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河》第七集︰沼氣專業戶

來源︰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網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04 13:41

1974年1月,黃土高原已進入隆冬,馬上就要過春節了,梁家河的鄉親們開始忙著準備年貨。

習近平剛剛當選為大隊黨支部書記,他一直琢磨著能為改變梁家河的面貌做些什麼,琢磨著推動梁家河發展的切入點。

靈感在苦苦思索中不期而至。一天,習近平正在翻看著報紙,當月8日《人民日報》刊載的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大辦沼氣的兩篇報道深深地吸引了他——如果我們這兒也能用沼氣煮飯、照明該多好啊!

梁家河地處偏遠,燒煤要到百里外的煤礦去拉。一直以來,群眾為了燒火做飯大量砍伐樹木,造成水土流失,影響農業發展。如果辦沼氣,不僅能解決農村能源問題,解放生產力,還能對廁所糞便進行處理,提高農村公共衛生水平,更能解決農業肥料問題,提高糧食產量。沼氣,就是解決農村生產生活問題的一把鑰匙!

沼氣是一個全新的事物。盡管對沼氣的美好憧憬鼓舞著習近平,可他還是非常冷靜︰四川與陝北氣候差異很大,這把源自四川的鑰匙能打開陝北的“鎖”嗎?

習近平一直是一個行動派!此前,在趙家河進行社教時,看到一座廁所年久失修,他便自己動手,把它改造成趙家河第一座男女分開的廁所,進行了一次小小的“廁所革命”。這次能否在梁家河辦沼氣,他決心親自去四川尋找答案。

他步行40多里路趕到了縣城,把發展沼氣的建議以及自己去四川學習的想法向縣委做了匯報,獲得了批準。春節過後,習近平便借了路費,拉著北京支延干部柏根柱等三人踏上了前往四川的“取經”行程。

時任四川省推廣沼氣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楊超,是位老革命,新中國成立前在延安工作過八年。懷著特殊的革命情誼,他對習近平一行給予了熱情接待,詳細介紹了四川辦沼氣的情況,並安排他們到成都郊縣等地和沼氣科研單位考察學習。沼氣的便利和清潔、當地同志們的熱情和辦沼氣的干勁,給習近平留下了深刻印象。

考察的過程變成了堅定信心的過程。從四川回來,習近平決定在梁家河辦沼氣。他自編了一些小節目,利用大隊的三用唱機,向群眾宣傳沼氣好處,並把村里的年輕人組織起來,著手試驗。

難題一個接著一個,遠比想象的多。

首要的問題是試驗池在哪里建。村民的院落都是打窯洞時用土填起來的,土壤松軟,不適宜挖沼氣池。村里村外的路是人行走踩出來的,蜿蜒狹窄,運送水泥砂石的架子車沒法走,材料怎麼運?村民們居住分散,沼氣池建好後,沼氣怎麼輸送?最棘手的是,沼氣池的池蓋對石板的厚度和整體性要求很高,這種石材梁家河沒有……

難題一個一個解決,實干就是解決辦法。

經過反復測量,習近平最後把試驗池選在了知青居住點旁邊,這里的土壤密度相對要大一些。沒有石頭,習近平帶人在爛泥灘里鏟去一米多厚的土層,挖出了石頭;沒有沙子,習近平帶著幾個青年,到15里外的前馬溝去挖,一袋一袋往回背,每天兩趟,背上磨破了皮,沒人喊一聲累;沒有石灰,他向有經驗的師傅討教,四處尋找石灰石,辦起了一個小石灰場自己燒制……

揣著一定要把沼氣辦成的信念,習近平忙碌著,如同一個高速運轉的陀螺。

不同的聲音還是出來了——

有的意見顯得很專業。在梁家河,有人當著正在忙碌挖池的習近平說︰“好後生哩,別逞能,四川暖,延川冷,沼氣在咱這兒辦不成!沼氣過不了秦嶺。”

有的表示懷疑︰“挖那麼個坑,填上糞,就能著火?不可能!”

有的人斷言︰“要是沼氣能點燈煮飯,除非母雞叫鳴,公雞下蛋。”

習近平的倔勁上來了,他只想著快一點兒把沼氣池建成。他相信,事實是最好的辯手,建好的池子“會說話”。

在習近平的信念堅守和艱苦努力下,1974年7月中旬,一個容量約8立方米的沼氣池建成了。可習近平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輸氣管接好後,不知為什麼就是不出氣。

瞧瞧沼氣池里,水位在上漲,不斷有水泡往上冒,下面一定有氣呀!看看池壁,沒有發現漏水漏氣;拆開輸氣管,管子也沒問題……習近平滿頭大汗,反復檢查著。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是不是導氣管堵了?問題最終鎖定在了導氣管上。習近平找來一根鐵扦子捅了捅,沒反應,又用力捅了下,一股糞水立即噴射出來,濺了他一臉。哧哧的出氣聲緊接著響了起來。

習近平用手抹了一把臉,顧不上洗,重新接好管子,打開沼氣灶,輕輕擦燃火柴,“呼”的一聲,期待的一幕出現了︰灶台上躥起約一尺高的火焰,輕盈地舞動著。

成功了!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村子,傳到了公社,傳到了縣里,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爭睹這神奇之火、潔淨之火……

這是延川縣第一口試驗成功的沼氣池,也是陝西省第一口沼氣池。“沼氣不過秦嶺”的謬言不攻自破了。

群眾親眼看到用沼氣點燈、做飯的效果好得很,建沼氣的熱情一下上來了,紛紛說︰“今後再也不用熬煎燒的了!”(“熬煎”︰陝北方言,意為發愁。)(節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