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英雄答的那聲“到”,喊出了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雁翔 陳永庚 等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16 04:12

“慢慢的,後來耳邊再響起英雄們的名字時,對我們就不是簡單的幾個人名,而是一段歷史、一個故事。”艾坤說,有了對英雄的理解與認同,他覺得答“到”聲才是真正從心底迸發出來的。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替英雄答“到”之後

■解放軍報記者 王雁翔 特約通訊員 陳永庚 劉 華

新兵艾坤下連分到了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猛插決勝連”。當晚點名前,班長特意叮囑︰“咱們連點名與別的連隊不同,會先點四位連史上英模的名字,全連官兵要一起答‘到’。”艾坤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劉祿、華明志、李言福、劉文舉……”當新任指導員湯王星呼點4位英雄的名字時,新兵所在排答“到”的聲音底氣不足,完全被老兵高亢的答“到”聲浪覆蓋。

此刻,目睹這一幕,指導員湯王星心里起了波瀾。剛從機關到連隊任職,自己對“猛插決勝連”的精神又真正理解多少?鏗鏘響亮答“到”很容易,但答“到”之後怎麼辦?有一段時間,這些問號時常縈繞在他的心頭。

幾年過去,如今湯王星已成長為該旅保衛科科長,艾坤則挑起了“猛插決勝連”英雄班班長的擔子。當聊起各自在這個英雄連隊的成長經歷,倆人像約好了似的,竟然都從那次點名打開了話匣子。

有了對英雄的認同,答“到”聲才會真正從心底迸發出來

“從1941年創立冀魯邊區回民支隊開始,連隊涌現出‘劉文舉班’‘李言福尖刀小組’等7個光榮集體和13名英雄人物……”

看到連隊滿牆榮譽,湯王星眼里不光只有自豪,還有不易覺察的凝重。這位新任指導員知道,自己必須把這些陌生的資料像一日三餐一樣吃進肚里,血液里才會奔涌出薪火相傳的力量。

“說實話,剛開始學習連史,畢竟隔著一條時光的長河。”湯王星回憶說,他把400多頁的連史打印出來,一有空就看幾頁,並在頁面空白處隨手記下心得和思考。他相信這些零碎的文字,能幫自己強化記憶。

兩個月後,連史簿翻到了最後一頁。連隊發展的基本脈絡、重要節點,還有那些重錘般擊打他的戰斗故事,如一片樹葉上縱橫交織的脈絡,慢慢地印進了他的腦海。

“學習有時是枯燥的,但不可或缺,就像農民種莊稼,想有一個好收成,必須下功夫精耕細作。”新兵下連第一次點名後,湯王星想了半夜,決定帶著官兵把連史學透——只有讓牆上和紙頁上的東西,像陽光一樣落進心里,才能催發行動。他給每名新兵發了一冊打印版的連史,帶著全連官兵一段一段認認真真學習,他希望英雄們的故事能像花朵一樣,一朵一朵在官兵的心里綻放。

艾坤說,指導員的講述,讓他覺得“厚厚的連史,跟自己領到的專用槍一樣 亮,重如千斤”。

花了3個多月讀完連史,與戰友們交流,艾坤發現自己和大家一樣,只記住了一些故事和大概輪廓,有些東西在心頭若隱若現,想抓又抓不住,想說也說不出。

湯王星心里清楚,從學到悟,是一個滴水穿石的過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針對年輕戰士的特點,他又琢磨出了一些新方法︰看新聞前後,抽點一兩個戰士上台講一段連史,或者自己的心得;每周組織一次連史故事會,每人脫稿講一個連史里對自己觸動最深的故事;每個月開展一次連史知識競賽;開辦連史系列講座,他和連隊干部主講,一周一講。

“大家都在學,在思考,課余時間交流,常說起連史里的事,自己不動腦子,沒想法,嘴都插不上。”艾坤說,氛圍逼著人思考,腦子慢慢醒了,就會去鑽去想。

有一件事,湯王星和艾坤都記憶猶新。

那年,曾參加過解放海南島的連隊老兵楊鳳林,從山東輾轉千里尋找老部隊。因部隊駐地多次變遷,80多歲的楊老在炎熱的海南整整找尋了半個多月才到連隊。楊老與連隊官兵交流座談,講了很多當年的戰斗故事,離開前悄悄留下了食宿費,並把自己的9枚軍功章捐獻給了連史室。

“一個連隊的精神血脈是一代代官兵接力傳承下來的。”湯王星說,“每年建軍節,連隊都會邀請一些老兵回來,同大家追憶崢嶸歲月,講述傳統故事。”

“慢慢的,後來耳邊再響起英雄們的名字時,對我們就不是簡單的幾個人名,而是一段歷史、一個故事。”艾坤說,有了對英雄的理解與認同,他覺得答“到”聲才是真正從心底迸發出來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