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首次戰役參謀比武:60小時"打"11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錢曉虎 李大勇 吳科儒責任編輯︰王俊
2018-06-08 03:35

陸軍首次戰役參謀比武,既包含了傳統體能技能課目,也有信息化程度較高的一體化平台操作;既有單人單課目較量,也有集體編組作業比拼。賽事全程多課目、高強度連貫實施,單課目連貫作業時間最長達34個小時。圖為計算機標圖等課目比武現場。彭 希攝

解放軍報記者現場直擊陸軍首次戰役參謀比武——

“絕非拼個勝負那麼簡單”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特約記者 李大勇 吳科儒

凌晨時分,大龍山下,夜雨襲來。野戰帳篷里,陸軍首次戰役參謀比武的參賽人員都在酣眠。

4時30分,4班帳篷突然亮起了燈,10名來自第73集團軍機關的參謀人員迅速起床著裝,開始比武準備。剛剛接到命令的班長、作訓處副處長安文源做簡短動員︰“接下來將有11個課目的角逐,組織形式、考核內容等都與以往不同,每個課目都是一場硬仗!”

熱身運動、點驗裝具……5時50分,第一波參賽選手、來自第73集團軍和西藏軍區機關的參謀人員共20人,站到了3公里武裝越野跑出發點。

此刻,雨越下越大,道路變得泥濘濕滑,但參賽隊員們斗志昂揚。一聲槍響,他們如離弦之箭沖出去,比武正式拉開帷幕。

這是陸軍領導機構成立以來舉行的首次戰役參謀比武競賽。全新的組織形式、全新的內容設置、全新的裁評方法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承辦此次比武的陸軍指揮學院領導評價︰此次比武“絕非拼個勝負那麼簡單”,它標志著陸軍抓練兵備戰理念的更新、實戰化訓考模式的轉變。從戰役機關參謀訓練這一重要抓手抓起,陸軍訓練轉型正從這里艱難破局,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連貫考︰60小時內“打”了11仗

起伏山路、泥濘小道……安文源和隊員們穿戴著戰斗裝具,一路狂奔。過爛泥路段時,隊員們一腳下去,泥粘鞋底,甩也甩不掉。他們咬緊牙關,一步一滑沖到終點。

“比武人員由各單位推薦一半,電腦隨機抽點一半。”安文源說,參加此次比武,是自己軍旅生涯中的一次重要經歷。

3公里武裝越野跑剛結束,參賽隊員們就被帶上了射擊考場︰3分鐘內完成5發子彈精度射擊。大家爭分奪秒,迅速據槍瞄準。記者注意到,有3名隊員未開一槍就縮回了手,短暫調整後再次瞄準、擊發。

“3公里拼得太狠,雙臂一直在抖,影響瞄準。”射擊完畢,10號靶台的一名隊員解釋說。

過去比武也搞連貫作業,但為了安全起見,很少會把實彈射擊這種危險課目拿來和別的課目組合。而這一次,剛走出射擊靶場,通信裝備操作考核又在等著參賽隊員們。

競賽課目接二連三,難度強度越來越大。13時15分,簡單的快餐午飯後,又展開了基本理論、遙感影像判讀、融合生成態勢圖等7個參謀業務技能課目競賽。除晚餐時間外,各課目考核間隔最長不超過20分鐘。

“當面之敵為××,其下轄……”考生們剛經過1個半小時的作戰計算,又投入到了計算機標圖競賽。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計算機標圖沒有紙質版想定,而是像英語听力考試一樣,听著錄音即時標圖,大大增加了考核難度。

這一天,10個單人課目比賽一直持續到凌晨1點半,然而並沒有太多的休整時間︰等待他們的是更加嚴峻的考驗——34小時晝夜連貫實施的指揮作業。

次日8時,經過2個小時賽前準備,指揮作業競賽正式開始。21個參賽單位被編成21個班,每班10人,在指定的21個帳篷內完成作業︰分析判斷情況、提出決心建議、擬制戰役命令……各班時而集體研究,時而分工合作,帳篷內一片緊張忙碌。

“沒資料、沒模板,全憑一個腦袋,在34個小時內要完成13項內容,強度難度可想而知。”12班班長、西藏軍區訓練處副處長王端直言不諱地說,“指揮作業既考協作意識,也是對體能、智能、技能和心理的綜合檢驗。”

第3天18時,經過60個小時的連貫作業,11個課目競賽全部結束。走下考場,南疆軍區衛生處助理員汪德宇雙眼布滿了血絲︰“這次比武競賽全程戰斗著裝、全程野營食宿、全程封閉管理、全程連貫實施,入伍以來參加如此高強度高難度的考核還是頭一回。”

練實戰︰從“計算題”到“應用題”

比武結果,能馬上出成績的,賽後就直接投射在大型顯示屏上;不能馬上出成績的,也會以最快的時間評判出結果。

看到自己作戰計算的成績,第82集團軍火力處處長王軍有些懊惱。

王軍多次參加各級比武競賽,3次榮立個人二等功,對于作戰計算這個課目一向信心滿滿。在集團軍備戰訓練時,他還登台授藝,而這次卻在該課目比武上吃了虧,無緣優秀。

老將為何失手?過去考作戰計算,試卷最多5頁紙,考題像數學題一樣一道一道的,套上公式直接加減乘除即可。這次比武試卷15頁紙,所有計算內容都隱藏在作戰背景中,就算記得住公式不會分析也沒法做題,難度大大增加,一不小心就會出錯。

從“5”到“15”,變化的不僅是數量,更是一種思維理念。該課目的命題組成員、陸軍指揮學院教授王本勝說︰“過去,作戰計算是簡單的計算題,重在考察‘算’的技能。如今把題目融入作戰背景、帶入實戰,重在考察智能和分析應用,真正體現了‘算為用’,更貼合實戰。”

若不是親眼所見,記者也不相信,這次比武的很多課目都像作戰計算一樣,顛覆了傳統的考核比武思維,變單純“計算題”為復雜“應用題”,讓考生吃盡了苦頭。

“經長時間偵察發現,3號高地無車輛人員進出……”融合生成態勢圖競賽開始不久,參謀劉福勇接到一組情報信息,他未急于作答,而是立即調出初始情報,從滿滿幾屏幕文字中挑出一條信息︰“3號高地有電磁信號,周圍築有堅固工事並復雜偽裝……”

劉福勇判定,這是個假目標,便迅速標繪了該高地的態勢情況。

劉福勇來自東部戰區陸軍戰勤計劃處,在多級訓練部門任參謀長達11年。他告訴記者,過去演習演練也講態勢融合,但通常由情報、作戰等多個席位共同完成;如今,變成了一個人作業,對參謀人員的綜合素質要求更高了,若平常訓練不夠很難獨立完成。

尺子量、圓規比、筆頭算……這是圖上量算作業留給人的傳統印象。此次比武現場讓人耳目一新——沒有紙質地圖、沒有尺子和量角器,包括那些傳統的作業“神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所有內容全在電腦上完成。除測量距離、面積、高差等常規內容外,此次還增加了系統查詢分析等作戰實用內容。

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參謀業務技能命題組組長王寧教授坦言,這次比武競賽在內容設置上花了不少心思,按照打仗要求,聚焦實戰實用,既考個人素質,又考團隊協作意識、聯合作戰意識和戰斗精神,“戰”味更濃、“野”味更足。

零作弊︰巡察考場有“第三雙眼楮”

這次比武現場,記者發現一個現象︰胸前掛著“紀檢監察”牌的工作人員幾乎隨處可見。

為確保比得公平公正、賽出真才實學,陸軍參謀部作戰局領導告訴記者︰“比武之前,陸軍黨委安排紀委深度介入比武,實行‘伴隨式’保駕護航,這是以前沒有過的。”

此言不虛。天剛蒙蒙亮,10多名紀檢監察員站在了3公里武裝越野跑候考區。記者看到︰參賽隊員剛進入,陸軍紀委紀檢局干事何 和2名紀檢監察員,就逐一核實考生身份信息,點驗攜帶裝具,並抽查水壺,現場過稱。

查得嚴格,才能考得公平。目送最後一批選手沖出起跑線,何 介紹說,考核路線確定後,紀檢監察人員利用激光、行車等多種手段,先後5次測量距離,最後取平均值以縮小誤差。

在3公里武裝越野跑終點,紀檢監察員緊緊盯著統計成績的記錄員,防止出現一絲紕漏。考核采用“馬拉松”比賽的計時方式,系統統計為槍響時間和靜跑時間。一次,紀檢監察員陳惠崗干事突然發問︰“這是靜跑成績,還是槍響成績?”記錄員大吃一驚,這才發覺剛才謄抄的幾名考生成績是槍響時間,雖然槍響時間和靜跑時間僅差兩三秒,可牽涉到比武的公平公正,記錄員立即作出更正。

采訪中,無論是考官還是考生都向記者談到,此次比武之所以能實現“零作弊”,背後離不開第三方監察制度的強力支撐。每套試卷印刷、運送和分發,及收卷、閱卷、排名,紀檢監察人員全程跟蹤;每場考核前,紀檢監察組都提前對考場、系統和考生考官信息進行檢查復核;射擊考核區,考官、考生和紀檢監察三方人員必須一同前出檢靶……

提起執紀之嚴,命題組專家、陸軍步兵學院教授朱淑清對這一段經歷“刻骨銘心”。他在命題組報到後當天就被沒收了手機,吃住行都在一棟樓,一樓設有警戒繩和崗哨,整棟樓只有崗哨處配置了1部公用錄音電話。朱淑清感嘆地說︰“就像地方的高考命題一樣,我們被全程封閉,足足‘關’了10天,直到課目考完才得以‘解放’。”

“紀檢監察有教育、有引導,有人防、有技防,確保執紀不留死角。”南疆軍區作訓處處長象樹新深有感觸地說。這次活動紀檢監察獨立于陸軍指導組、裁判組、保障組、參賽隊等單位之外,既能對考生可能存在的違規行為進行防範和糾正,又可對活動組織和裁決人員進行監督,有效實現了對監察對象的“一碗水端平”,讓大家“口服心也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