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長跑”23載,她從教授成為系統總設計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握文 王微粒責任編輯︰王俊
2018-06-21 03:03

每隔一段時間,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學院教授安瑋就要扎到部隊戰備執勤一線調研。外人或許難以想象,這位身材縴瘦、外表柔弱的女教授的工作,與“戰場”聯系得如此緊密。去年初至今,她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是在一線部隊度過的。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安瑋在工作中。作者提供

“寂寞長跑”,巾幗總師沖鋒不止

——記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學院教授、某系統總設計師安瑋

■解放軍報記者 王握文 通訊員 王微粒

每隔一段時間,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學院教授安瑋就要扎到部隊戰備執勤一線調研。外人或許難以想象,這位身材縴瘦、外表柔弱的女教授的工作,與“戰場”聯系得如此緊密。去年初至今,她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是在一線部隊度過的。

經過一年多奔忙攻關,由她領銜研制完成的某信息處理系統,如今實現全面優化升級,戰技術性能大幅提升。

20多年來,安瑋從零起步,獨闢蹊徑,率領團隊構築起一幢某領域信息處理技術的“高樓大廈”,取得一批標志性創新成果。她個人也從一名博士生成長為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某重大項目應用系統的總設計師。

上世紀90年代,安瑋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博士研究生。一天,年近古稀的導師把她叫到辦公室,對她說︰“我想好了,你就搞某領域信息處理研究吧。”

“我為什麼要轉到這個領域?”安瑋有些不解。導師告訴她,這項研究關系國家戰略安全,必須有人去研究,否則將來再追趕就更難了。面對導師信任的目光,安瑋應承了下來。隨後她了解到,這是一個全新的研究方向,西方發達國家的研究剛剛起步,國內還無人涉足。

“這是個十足的冷門,許多人對此並不看好,當時我的博士論文寫好後,能評閱的專家都很少。”安瑋回憶說。

既然是冷門,就注定要坐冷板凳。然而,讓安瑋沒有想到的是,冷板凳一坐就是好多年。期間,年事已高的導師退休了,課題研究幾次面臨下馬。然而,這一切都沒有動搖安瑋的信念,她一如既往地率領課題組默默耕耘,頑強地將課題研究向前推進。

2006年,課題研究取得階段性成果,引起有關部門關注,但由于各種原因,暫時沒能立項。安瑋像球場上的一名“板凳隊員”,還是沒有上場的機會。

就在這時,北京一家單位發出邀請,表示可以將她和愛人一起調到北京,但被安瑋婉拒了。“如果我走了,隊伍就散了,將來一旦國家需要,很難在短時間內召集起來。”面對課題研究進退維谷的窘境和大城市生活的誘惑,安瑋初心不改,繼續投入這場“寂寞長跑”。

歷經23載拼搏攻關,安瑋奮斗的汗水終于澆灌出美麗的花朵。2013年底,我國某重要項目正式啟動。安瑋率領的團隊憑借多年的技術積累,順利拿下其中一個應用系統的研制任務,她也被任命為該系統總設計師。

研究成果終于有了用武之地,但更大的考驗隨之而來。把科研成果轉化為實用的信息處理系統,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安瑋和團隊又開始了新的沖鋒。

2014年夏天,在一次大系統聯調聯試時,數據處理出現較大誤差。安瑋率領技術人員苦熬4個通宵,終于找到問題所在。她乘勝追擊,帶領團隊又連續奮戰20天,最終將問題徹底解決。

2017年2月,安瑋領銜研究的信息處理系統正式投入使用,各項戰技術指標完全達到預期目標。為使系統在使用中發揮出最佳效能,她和團隊成員經常到部隊參與戰備值班,為官兵講授系統原理和操作規程。

去年10月,安瑋和同事針對用戶對系統性能提出的新要求,歷經4個月緊張攻關,再次對系統進行優化升級,將戰技術指標提升到更高水平。

一次,安瑋在給部隊授課時,主持人剛開始稱呼她為“安教授”,當得知安瑋是系統總師時,連忙改了稱呼。安瑋淡然地說︰“教授也好,總師也罷,其實我只是科研戰場上一名普通戰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