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退伍季|邊關再響駝鈴曲,訴說老兵不舍情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陳小菁、王雪振、關磊 等 發布︰2018-09-11 00:02:2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西北向西,揮別我的喀喇昆侖

■王雪振

西北向西,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喀喇昆侖山腳下。

這是邊關軍營普通的一天,耳邊回旋的駝鈴曲,讓營盤里的氣氛顯得有些傷感。

這一天,戍守邊關的老兵們,即將揮別戍守多年的喀喇昆侖。不想說再見,只因巍峨的雪山,永遠矗立在他們心間。

陳永鑫在離隊前精心擦拭連隊榮譽室。劉孝強

“啥時候想回來,這里就是家”

9月3日,24歲的南疆軍區某團下士陳永鑫坐在床沿,怔怔地望著窗外。

秋日的晨光照在他的額頭上。5年的風沙磨礪,讓他的額頭多出幾條與實際年齡不相稱的皺紋。

到了該說“再見”的時候,軍旅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放。

高考失利後,陳永鑫在職業院校學過3個月廚師,又在小餐館里打過大半年工,最後他選擇報名參軍——“為了人生不再茫然,為了心中那個夢想。”

入伍的前一天,媽媽親手給陳永鑫理了一個干練的發型,囑咐他︰“兒啊,到了部隊好好干,要肯吃苦。”

媽媽的話,陳永鑫記住了。

來到部隊後,無論再苦再累的任務,他都沖在前面。幾個月後,他成為雷厲風行的合格一兵。

入伍當年的寒冬,陳永鑫隨部隊開赴某高原腹地進行構工作業。天寒地凍,他掄起一鎬,卻只鑿出個小坑。那段時間,他干起活來不要命,手上打出血泡,又磨破了,他一聲沒吭。

打那以後,戰友們都叫陳永鑫“拼命陳三郎”。

有一年,部隊野外駐訓撤收,需要清理野戰廁所。木板掀開後,糞水發酵的刺鼻味道撲來,沒人敢湊上前。

陳永鑫二話不說,第一個跳進坑道,一鍬鍬往外清理……干完活,他還跟大家開起了玩笑︰“咱們現在最需要一瓶香水。”

在南疆守防,必須受得住夏季毒辣陽光的炙烤。陳永鑫盡管從小生活在南方,起初也吃不下風吹日曬的苦。一次訓練完,他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竟拭掉了一大塊皮。

“也是奇了!打那以後,那塊曬傷的地方再沒疼過。”陳永鑫憨笑著說。

今年8月底,團隊赴某高原寒區執行裝備輸送任務,陳永鑫主動提出參加。起初,連隊指導員許偉偉堅決不同意︰“不能耽擱了退伍的時間。”

可話到嘴邊,他又咽了回去——許偉偉知道陳永鑫的倔脾氣,也懂他內心的不舍。

9月5日,離隊前一天的晚上,許偉偉推開了陳永鑫的房門。望著宿舍內擺放著的大包小包,許偉偉動情地說︰“啥時候想回來,這里就是家!”

听到這句話,陳永鑫把頭扭到一旁,不想讓指導員看到自己流淚。

1 2 3 4 5

責任編輯︰張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