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中有愛,讓新條令帶著“溫度”落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趙雷、易明疆 等責任編輯︰張碩
2018-05-07 00:53

令行禁止三軍同。新修訂的共同條令頒布施行,標志著我軍正規化、法治化建設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學習貫徹新修訂的共同條令,關鍵是在嚴格遵守上下功夫,在提高執行力上下功夫。今天的《中國國防報》刊發專題策劃,報道各部隊學習貫徹新條令的經驗做法。 

讓條令帶著“溫度”落地

——基層部隊學習貫徹新一代共同條令故事采擷

 

親屬來隊有“專車”接送

【條令摘要】軍人親屬來隊,單位首長應當安排軍人與親屬團聚,並介紹軍人在部隊服役的情況;軍人直系親屬臨時來隊,有條件的單位可以安排車輛到臨近的車站、碼頭、機場接送站。

——《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試行)》第一百九十八條

“郭班長嗎,你的接親屬派車申請批準了,營里還給你安排了帶車干部。”晚飯過後,陸軍第80集團軍某合成旅作戰支援營營部文書喬有成,給該營警衛勤務連上士班長郭金超打電話,告知他到機關領取派車批復。

放下電話,郭金超愣了︰“派車申請我是寫了,但是沒有上報啊,這是咋回事?”前不久,新一代共同條令在軍內權威媒體公布後,郭金超感到新修訂的內容與基層官兵聯系更緊密了,特別是內務條令中新增了直系親屬來隊可以安排車輛到臨近的車站、碼頭、機場接送站的規定,這讓郭金超喜上眉梢︰5月3日,母親要從吉林老家來部隊看望他。

“讓母親坐坐軍車,她得多高興啊。而且又十分便利,不用發愁倒好幾趟車了。”想到這,郭金超急忙寫了一份親屬來隊派車申請,可轉念一想︰“為了一個戰士派軍車接送親屬,這合適嗎?”幾經思索,郭金超把寫好的《親屬來隊派車申請書》夾在教育本里,沒有上報。

說來也巧,指導員張勇在對全連的教育本進行批閱時,發現了郭金超的這份派車申請。他明白郭金超的顧慮,便“做主”將申請逐級上報,很快便批復下來,才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透過車窗,第一次看到大海的郭金超母親十分新奇,她不停地在微信“朋友圈”里發著小視頻。郭金超看著母親臉上的笑容,一種軍人獨有的榮譽感油然而生……

【官兵感言】新修訂的共同條令頒布實施後,部分官兵仍存在一定顧慮,傾向于用慣性思維審視條令的變化。作為帶兵人,要及時引導官兵了解和掌握新一代條令的精神實質,從思想上認清新變化中的“暖心”之舉,讓每名官兵沒有壓力地去享受那份“紅利”。——張 勇 

用手機不再東躲西藏

【條令摘要】基層單位官兵在由個人支配的課外活動時間、休息日、節假日等時間,可以使用公網移動電話。

——《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試行)》第二百八十二條

“這個郝賀,大周末的發了手機咋也不接電話!”

陸軍第79集團軍某旅三營教導員何亮焦急地盯著手機屏幕,可電話卻遲遲沒有接通。由于臨時通知核對信息,何亮不得不叫回在服務社買東西的營部戰士郝賀,誰知幾個電話打過去,一直顯示無人接听。

新修訂的條令剛剛發布不久,明確基層單位官兵在休息時間的手機使用問題,可關鍵時刻還是聯系不到人。“手機成了擺設,要這手機有啥用?”何亮有些上火。

電話這頭,何亮找不到人心急如焚;電話另一頭,卻出現頗為戲劇性的一幕︰郝賀早就察覺褲兜中手機的震動,可是無奈走在主干道上,四處都是糾察的眼楮,所以遲遲不敢掏出手機。任憑兜內手機響,他自“巋然不動”。直到抵達服務社,郝賀才小心翼翼掏出手機,一看是教導員的未接來電,立刻回撥過去。

“手機就在身上,怎麼不接電話?”郝賀感到有些“冤枉”︰這麼多年養成的使用手機的“習慣”,真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一石激起千層浪。郝賀的經歷引起戰士們的共鳴︰之前都是統一在宿舍內使用手機,一下子手機使用放開了,遇到糾察還是會下意識地緊張。還有一名戰士講了自己的親歷︰曾經有一個周末,想和對象說會兒悄悄話,一個人到晾衣場打電話,誰知被糾察逮了個正著,吃過手機的“虧”,自然會更加小心。

听到戰士們的聲音,何亮便結合新條令,為全營上了一堂主題為“用好手機從我做起”的教育課,引導官兵在由個人支配的課外活動時間、休息日、節假日等,正確且“理直氣壯”地使用公網移動電話。自此,何亮再也不用擔心“關鍵時刻”打電話找不到人了。

【官兵感言】即使電話在休息時間不限制使用,我依舊沒有順利地找到戰士。這看似是個巧合,但巧合的背後隱藏著某些必然。條令雖然改了,但戰士們的“心牆”卻還沒有完全推倒。在軍營開放使用智能手機的道路上,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何 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