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藍軍”︰不求擁有 但求所用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範江懷 吳永華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09 03:26

說起中國的“藍軍”,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那支叱 朱日和訓練基地的“藍軍旅”。準確地說,朱日和訓練基地的“藍軍旅”,是我軍第一支專業化的“藍軍部隊”,隸屬于陸軍。其實,在我軍其他軍種里,也活躍著一支支鮮為人知的“藍軍部隊”。

習主席在向全軍發布的訓令中強調,要加強針對性對抗性訓練,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建設專業化的“藍軍”隊伍,是加強實戰化訓練特別是加強對抗性訓練的重要途徑。一支部隊的戰斗力如何,要通過實戰來檢驗;一支部隊戰斗力的提高,必須經過實戰化訓練來實現。實戰化訓練是不是貼近實戰,與有沒有一支能貼近作戰對手的“藍軍”關系密切。從一定程度上來說,“藍軍”的模擬水平如何決定著一支軍隊訓練的質量。

不同的軍種,“藍軍”的建設也不盡相同。“藍軍”構建沒有一定之規,但目標都是一致的,這就是要能不斷磨礪和提高部隊的戰斗力水平。今天我們就走進海軍某聯合訓練基地,一睹搏擊在遼闊大洋的海軍“藍軍部隊”。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藍軍”︰不求擁有 但求所用

——海軍某聯合訓練基地采訪見聞(上)

■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通訊員 吳永華

站在海軍某聯合訓練基地的辦公樓制高點環顧四周,干淨整潔的營區盡收眼底。

既沒有一望無際的練兵場地,也沒有嘶喊拼殺的千軍萬馬,心中疑問不禁油然升起。

記者接連發問︰你們的練兵場在哪里?你們的“專職藍軍”在哪里?

基地司令員沈一兵莞爾一笑︰你沒有看到我們的練兵場,因為它在萬里無垠的大海上,“專職藍軍”你也看不到,因為我們每次訓練的對手和內容都不一樣,所以根本就沒有一支一成不變的“藍軍”!

一沒有專用場地,二沒有“專職藍軍”,拿什麼去訓練部隊?

記者在夏日的一天,帶著這樣的疑問,走進了這一聯合訓練基地,去尋找搏擊在遼闊大洋的“藍軍”。

編外的鐵拳

——萬眾一心構建過硬的磨刀石

在聯合訓練基地副司令員雷祥元的辦公室,可以眺望到蔚藍的大海。這個曾經數次擔任過 “藍軍”司令官的大校對記者說︰別看我們開展實兵對抗時,我手下只有七八個參謀,20多個兵。但是,全海軍的飛機、戰艦和陸上部隊,都有可能成為“藍軍”一員。這塊磨刀石雖然沒有編制,卻是可以令任何一支 “紅軍”都頭疼的假想敵。

望著窗外浩浩蕩蕩看不到盡頭的大海,雷祥元有幾分自豪地說,這無邊的大海都是我們的演兵場!

不求擁有,但求所用——這是聯合訓練基地打造一支現代化“藍軍”的基本思路和原則,並在軍事實踐中收獲了許多“效益”。用雷祥元的話說,海軍所有的“軍事資源”都可通過調遣,以按需原則組建一支強力的“藍軍”。

南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裝備著我軍最先進的戰艦。他們每年在承擔著繁忙的戰備執勤任務的同時,也擔負著扮演“藍軍”的重任。

支隊長邱文生在擔任某水警區司令員時,就組建過一支小規模的“藍軍”實體。如今作為這支現代化程度最高的驅逐艦支隊領頭羊,對扮演“藍軍”的角色有著更為深刻的體會和更為貼近實戰的做法。

一支合格的“藍軍”要做到“形神兼備、紅藍兼備和攻防兼備”。邱文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要做到這“三個兼備”,必須做好“三個瞄準”︰瞄準對手、瞄準任務、瞄準學習。就支隊擁有的戰艦而言,科技含量等方面的“硬件”已經越來越接近理想中“藍軍”的“形”,但要做到“神似”,就必須在研究對手、結合任務、不斷學習等“軟件”方面下足功夫。

張宗堂是新型驅逐艦實習艦長,多次隨戰艦出海扮演“藍軍”的角色。在對抗演練中,張宗堂也有一個切身的體會,要成為一個讓“紅軍”膽寒的“藍軍”艦長,不僅要“復制藍軍”,更要“編輯藍軍”。所謂的“編輯藍軍”,就是在模擬“形似”的同時,更要在作戰理念、協同規則、指揮模式、軍營文化等方面做到“神似”。只有從“形似”走向“神似”,才能成為過硬的磨礪“紅軍”的“磨刀石”。

記者在走訪南海艦隊某潛艇支隊、航空兵某旅等部隊,與那些沒有“藍軍”編制的“藍軍”對話交流時,一個突出的感受是︰這些“藍軍”的“臨時工”玩的並不都是“空手道”。他們對自己的角色定位,都有一個比較清醒的認識。很多部隊雖然是按照“要素集中、系統開放、按需整合”的原則抽組成一支“藍軍”,但他們沒有臨時觀念,而是注重結合自己所擔負的戰備任務,科學地統籌“藍軍”的角色訓練和部隊自身訓練的關系,使雙重角色的訓練既互為條件,又連貫一致,從而保證自己在扮演“藍軍”時更加專業。

看得出來,能成為“藍軍”的,都是各部隊的“鐵拳”。沒有專職的“藍軍”看似短板,反過來又可能是長處,可以把整個海軍的優勢資源集中起來,打造最專業、最堅硬的“藍軍”。縱觀這幾年由聯合訓練基地組織的實兵對抗演習,那些功能各異的“藍軍”沒讓大家失望,很好地做到了“召之即來,來之能戰,形神兼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