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兵有"野心",逐夢女艦長她是認真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天益 代宗鋒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03 02:18

為迎接下一步的艦長全訓考核,韋慧曉鉚足了勁全力以赴。目前,這位來自革命老區廣西百色的壯族女軍官,距離成為中國海軍首位女艦長只有一步之遙。這背後是她在短短6年多軍旅生涯里的快速成長。從博士入伍,到航母副部門長,再到驅逐艦副艦長、實習艦長,韋慧曉跨越了很多常規成長周期,也付出了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逐夢女艦長,她是認真的!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她曾是人們眼中的“斜杠青年”︰博士、白領、西藏支教、奧運志願者;她是鄭州艦實習艦長,距離中國海軍的首位女艦長僅一步之遙;她是黨的十九大代表——

韋慧曉︰逐夢女艦長

■解放軍報記者 王天益 特約記者 代宗鋒

見到韋慧曉是在鄭州艦靠港後的第二天。

此前,作為鄭州艦實習艦長,她隨另一艘艦艇出海完成訓練任務後,沒有乘艦艇返航,而是直接飛回部隊,匆匆隨本艦出海參訓。

為迎接下一步的艦長全訓考核,韋慧曉鉚足了勁全力以赴。

高強度、快節奏的訓練令她一直清瘦,胳膊縴細,挽成短袖的迷彩服袖子顯得寬大。她眼神里閃爍著光芒,頭發比百度百科里那張軍裝照上的樣子還要短,干練里透著英氣。

目前,這位來自革命老區廣西百色的壯族女軍官,距離成為中國海軍首位女艦長只有一步之遙。

這背後是她在短短6年多軍旅生涯里的快速成長。從博士入伍,到航母副部門長,再到驅逐艦副艦長、實習艦長,韋慧曉跨越了很多常規成長周期,也付出了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入伍前,她曾進了深圳華為公司做白領,當上志願者到西藏支教,遠赴阿里做地質勘查,在水立方志願服務北京奧運……這些多彩經歷的鋪墊,為她的從軍之路更添了幾分傳奇。

就在前不久,鄭州大學向鄭州艦發出邀請,想請女實習艦長結合自身經歷,給青年學子們講一課。

講什麼呢?反復斟酌過後,韋慧曉最終用《奮力走好自己的長征路》作為標題,來概括這些年走過的人生歷程。

作為黨的十九大代表,她當然清楚,“長征”對于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來說,是一段多麼波瀾壯闊的征程。

什麼樣的個人經歷,值得用“長征”來描述?是因為那片時空里充滿了艱辛的跋涉,還是因為在跋涉中淬煉出了堅韌不拔的精神?

或許,二者兼而有之。

這,就是韋慧曉逐夢女艦長的征途。

實習艦長韋慧曉在海圖室研究比對艦艇出擊方案。劉偉泰

“有些事情應該有人做,但目前沒人做,我願意去做”

入伍前,韋慧曉經營著一個博客,藍底白字的頁面樸素得有些簡陋,但博主曬出的簡歷,贏得了眾多訪客點贊。

簡歷上,露出兩排整齊牙齒盈盈淺笑的博主可謂優秀︰做學術,專業期刊發表的論文列了一大頁;練體育,參加了全國大學生定向越野競賽;學文藝,獲得了選美比賽十佳;當志願者,被共青團中央表彰為“中國百名優秀志願者”……

在這個差不多與改革開放同齡的姑娘身上,成堆的榮譽和豐富的社會活動恰似這一代人多元人生選擇的寫照。

當然,有些選擇在常人眼里並不合常理。比如,大企業里的白領干得不錯,非要跨專業考研去攻讀並不熱門的地球科學;研究生讀得好好的,卻要休學去西藏支教;已經34歲即將博士畢業,又立志要參軍……

有人說,每一個看似不合理的故事背後,都應該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韋慧曉將很多選擇歸結于自己的天性,也承認與受身邊人影響有關。

她的父親是一名老黨員。自她記事起,一身正氣的父親像極了影視作品里的正面人物,家里每晚都在《新聞聯播》音樂聲中開飯。

她攻讀研究生期間,地球科學系有個老系主任,搞了一輩子地質研究,一些項目經費不多、不夠熱門,難度很大,但對國家有用,他到去世前都在推動。2008年,參加一個尋訪冠軍人物的采訪活動時,韋慧曉把老系主任選為了自己心中的冠軍,並以榜樣的精神自勉︰“如果有些事情本來應該有人做,但目前沒有人做,我願意去做!”

做沒人做的事情,免不了不被理解。當年高考,從小熱愛自然的韋慧曉填報的第一志願就是地球科學,招生的老師不理解這個分數足以上清華的小學霸為啥選這麼個冷門學科,便出于“好意”幫她改成了氣象學。博士畢業,她篤定心思想要當個軍官帶兵打仗,導師支持她的選擇並寫了推薦信,但推薦語里仍然“推薦其到科研院所工作”。

除了不被理解,艱辛也少不了。2006年,韋慧曉到西藏地勘局區域地質調查大隊當志願者,成為大隊首個到阿里、那曲地區考察的女隊員。一路上,她在無人區多次遭遇陷車危險,趟過齊胸深的激流時險些被卷走,在礦區考察時差點跌落陡崖……

有時候付出艱辛,也難免失敗。韋慧曉在博士階段成立過一個愛心抗癌志願者聯盟,救助患重病的大學生。堅持了多年過後,她不得不承認,由于骨干流失等原因,這個項目目前停滯不前。

即使成功了,也難說沒有遺憾。2007年6月,父親因病去世,韋慧曉在西藏做志願者,病榻上的父親沒等到見她最後一面。第二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三天,母親也去世了,她請假回去料理完後事,便匆匆趕回水立方的志願者崗位。

常人眼中的一道道坎,成了淬煉她心志的一團團火。

在一篇題為《如果這是我生命中最後一天》的日志里,韋慧曉認真地寫道︰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我應該還是做跟平常一樣的事情,因為我每天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離開了,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她甚至選了一張照片作為“遺照”。那是汽車壞在無人區時她自拍的。照片中,她嘴唇干裂,笑容依舊,眸子倒映著西藏的天空,如湖水般湛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