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首次考軍長,到底考出了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趙雷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17 02:02

今天的“考生”是軍長!從6月19日開始,陸軍13個集團軍軍長迎來首次戰役指揮能力大考。此舉,在陸軍歷史上前所未有。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消息一出,軍營內外震動,專家學者關注,網民微友熱議,“千軍萬馬”翹首……

一時間,從白山黑水到天涯海角,從西北大漠到東南沿海,從中原腹地到雪域邊關,“考軍長”猶如震蕩波沖擊著座座軍營……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今天的“軍長趕考”,只是開端和破題,是結束更是開始。圖為陸軍戰役首長機關“五會”集訓主會場。張永進

考軍長,到底考出了什麼?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特約記者 趙 雷

史無前例的考核,樹立旗幟鮮明的導向——

考軍長,考出了備戰打仗的決心

“當了20年的兵,考軍長還是第一次听說。”

從排長、連長一步步走上旅長崗位,這些年來,已經習慣了考基層這一慣性考核思維的第80集團軍某合成旅旅長耿大勇,猛然間看到陸軍考軍長的消息,他坦言︰自己被震撼到了!

那段時間,他和旅里所有官兵一樣,興奮地談論,密切地關注。作為24個分會場3600余名觀戰官兵中的一員,正式考核那天,耿大勇早早就來到了會場。

看到一個個軍長在席位上從容答題,耿旅長想起了十幾年前的那一幕︰原沈陽軍區首次組織師旅級指揮員軍事認證考核,對4名考核不合格的師旅級指揮員進行通報批評並補考。

當年不同尋常的“黃牌”,在原沈陽軍區尚屬首次。當時,有的人並未完全認識到這一舉動的深遠意義;如今,陸軍用考軍長這一更加鮮明的舉動告訴大家︰三軍之重,莫過于將,練就能打勝仗本領,指揮員不僅要“掛帥”還要“出征”,不僅要親自抓更要帶頭練。

“過去考核,為什麼我們考基層的多、考機關的少,考基層官兵的多、考領導干部的少?說到底,還是和平積弊在作怪。” 南部戰區陸軍副司令員張學鋒告訴記者,某種意義上,打仗就是打“將”,陸軍這次考核有些“顛覆式”的味道,對我軍一些沿襲多年的習慣和觀念提出了挑戰,不僅考出了陸軍黨委備戰打仗的決心,更給陸軍各級指揮員樹立了旗幟鮮明的導向。

櫪上驊騮嘶鼓角,門前老將識風雲。老紅軍、開國少將鄒衍今年已是103歲的高齡,在新聞中听到陸軍考軍長的消息後,他又讓人給他反反復復念了好幾遍。他向記者又一次追憶起槍林彈雨的戰爭年代,追憶我軍那些戰功卓著的將帥,帶領官兵創造的驚世偉業。

“練兵練將,正當其時。”鄒老說,現在不打仗,訓練場就是和平年代的戰場;抓訓練從高級指揮員抓起嚴起,就等于給未來戰場藏下一張最硬的“底牌”。

歷史充分證明,每一場戰爭都是戰將角逐的舞台;戰將多寡強弱,很大程度上決定和主導著戰爭的勝負。當前,指揮員隊伍之所以出現“五個不會”等短板弱項,主要是有的指揮員總感到自己是指導者、組織者,忘了自己也是受訓者、實踐者。有的對未來戰爭制勝機理一知半解、若明若暗,平時抓訓練就沒有話語權;有的指揮演習訓練一味依賴機關作業,習慣機關提建議、開會定決心……

“只當‘裁判員’,不當‘運動員’;只想當‘先生’,不願當‘學生’。” 北部戰區陸軍領導說,此次陸軍首次組織13個集團軍軍長戰役指揮能力大考,為解決諸如此類問題立起了標桿,我們應當以此為契機,盡快制訂出練將練官的“時間表”,拿出練指揮的實招硬招。

虎將才能帶出虎狼之師。在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鋒辦公桌的案頭放著一本書——《連隊消逝在天際》,這是俄羅斯描寫車臣戰爭的報告文學。一個細節引起了記者注意,張主任把文中這樣一段話用紅筆畫了重點︰“如果指揮員的判斷錯了,勝利的希望就變得渺茫,這時候只能靠浴血奮戰的士兵來力挽狂瀾。”

“戰士不怕死,但不能白送死。”張鋒告訴記者︰看了陸軍考軍長的新聞後,每一個指揮員都應該問一問自己,明天的戰場上,我們有沒有能力把一支部隊帶出去,打完勝仗後再完整地帶回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