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廈門的幾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6-24 06:40

【學習進行時】近日,新華社播發《習近平同志推動廈門經濟特區建設發展的探索與實踐》一文,講述了習近平當年在廈門工作的日日夜夜,還獨家披露了不少鮮為人知的故事。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原創品牌欄目“講習所”為您摘錄。

作為廈門經濟特區初創時期的領導者、拓荒者、建設者,習近平同志在這片充滿激情的熱土,與廣大經濟特區建設者並肩奮斗,開啟了一系列改革開放、經濟建設、環境保護、文化遺產保護等生動實踐,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凝結其中的科學理念、寶貴經驗和優良作風,至今仍指引著這座城市破浪前行的航程。

1.“放水養魚”激活廈門港

1985年,國務院批準將廈門經濟特區範圍擴大到廈門全島。這年夏天,習近平風塵僕僕從河北南下赴廈履新,擔任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時任廈門市體改委副主任朱麗水回憶,習近平到廈門後分管體制機制改革,直接領導推動了一系列棘手的改革探索。“放水養魚”就是其中之一,激活了廈門港,也激活許多身處困境的國企。

到廈門不久,習近平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東渡碼頭,迎海風極目遠眺。他踱步走到橋吊旁,抬頭望著這幾十米高的大家伙,詢問工作人員它們能吊多少貨。這是廈門港僅有的兩台橋吊,一個吊一年僅完成3.5萬個標箱,香港同樣的橋吊每年卻能完成12萬個標箱。通過數次到現場調研,仔細听取企業干部員工意見,習近平把問題搞清楚了——運輸能力不夠,設施不完善,流程環節不配套,而政府沒有更多的錢給企業完善設施。微利或微虧,這不僅是廈門港務局的窘境,也是當時廈門絕大多數國企的難題。 “習近平同志對我們說,政府不要你們利潤,你們賺來的錢,財政一分都不要,利潤留給你們,但你們必須答應一條,賺了錢首先用來完善設施。”一位老港務人回憶當時一次會議的情景。改革,因問題倒逼。廈門在全國率先出台稅利分流措施,全市66家預算內國營工業企業實行稅利分流、稅後還貸,針對不同企業,采取不同上交比例。其核心目的是,除交稅外,盡可能把紅利留給企業發展生產。改革第一年,廈門港務局賺了2000多萬元,沒幾年就賺了七億多元。

2.為廈門特區的對外開放插上翱翔的翅膀

作為我國第一家合資經營、企業化運作的航空公司,廈航的誕生,是我國民用航空體制改革的初步嘗試。對廈門而言,它為經濟特區的對外開放,插上了翱翔的翅膀。

“為了廈航,習近平同志傾注心血。當時地無一寸、房無一間,沒飛機、沒機組。習近平同志經常跑北京,尋求中央、空軍和民航局的支持、支援。”廈航原副總經理宋成仁說,這些往事,老廈航人耳熟能詳。

經習近平不懈努力,廈航得到了民航部門的支持,由金融機構擔保,向美國波音公司租借了兩架波音-737飛機用于運營。當時,廈門機場太小,擴建刻不容緩,但沒錢建設。習近平擔任“廈門機場擴建工程科威特貸款領導小組”組長,經過艱辛努力,爭取到了科威特政府1800萬美元的貸款,解了機場擴建的燃眉之急。如今的廈航,已擁有200架飛機,運營航線350多條,成為中國民航唯一連續保持31年盈利的航空公司。

3.“三步走”探索建設自由港型經濟特區

習近平到廈門工作,正是國務院剛剛批復廈門可逐步實行自由港某些政策後的關鍵時期。當時,自由港在全國都是個新事物,幾乎沒人搞得懂。習近平決定先從學習研究入手。他向市委和市政府建議,組織抽調有關職能部門和研究機構精干人員,率先開始了對探索實施自由港某些政策的研究。

時任廈門市計委副主任的鄭金沐回憶,“習近平同志經常帶我們上北京,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拜訪著名學者,虛心求教各種問題,邀請該院經濟研究所與廈門合作研究。他勤學好問愛鑽研,給我們留下很深印象”。

改革開放需要學習借鑒國際經驗。習近平帶課題組到新加坡考察,組織全國第一個關于“出口加工區和自由港”的國際研討會,為廈門積累相關的國際資料和數據。

改革開放必須從中國的國情出發。在習近平直接領導下,廈門沒有完全參照新加坡的自由港模式,而是立足自身條件,提出實施自由港某些政策的具體構想,明確采取漸進式、經“三步走”,把廈門建設為“自由港型的經濟特區”︰第一步在象嶼建保稅區;第二步把保稅區擴大到全島,轉為自由貿易區;第三步有限度地在全島放開自由港。

“這是對中國特色的自由港發展之路的最初探索,在全國都具有很強的開創性。”廈門市委黨校常務副校長林朝暉說,廈門成為這套構想最直接的受益者。

4.打響整治環境污染的硬仗

湖,原先是深入廈門島的內灣漁港,“漁火”是廈門歷史上的八大景之一。上世紀70年代修堤圍海造田,導致湖變成基本封閉的內湖,城市污水大量排入,湖水變黑發臭,魚蝦白鷺絕跡。

“湖何時不再黑臭?”市民群眾關于治理湖的呼聲,習近平感同身受。

1988年3月30日,習近平主持召開關于加強湖綜合治理專題會議,打響了廈門整治環境污染的一場大硬仗。會議明確建立綜合治理機制,組建由相關職能部門和專家組成的湖治理領導小組,創造性地提出“依法治湖、截污處理、清淤築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的20字方針。針對前期資金不足問題,明確每年投入1000萬元財政資金,佔當時全市基本建設支出近10%;同時,多渠道籌措排污費、土地批租收入、借款和技改資金,以空前力度加大投入。廈門市遵循習近平確立的工作方針,先後進行了四期大規模整治。曾經的臭水湖,蝶變為如今碧波蕩漾、白鷺翱翔、繁花似錦的“城市綠肺”和“城市會客廳”。昔日消失在城市變遷中的“漁火”,幻化成今日更加璀璨耀眼的廈門新景——“夜色”。

5.30萬元扭轉一座百年建築的命運

1986年的一天,習近平在鼓浪嶼剛作完一場報告,走出大廳,時任廈門博物館館長、負責八卦樓修復工作的龔潔拉住了他。

“副市長同志,請您參觀一下八卦樓。”龔潔發出邀請。

“好啊!”習近平答應得很干脆。

在院落轉了一圈,龔潔說,“還有樓上”。

“我知道你的意思。”習近平馬上說。

習近平走進樓內,拾級而上,每走一步,老舊樓板嘎吱作響,屋頂長期漏水遺留下一道道黃褐色霉跡。有小孩跑過,樓板晃動。

“缺多少?”習近平邊走邊問。

“30萬元。”龔潔答。

“明天來拿。”習近平說。

談起這件事,龔潔至今難掩激動,“就是這麼干脆,我永遠不會忘記,在最緊張最困難的時候,他撥出的這30萬,徹底扭轉了一座百年建築的命運!”

整修後的八卦樓,如今成為國內唯一、世界最大的風琴博物館。因完整保持了當年的歷史風貌,八卦樓和另外52棟歷史建築,成為鼓浪嶼文化遺產的核心要素,在後來的申遺過程中,受到聯合國世界遺產保護專家的高度評價。

6.精心守護“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

改革開放之初,在經濟發展的熱潮之中,不少人忽視了鼓浪嶼的珍貴之處。很多老別墅年久失修,有漁民拆了老別墅的磚石回家砌灶台、砍了珍稀名木回家燒火。

但習近平將這個小島視為“國之瑰寶”。他曾動情說,“在我國城市和風景區的建設中,能把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十分和諧地結合在一起者為數並不多,很有必要視鼓浪嶼為國家的一個瑰寶,並在這個高度上統一規劃其建設和保護”。

鼓浪嶼游覽區管理處副主任章維新,1987年參與過鼓浪嶼——萬石山片區總體規劃。“習近平同志經常來指導工作,囑咐我們,一定要把基礎資料摸齊、摸透、做實、做細。正是在習近平同志領導下,規劃小組用了近一年時間,把包括鼓浪嶼在內的廈門風景名勝區的家底給摸清了。”

2001年9月底,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習近平再上鼓浪嶼。游人如織的鼓浪嶼,如何保護與傳承文脈?習近平提出新的思考——鼓浪嶼至少有4個特點可以大做文章,即風景系列、海洋系列、琴島系列以及人文系列。

第二年6月14日,習近平來廈調研又登臨鼓浪嶼,看著眼前百年風華的小島,強調要把鼓浪嶼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2017年,鼓浪嶼申遺成功,已是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作出重要指示——“把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精心守護好,讓歷史文脈更好地傳承下去。”

7.站在第一線抗旱保苗

1986年夏,小暑以來沒有下過一場透雨,已連旱一個月,本該抽穗揚花的水稻大面積枯死。同安縣一處稻田邊,分管農業、農村工作的習近平眉頭緊皺。

“不能等!拖拉機、電灌抽水機、柴油、化肥,都趕緊調配。”站在田埂上,習近平當場拍板,並督促有關部門,盡快落實。

習近平帶隊,到田間地頭,站在抗旱第一線,及時解決實際問題。全市迅速掀起抗旱熱潮,領導干部和群眾齊上陣,一邊挖渠抽水抗旱保苗,一邊搶插晚稻,搶種晚地瓜、秋花生。

那年,夏旱連秋旱,廈門出現三十多年未見的百日大旱。因抗旱及時,災害損失減少到最低程度。年底一統計,當年農民人均收入不但沒有減少,還增長了20元。

這件事,一直被當地群眾津津樂道,不少群眾說,習副市長敢負責有擔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