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跟什麼樣的指揮員去打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寧 錢曉虎 武元晉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7-16 02:47

“戰場態勢瞬息萬變,再完備的方案計劃也無法應對所有突發情況,指揮員的臨機指揮能力至關重要。”短短十幾分鐘,這場精彩的“情況處置仗”告一段落。指揮中心雖然沒有硝煙,記者卻真切地聞到了“打仗”的味道。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今天,為什麼考軍長?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武元晉

練兵先練官,強軍先強將——6月中下旬,一則陸軍“考軍長”的新聞,引發廣泛關注。

軍之大事,命在于將。戚繼光說︰“況夫為將之道,疆場之安危,三軍之死生系焉。”拿破侖說︰“一只獅子率領的一群綿羊,可以打敗一只綿羊率領的一群獅子。”為將者的地位和作用不言而喻。作為部隊訓練的組織實施者、打仗的指揮決策者,高級指揮員身上有千鈞重擔,身後有千軍萬馬,其軍事素養,事關戰場勝負,事關軍隊建設大局。一軍之中,兵隨將轉。只有練出良將,方能訓育精兵,方能打勝仗。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練兵之要,先在練將。指揮員訓練歷來是軍事訓練的重點,也是難點。“良將用兵,若良醫療病,病萬變,藥亦萬變。”和平時期,遠離了戰火硝煙,“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更顯迫切。未來作戰不會是歷史上哪場戰爭的翻版,不能站在思維浪尖上的指揮員,必將被淘汰在戰爭的退潮里!

未聞鼙鼓,先育良將。此次陸軍組織戰役首長機關集訓,緊貼各單位使命任務確定考核課題,緊盯聯合作戰要求確定考核內容,陸軍所屬13個集團軍指揮員一一接受考核,立起了“練兵先練將”的鮮明導向。這是陸軍體制編制重塑後,深化轉型聚焦打贏,向“脖子以上”要戰斗力,推動部隊打贏能力向更真、更實、更嚴、更高方向扎實邁進的重要舉措。

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我們這支軍隊能不能始終堅持住黨的絕對領導,能不能拉得上去、打勝仗,各級指揮員能不能帶兵打仗、指揮打仗?統帥的“勝戰之問”,為各級指揮員指明了努力方向。這能力那能力,領兵打仗才是真能力;這本事那本事,能打勝仗才是真本事。我們相信,通過此次考核,每一位將軍、每一名指揮員心中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答案。

明天,跟什麼樣的指揮員去打仗?

■王 寧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武元晉

強軍先強將,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突發情況通報完畢,請依情處置!”

6月14日上午,中部戰區陸軍司令員範承才剛剛通過視頻會議系統完成“處置突發情況”授課,就“一口氣”接到了陸軍下發的6組突發情況通報。

指揮所內,各作戰要素迅速進入戰位,分析情況,研判形勢。很快,一幅幅圖表便匯總至指揮員面前。

“一、迅速處置對我威脅最大的第2組情況;二、……”作戰地圖前,範承才思路清晰、判斷果決。此時,考評組專家凝神觀戰審視著每一個細節。

“戰場態勢瞬息萬變,再完備的方案計劃也無法應對所有突發情況,指揮員的臨機指揮能力至關重要。”短短十幾分鐘,這場精彩的“情況處置仗”告一段落。指揮中心雖然沒有硝煙,記者卻真切地聞到了“打仗”的味道。

“對于指揮員來說,這本事那本事,能打勝仗才是真本事。”考評組成員、國防大學教授張玉良告訴記者,這樣的集訓他還是第一次參加。目睹指揮員們謀戰思戰的練兵姿態,他強烈感受到實戰化訓練“風暴之勁”。

將者,因戰而生。戰爭年代,我軍指揮員是一仗接一仗打出來的。和平時期,遠離了戰火硝煙,指揮員該如何培養,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課題。

“練兵先練官、強軍先強將,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談起此次集訓初衷,陸軍領導對記者說,通過抓將官、練主官,把高級領導干部突出出來,推動整個陸軍部隊立起以上率下練兵備戰的硬標尺。

“這次考核‘考軍長’!”自6月19日起,陸軍所屬13個集團軍指揮員迎來了首次戰役指揮能力大考。

上午8時許,群山密林掩映下的野戰指揮所內,第75集團軍軍長公茂棟作為第一個被考對象,走上指揮席,依據想定作業條件,口述戰斗決心要點。

“請闡述此役作戰力量編成和布勢的主要考慮”“你的戰役階段如何劃分?”口述要點結束,公茂棟隨機抽取兩個問題,現場作答。

千里之外,陸軍戰役訓練指揮中心內,由12名院校專家教授組成的評委組現場打分,所得分數實時顯示在大屏幕上,全程公開透明。

接下來,第74集團軍軍長、第71集團軍軍長、第79集團軍軍長……依次接受考核、質詢、答問、評判。通過視頻畫面,記者看到受考軍長個個神情專注,從容應對。謀略的比拼、實力的較量,在這里一一呈現,生動演繹。

沒有什麼言語能勝過用行動做出的好樣子。考風,就是作風。今天指揮員如不能練就過硬打仗本領,未來戰場,誰能橫刀立馬?

實打實謀打仗、硬踫硬練指揮。今年以來,陸軍狠抓以考促訓、以戰領訓,先後組織首次戰役參謀比武、練兵備戰及轉型建設集訓、戰役首長機關集訓。圖為在新疆軍區某訓練基地舉行的練兵備戰及轉型建設集訓中,特戰隊員對負隅頑抗之“敵”進行清剿。 張永進

下一場戰爭到來之前,我們需要“更新、更加勇敢的頭腦”

中軍帳,狼煙急。

“分析判斷形勢不能‘判’而不‘斷’,數據羅列一大堆,結論在哪里……”6月18日,某野戰指揮中心。第71集團軍軍長李中林和10余名參謀人員圍坐在一張作戰地圖前,研判情況、籌劃決策。面對各作戰要素上報的情況結論,李中林一邊與參謀人員交流討論,一邊用紅筆不停地修改。

一番討論過後,一套“實戰實用”的作戰方案新鮮出爐。

“作戰籌劃作為指揮員‘頭腦里的戰爭’,首先要戰勝的敵人是自己。”李中林說,指揮員必須結合軍事斗爭準備實踐,審慎思考、周密籌劃,多出“思想交鋒之汗”,方能“決勝千里之外”。

記者注意到,緊貼所負使命任務,深研當面作戰問題,是此次集訓考核的一大特點。陸軍作戰局副局長周秉毅介紹,集訓之前,他們緊貼戰區各方向戰略背景和作戰任務,設置了不同的戰役想定,而不是像以往那樣“一道題目考到底”。目的就在“綜合考評指揮員的戰役指揮素養”,走開陸軍融入聯合戰場的戰役訓練新路子。

運籌帷幄,不能異想天開;擺兵布陣,不可任性而為。6月19日凌晨,第80集團軍野戰指揮所內,經歷連續十幾個小時的戰役籌劃作業後,參謀人員都已疲憊不堪,軍長王秀斌仍獨自坐在地圖前。剛打印出的作戰決心要點上,又被他寫寫畫畫改了個遍。“天亮後的現場問答,考驗的是指揮員對戰役全局的把握,照本宣科是行不通的。”

“改革調整後,如何挖掘部隊體系作戰能力?”“戰場環境變了,新質作戰力量怎樣才能發揮出最大效能?”“編制體制不同了,‘信火一體’能否解決兵力投入不足問題?”……不出所料,當天的考核,火力十足、戰味十足,王秀斌冷靜應對,從容作答。

嚴考、嚴問、嚴評,不見了照本宣科、沒有了繁文縟節。記者發現,指揮員們既善于發揮參謀們的輔助作用,更注重全程主導籌劃、獨立思考,深度進入情況、研究問題。有的在排兵布陣時突出對新型作戰力量的運用;有的發揮新編制的作戰效能大膽創新,屢出奇兵;有的注重作戰計算,精打細打快打狠打……即使抽到同樣一個作戰想定,受考軍長們的戰法也不盡相同。

真正的戰爭,發生在戰爭之前。走下考場,第79集團軍軍長徐起零感嘆地說︰下一場戰爭到來之前,我們需要“更新、更加勇敢的頭腦”。中軍帳內刮起的這場“頭腦風暴”,恰逢其時、催人奮進。

軍事指揮員能力,不會隨著職務升遷而自然增長

考核硝煙剛散,講評“炮聲”又起。

“戰役戰術計算、因敵運用戰法、形成作戰體系的能力亟待提高,分析不透徹、籌劃不全面、指揮不精確的問題仍然存在……”

6月22日上午,隨著第82集團軍軍長林向陽結束答題,集訓考核落下帷幕。隨後進行的集訓小結,陸軍領導和評判專家講評的焦點,不在13位集團軍軍長的分數名次,而在集訓暴露的各種問題。

比考場更殘酷的是未來戰場,比分數更重要的是打贏能力。

“從作業情況看,對新型作戰力量,大家雖然想用、敢用,但用起來還是‘手生’”“融入聯合作戰體系的意識有待進一步強化,主要是在火力運用上,想本級的多一些,想軍種的偏少”……全程為將軍指揮員們打分評判的專家教授,在發言中沒有了客套,直陳軟肋與不足,火藥味十足。

刀口向內才能找到問題,找準問題就能找到方向。“軍事指揮員的能力,不會隨著職務升遷而自然增長。光靠上幾堂課,下達幾次命令,絕不可能成為一名稱職的指揮員,要靠千百次的實戰化錘煉!”陸軍領導的點評擲地有聲,“高級指揮員身上有千鈞重擔,身後有千軍萬馬,如果指揮不當、判斷錯誤,勝利的希望就變得渺茫,後果將是災難性的。”

聲如驚雷,催人猛醒。陸軍領導機構組建兩年多來,一個深刻共識悄然形成︰指揮員首先要當戰斗員,首長就要首訓,領導就要領訓;打仗實打實、指揮硬踫硬,首長機關只有在平時做到訓練不作秀、考核不摻假、評比不怕丑,才能在戰爭來臨時面對強大對手指揮若定、敢于亮劍。

集訓為什麼只做小結,而不是總結?陸軍參謀部領導解釋說︰今後,考核將成為陸軍部隊的一種常態。考核沒有休止符,也沒有局外人。軍長考核結束後,陸軍領導機關的考核隨即展開,對各集團軍政委、參謀長、主任等的考核也在抓緊籌備。下一步,陸軍將組織全體官兵能力定級考核,以後年年進行升級考核,以此作為軍官和士官晉升的依據。

為將之命,奔于沙場、戰于沙場。放眼陸軍部隊,一場練兵備戰的“大風暴”已全面刮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