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改革開放40周年看中國高考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 娜 潘 男 等責任編輯︰王俊
2018-06-07 05:11

芒種時節,我們迎來2018年高考。對全國近千萬考生來說,這是他們人生的重要節點。

時代大潮,風雲迭變,不變的是高考引領更多人走上求知的道路,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把他們帶向更美好的未來。

每一段澤被後人的歷史,都會有一些刻骨銘心的記憶。今天,我們把視野投向更廣闊的歷史。當年,伴隨著恢復高考的腳步,我國改革開放的大門徐徐打開。如今,從之前的一聲“春雷”到“雙一流”大學建設的如火如荼,從千軍萬馬相爭的“獨木橋”到終身學習的“立交橋”,全球化背景下越發開放的教育環境和資源配置讓更多的人夢想成真。

歷史的長河中,點滴浪花匯聚成洶涌奔流。回首來時路,這段歷史刻印下一代代人的人生軌跡,折射出改革開放40年來社會發展變遷的歷程,帶給我們走向未來的力量與啟示……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6月1日,安徽省歙縣中學高三年級學生課後走出教學樓。方君堯攝

肩負起選拔人才服務國家的神聖使命

——站在改革開放40周年時間節點看中國高考

■楊 娜 潘 男 中國國防報記者 方 帥

恢復高考重啟個體“命運之門”,也為國家發展積蓄新能量

1977年,關閉十年的高考大門重新打開,570多萬出身不同、年齡懸殊、身份迥異的人涌進考場。正在地質隊擔任物探操作員的黃大年白天在外上班,晚上在昏昏油燈下刻苦攻讀……最終,他叩開了大學的校門,人生的命運就此改變。

像黃大年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據統計,1977年和1978年兩屆考生共有1160萬人,通過1977年冬季和1978年春季的兩次高考,全國共有27萬考生邁入大學校門。

回憶起當時的場景,1977級山東考生劉相至今記憶猶新。他說,那是一種空前絕後的場景,不少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師生、夫妻攜手同進一個考場,同擠“獨木橋”。參加考試的人非常多,但最終過了成績、政審、體檢關進入校門的寥寥無幾。

“如果沒有高考,我現在不可能在大學里做學問。”在1978年考入吉林大學歷史系的歷史學者雷頤看來,中國人後來篤信“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印證著恢復高考後,知識被重新賦予了足夠的尊嚴與價值。

事實上,恢復高考不僅是這些“追夢人”改變命運的里程碑,也是一個國家和民族前途命運的轉折點。

根據《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期評估報告,截至2014年底,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37.5%,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3559萬人,居世界第一。到2020年,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將達到50%。

“回想40多年前,我國還在強調‘兩基攻堅’,即基本普及義務教育、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那時,高等教育尚處在精英教育階段。”聊起難忘歷程,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很有感觸。他說,而今,教育改革在人民群眾期待中砥礪前進,在國家發展實踐中積極求解,不斷打破“一考定終身”“唯分取人”的窠臼,不斷向著更加公平、更有效率的方向努力。高考制度將不僅為個人成長,更為國家發展進步積蓄更多能量。

考試內容和學生專業選擇的變化,折射經濟社會發展腳步

有人說,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復奏響了改革開放的序曲。的確如此!事實上,大幕拉開後的40多年來,高考考試內容和考生專業選擇的變化,更印證著時代的進步,折射出經濟社會改革發展的腳步。

1978年夏天,已是大一新生的甘福保去高招辦買了一份當年的高考試卷。從那以後,他上癮一樣每年都收藏一份。如今,他已經連續收藏了39份高考試卷。這位家住江西南昌蓼洲街社區的71歲老人,無疑成為高考風雨變遷40多年的見證者。

閑暇之際,甘福保喜歡研究這些試卷,喜歡琢磨每份試卷的時代印記。“我在這戰斗的一年里”“毀樹容易種樹難”“隱形的翅膀”“袁隆平的獲獎感言”……他反復翻閱這些年的語文試卷——從恢復高考當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再到二十一世紀的十幾年——隨著時間推移,帶有鮮明時代印記的作文題逐漸從宏大的政治命題,轉向關注社會、關注生活、關注當下、關注個體。

除此之外,考生專業選擇的變化同樣見證著改革不斷前進的浪潮。

公開資料顯示,在目前我國普通高等院校開設的13個學科門類中,最受學生歡迎的是經濟學。然而,今天的人們可能很難想到,在恢復高考之初經濟學並不受歡迎。

1978年參加高考的證監會前任主席肖鋼曾透露,他高考志願填報的是中文專業,錄取未果後,自己被調整到金融專業。其實,當時他“搞不清什麼叫金融”。北京大學法學院前任院長朱蘇力曾在其博客中寫道︰“70年代末80年代初進入大學文史哲院系的學生,總體而言都是當時最優秀的文科考生。”

然而,隨著改革開放推進帶來的切切實實的生產力發展和生產關系的調整,經濟學科逐漸站立時代潮頭,成為炙手可熱的專業。在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孝正看來,考生專業選擇冷熱的變遷,與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密切相關。

“大學專業的冷與熱,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因國家產業結構調整帶來的人才需求的變化。”周孝正說,從經濟發展規律看,這是一個積極信號。

新時代新征程新使命,高考仍肩負人才培養和選拔重任

恢復高考,夯實了我國人才培養的教育基礎。40多年來,以高考為入口的高等教育碩果累累,中國教育事業取得顯著進展,人才隊伍不斷壯大。

公開數據顯示,“十二五”期間,我國普通本科高校5年累計輸送近2000萬專業人才,為高科技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注入了新動力;職業教育每年為各行各業輸送近1000萬技術技能型人才,開展各類培訓達上億人次。2016年,全國共有118所高校作為主要完成單位,獲得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三大獎通用項目172項,佔通用項目總數的77.8%。

“表面上看,高考是一種應試考試,但能否選拔出合適的人進入大學深造,對經濟社會發展有著深刻影響。”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劉海峰指出,恢復高考後三年的考生中,有90多萬人成長為各行各業的骨干,他們成為改革開放的重要推動力和社會發展支柱力量。

改革是當代中國的最強音。近幾年,我國關于高考的改革措施密集出台,涉及高考的改革事項穩妥推進,這既反映了高考改革的國家意志,也反映了人民意願。今天,975萬考生將走進考場,接受人生大考。雖然一張張考卷早已不是決定個人前途命運的唯一憑證,更不是成長成才的唯一鑰匙,但它依然寄托著莘莘學子不負青春的誓言,寄托著國家和民族對美好未來的期許。

斗轉星移,歲月變遷,時間是最偉大的作者。

“從歷史進程中,考試制度改革是時代的反映。甚至可以說,考運與國運緊緊相連,與社會進步緊緊相連。”中國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戴家干認為,我們進行的考試制度改革不僅是為了今天,更是為了明天,隨著科教興國戰略和人才強國戰略的深入推進,已是“不惑”之年的高考制度將繼續肩負選拔人才、服務國家的神聖使命,為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人才保證和智力支持。

戴家干說,他相信已經駛入改革快車道的中國高考,一定能夠答好改革這一時代命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