩,不斷向縱深推進。貫徹習主席重要講話精神,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必須找準部隊需求點、地方優勢點,找到雙方最大公約數,實現強強聯合、以強補弱,使軍民融合走深走實、互促共進。

被稱為“天路”的新藏線,是新疆軍區邊防部隊官兵進出喀喇昆侖高原的重要通道。每年冬季,暴風雪、泥石流、雪崩、山體滑坡和缺氧就像一把把“鋼刀”懸在官兵的頭頂之上。

多年來,軍隊和地方各級不斷加大對新藏線維修投入力度,特別是2016年,軍地雙方大膽探索,在全國、全軍率先推行邊防公路社會化保障新模式,有關部門實施了以“探索軍民融合、平戰一體的高原邊防公路新型管養模式,建立可行適用的長效管理機制”為目標的邊防公路養護管理改革試點,今年這項工作還將擴大試點範圍,讓廣大邊防官兵享受更多的改革紅利。最近,解放軍報記者對這一全新的邊防公路養護管理模式進行了采訪。

“高原行路難”漸行漸遠

■解放軍報記者  孫興維  通訊員  趙金石

5年前,這條路還是全國唯一未鋪設柏油路面的國道

新藏公路,北起新疆葉城縣,南至西藏拉孜縣,穿越喀喇昆侖高原,大多路段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公路。

如今,以新藏線為“大動脈”,逐漸形成的高原邊防簡易公路網,起著連接邊防哨卡、保障戰備交通的“生命線”作用。

“何處路最難?最難是昆侖。”5年前,這條路還是全國唯一未鋪設柏油路面的國道。風霜雨雪中,這條路大部分路段存在路質差、路面窄、坡度大、曲半徑小等特點。

“山從人面起,雲旁車頭生”,是高原官兵穿行在這條路上的真實感受。特別是通往哨所的支線,雪阻、洪水、伏流和過水路面較多,致使行車緩慢,載重能力低,耗油量大。

漸行漸遠的“電報會診”

說起“電報會診”時,新一代戍邊官兵似乎有些陌生。可對于老邊防來說,卻是一段辛酸而難忘的記憶。

在邊防工作了30多年的老軍醫謝文峰,談起“電報會診”時感嘆不已︰“那時候,通往高海拔哨卡的路況差,冰雪、泥石流一來路就斷了,加上通信條件落後,常常是通過電報機發報溝通、會診,來救治一線傷病員。由于電報收發訊息十分有限,很多時候戰士的病情就耽誤了……”

謝文峰雙眼閃著淚光回憶說,有一次去哨卡救人,在離哨卡還有不到30公里的地方,路上冒出一片爛泥窩來,車怎樣都過不去。

哨卡官兵背著病號從爛泥窩里面往這邊爬,1公里多長的爛泥窩,硬是撲騰了大半天……

“真是恨死高原的路了!”謝文峰用手背抹了抹眼淚,嘴唇有點發抖,“那個時候,為了救助傷病員,常常是幾十個人一刻也不停,鏟出長長的雪胡同或者從爛泥里往外爬,救助的人常常也因體力消耗過大造成高原肺水腫、高原腦水腫……”

軍嫂上一趟高原,打消了離婚念頭

喀喇昆侖哨所官兵說,走這條路跳不過雪山達阪,講這條路上的故事繞不過軍嫂。

說來也神奇。曾有幾位滿懷幽怨的軍嫂,為了和守防的丈夫離婚而踏上這條路,卻被這條路深深震撼。軍嫂愛情的世界里多出了高原的經歷,也懂了高原上的他,打消了離婚念頭。

一位指導員的妻子,一度鬧著要和常年在高原守防的老公離婚,家庭勸阻、組織調解也無果,她說什麼也不相信高原上有那麼多事,就那般不近人情,不能多陪陪自己?有一次,她搭乘部隊的送菜車,直奔高原看個“究竟”。

路,越走越險,山越攀越高,年輕的軍嫂,坐在車上頭疼欲裂,猶如足踩棉堆,頭重腳輕,一路緊抿著嘴。700多里路的顛簸,讓她理解了老公。

“老公,我錯怪了你,沒想到你守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你太不容易,以前是我的不對!”她忍著強烈的高原反應,心疼地看著丈夫說。

幾年過去了,她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待連隊的戰士像親兄弟一樣,也再沒跟丈夫紅過臉。這條曲曲折折的天路,把夫妻倆緊緊地纏繞在了一起。

從山下送上一趟菜,要爛掉三分之一

有誰明白,因為路遠難行,冬季吃上綠色的蔬菜葉子竟成了一分奢求?

某邊防團所屬海拔5000米以上的邊防一線連隊,均駐守在“無人區”,主副食保障要從數百公里外送來。沿線道路復雜,運輸成本高,送菜難帶來的營養不良,讓官兵們嘴唇干裂、指甲凹陷,頭痛、失眠、頭發脫落等高原癥狀屢見不鮮。

“白菜、土豆、蘿卜”便于貯藏和運輸,是過去哨所冬天餐桌的“老三樣”。那時候,一個送菜車隊走遍所屬防區哨卡,行程在半個月以上,遇到積雪、泥石流,更不知要耽擱多久。

神仙灣邊防連炊事班上士班長劉萬江告訴記者,蔬菜運到時,往往是西紅柿凍成了冰疙瘩、菠菜油菜變成了綠冰棍。保存下來的少量綠葉子菜,只有個別官兵有思想疙瘩或者是生了病時,連隊才特批炊事班給他開個小灶,其實也就是做一碗漂著菜葉子的面湯。

而更多時候,戰士們根本不舍得吃綠葉子的菜,而是插在盛滿清水的玻璃瓶里靜靜觀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