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功勛老兵,讓連史真正鮮活起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雪振責任編輯︰張碩
2018-05-23 01:11

尋訪功勛老兵,不斷完善連隊光榮歷史,讓每名官兵有了親身觸摸鮮活歷史的機會。62歲的老兵雷豫也沒想到,自己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再次回到老連隊,與老連隊的年輕戰友們相遇……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老兵歸來

■王雪振

紅色的盒子里,靜靜存放著3枚老式的軍功章;立功證書的“主要事跡”一欄里,字跡寫在泛黃的紙張上,時隔37年,仍然清晰可見。

軍功章的主人名叫雷豫,今年已經62歲了。老人精神矍鑠,盡管頭發有些發白,走起路來依舊風風火火,軍人的烙印,鮮明如昨。在過去30多年的時間里,他雖身在成都,心里卻忘不了自己待過12年的那個遙遠的西北邊疆軍營,忘不了那些穿軍裝的日子。

在雷豫轉業後相當長的時間里,甚至連他的女兒都不太清楚,自己的父親曾親歷過新疆軍區某防空團二連最為榮耀的時刻,並在那個時刻擔當了極為重要的角色。

1978年至1981年,二連先後6次參加原烏魯木齊軍區軍事演習,先後命中靶機35次,6次奪魁。1982年,二連被原烏魯木齊軍區授予“軍事訓練標兵連”榮譽稱號。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里,時任該連連長的就是雷豫。

作為“小兵種”專業,一個防空兵連隊竟然能被冠以“軍事訓練標兵連”榮譽稱號,作為當時的領頭人,這本該是雷豫個人軍旅生涯極為榮耀的一筆。但在轉業後,他一直堅持低調行事的做人風格,高光時刻從不輕易示人。

然而,毫無征兆地,一個來自邊疆的電話,將這個老兵塵封已久的記憶再次打開。

那是一個冬日的午後,正在家里整理攝影素材的雷豫,被來自老連隊的電話緊緊地抓住了心。歲月漫漫,曾經金戈鐵馬的日子,綿綿無盡的軍旅記憶,一下子又在他的心中涌起。

雷豫也沒想到,自己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再次回到老連隊,與老連隊的年輕戰友們相遇……

尋訪是為了讓榮光更加閃亮,讓連史真正鮮活起來

二連榮譽室,一面“軍事訓練標兵連”的錦旗,赫然陳列在廳室門口,默默訴說著連隊昔日的榮光。

多年來,每逢新兵入連、干部任職等重要時間節點,連隊官兵都會在錦旗前整裝列隊,回顧連史,重沐輝煌。

去年12月,又一批新兵下連。

“榮譽倒是蠻亮的,但這些陳年往事,和自己有啥關系呢?”一位“00後”新兵的小聲嘀咕,讓標兵班班長馬學鋒無意間听到。他感覺很不是滋味,那些自己曾引以為傲、深信不疑的東西,為什麼會被新戰士看輕看淡呢?

這個案例,在今年初被擺在支委會上反復討論。支部“一班人”的分頭調查結果讓他們發現,除了新戰士外,43%的服役超過兩年以上的連隊老兵,也對連史理解較為粗泛,輪廓性、概念性的多,對其中具體的人物細節了解掌握的少。

這個連隊範圍內的調研,引起了“地震式”反思。在二連已經摸爬滾打了3年的連長蘇博康說︰“由于時間隔得太長,再加上不注意對史料的收集整理,感悟連史,往往只是干巴巴的幾句話。沒有血肉豐滿的故事,確實很難走心入心。”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人是最鮮活的素材。但問題是,有的連史只見人名不見血肉。以雷豫為例,作為連隊標兵精神形成凝結的見證人、親歷者,他的名字在連史中出現頻率最高。雖然官兵們知道雷豫的名字,但對他更多的個人信息幾乎一無所知。

對此,二連所在營教導員李剛也有相同的感受︰“一些連隊的連史重要事實細節豐滿度不高”。李剛說,二連被授予榮譽稱號前後的具體細節也不夠翔實,大家掌握的信息往往都是表面上的。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老一代軍人逐漸退出歷史舞台,新一代軍人正在扛起強軍重任,如何在新時代強根固本、永不變色?現實的踫撞,官兵的困惑,讓新一代“軍事訓練標兵連”官兵深切感到,傳承紅色基因,將連隊歷史變得更加飽滿充盈,是他們必須要承擔的責任。

懷著傳承接續的赤誠之心,二連官兵就此開始了一段尋找雷豫等連史親歷者的“旅程”。他們結合連隊歷史,認真制定了“尋訪功勛老兵”方案,並將重點放在1978年至1982年在連隊服役過的老兵這個範圍內。在長達近3個月的尋找溝通中,他們終于了解到了雷豫的信息線索。經過請示,團隊派出尋訪分隊專程趕往成都拜訪。

“尋訪雷豫等老兵,更多的考量是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給我們標定前行坐標,知道自己究竟從哪里來,在可觀可感、真切溝通中,形成尊崇榮譽、接續榮光的行動自覺。”談到尋訪初衷,“軍事訓練標兵連”所在團政委周該成說,“未來的輝煌連接著昨日的歷史,尋訪是為了讓榮光更加閃亮,讓連史真正鮮活起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