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團“開黑”,打游戲連長主動“听”我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胡志威 陳超凡 黃希能責任編輯︰王俊
2018-04-17 03:01

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帶兵人雖然表面與戰士一起生活娛樂,但實際上卻還存在著隔膜︰一起玩游戲,卻不允許戰士有自己的主見和發揮;同在一張牌桌上,卻不知戰士心思不在牌局中。究其原因,還是沒有理解“五同”的真諦。落實“五同”僅僅停留在口頭和形式上,以致出現“同玩不同心”的現象。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夠級”大戰,高手為何接連失誤

■第82集團軍某合成旅偵察二連指導員 胡志威

前不久,隨著一紙命令,我從機關干事調整到連隊指導員崗位。為了盡快融入連隊,我本想周末組織一場撲克游戲“夠級”作為突破口,沒承想卻事與願違。

那天牌局開始後,我運氣極佳,出牌頻頻“開點”,對家根本攔不住我;“憋對家”次次成功,他們的手牌幾乎無法出手;戰至關鍵時刻,我還總會第一個“殺出重圍”,讓對家又氣又無奈。

可是打了幾局後我就感覺不對勁。作為連隊公認的“兩大高手”,上士李凱出牌接連失誤,老班長李陸明算牌能力如同“掉線”,兩人配合毫無默契可言。

留心觀察後,我終于發現了端倪︰盡管大家面紅耳赤,看似“戰況激烈”,但無論歡呼還是懊惱,他們的表現都有些刻意;而且對家的幾名戰士仿佛得了“多動癥”,時而抓耳撓腮、搖頭晃腦,時而擠眉弄眼、小動作不斷……

“你們該不會在故意輸牌吧?”我突然起身發問。一時間,大家的笑容凝固了,場面瞬間變得十分尷尬。

眼看著“演”不下去了,李凱只能道出實情︰“指導員,您平時工作要求嚴,經常板著臉,對我們又總是表揚少批評多,大家都不太敢靠近您。您叫我們打牌,我們怕您輸了會不高興,才故意讓著您的!”

看似“官兵同樂”,實則“自娛自樂”,一場“夠級”大戰就這樣草草收場。回到宿舍後我冷靜反思︰時代在進步,官兵關系不是靠打幾場牌就能融洽的;帶兵人的威信,也不是靠在工作中板著臉就能樹立的。

于是,我告別“板臉”,訓練場上,每次都跟著班排官兵一起爬戰術,互相鼓勁、互相比拼;休息時間,我特意多學了幾門“手藝”,無論是老兵還是新兵,我都能和大家玩在一起;談心交流,我也不再把戰士叫到會議室了,宿舍、飯堂、俱樂部都成了我談心場所……漸漸地,戰士們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心態越來越放松,氛圍越來越和諧。

上周末“戰局”再開,我一邊摸牌一邊哼唱《演員》︰“你又不是個演員,別設計那些情節……”戰士們會心大笑,不再飆演技,開始炫牌技。一時間,牌局中殺招頻出、戰況激烈,李凱感慨道︰“就這個feel倍兒爽!”

(徐晉軍、王  亮整理)  

這局游戲,連長讓我帶節奏

■第82集團軍某旅榴炮二連指揮班列兵 陳超凡

“小陳,快來王者‘開黑’!”上周六晚上連隊組織自由活動,我剛取回手機,就听到走廊里傳來連長熟悉的嗓音。

看著戰友向我投來同情的目光,我長嘆一口氣,無奈起身。其實,不是不想玩,平時工作節奏快、訓練強度大,手游競技是我放松娛樂的最佳途徑;也不是不會玩,無論是“法師”還是“刺客”,我的操作水平都不賴。真正讓我興致全無的,是連長常掛在嘴邊的那句“听我的”。

記得第一次和連長“開黑”,游戲剛開始,他便下了“命令”︰“我帶節奏,你打輔助;齊頭並進,分進合擊;草叢埋伏,守株待兔……”我趕緊“听口令做動作”。

可開局不久,連長就因判斷失誤,陷入了對方的陷阱,一輪“集火攻擊”,他不幸“犧牲”。“你怎麼不及時營救!”面對連長充滿責備的抱怨,我連忙認錯。

還有一次戰況膠著,連長給我們發送“全軍撤退”的信號,可我卻發現對方隊形有破綻,憑借自己熟練的技術送給了對方一記“五殺”“團滅”。雖然憑借我的精彩操作取得了游戲勝利,可連長的“復盤總結”卻讓我听起來不是滋味︰“打游戲好比打仗,服從命令是天職,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自作主張!”

幾場游戲下來,輸了要我“背鍋”,贏了還要被“講評”,那感覺真是如履薄冰。

“在訓練工作中,咱必須得服從命令,听從指揮,可在游戲里,還得是誰技術好听誰的,不能誰官大听誰的,要不怎麼玩下去……”這天在游戲中連輸3局,連長郁悶地起身去門外抽煙,我們幾名戰士便小聲議論起了連長在游戲中的“跋扈”表現。

“咳咳……”不知啥時候,連長竟然站在了門口,原來他忘帶打火機了。頓時,娛樂室內的空氣瞬間凝固了。

“我都听到了,確實是我不對。”連長讓我們坐下,真切地說道︰“將連長身份帶入游戲中,不停地發號施令、批評講評,不但減弱了游戲的樂趣,而且讓大家相互之間產生隔膜。依我看,以後在游戲里,就讓小陳給咱帶節奏吧!”

听罷,我長舒一口氣。那天晚上,我們又痛痛快快地打了幾場,竟無一敗局。

如今,連長逐漸在游戲中找到了自己擅長的角色,為同伴“加血治療”,幫戰友“承擔傷害”,連長的“輔助”打得有聲有色。慢慢地,越來越多的戰友“開黑”時喜歡邀請連長,你听,節假日走廊里又傳來了那句呼喚——“連長,來一局!”

(何孝林、周 強整理)

點評

走近≠走進 身入更要心入

■第82集團軍某合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 黃希能

基層干部與戰士朝夕相處,理應同戰士打成一片。然而通過上面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帶兵人雖然表面與戰士一起生活娛樂,但實際上卻還存在著隔膜︰一起玩游戲,卻不允許戰士有自己的主見和發揮;同在一張牌桌上,卻不知戰士心思不在牌局中。究其原因,還是沒有理解“五同”的真諦。落實“五同”僅僅停留在口頭和形式上,以致出現“同玩不同心”的現象。

身入更要心入。新時期的戰士思想活躍、自主意識強,這對帶兵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既“走近”官兵又“走進”官兵,多往排房里鑽,多往兵堆里扎,多站在戰士的立場上思考問題,才能在同甘共苦中增進感情,在摸爬滾打中掌握實情,在上下一心中不斷夯實基層的根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