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摸開山島"島魂",感受平凡的"光芒"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解學鋒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17 04:14

32年,一萬多個與朝露星辰為伴的日子;0.013平方公里的小島,茫茫黃海中堅強的海防前哨;一對夫妻,以愛國之心堅守小小島礁,在海天間矗立起一座精神豐碑,讓開山島成為照亮人們心靈的“燈塔”。燈塔閃爍著信仰之光,立起新時代愛國奉獻的精神坐標,召喚著億萬新時代的奮斗者,以無私的奉獻之舉描繪強國強軍的美好藍圖。今日,長征副刊推出文學作品專版,從回憶30年前初次觸摸開山島的“島魂”,到今天登島尋訪王繼才的足跡,近距離感受小島燈塔之光,傳承信仰的力量。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平凡的“光芒”

■解學鋒

眼前的王仕花比想象中還要矮小瘦弱,憔悴的面容,略顯疲憊。自打王繼才去世後,家里冷鍋冷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王仕花一邊擔心招待不周,怠慢客人,一邊想著第二天的事跡報告會,心思愈顯沉重,雙手不自覺地來回搓動。

開始屋里的氣氛有些拘謹,直到聊起和王繼才一起守島的點滴往事時,王仕花才逐漸敞開心懷,話慢慢多了起來。

對于王仕花來說,丈夫王繼才既是志同道合的戰友,也是相親相愛的伴侶。如今,王仕花甚至有些害怕回憶,她時常從夢中醒來,仿佛听到丈夫又喊她去升旗、去巡島。

“送別老王這麼多天,是我這32年來離開開山島最長的時間,也是我這一輩子最難熬的日子……”說到這里,她雙手捂住臉頰,淚水從她略顯粗糙的手指間滑落下來。

開山島是一座不起眼的灰褐色小島,面積僅0.013平方公里,無淡水、無土壤。當年守島部隊官兵撤防後,先後有10多位民兵上來守過島,但都敵不過寂寞艱苦的煎熬離開了。1986年7月,王繼才接到當地人武部守島的命令毅然上島,王仕花辭了教師工作,緊隨其後上了島。夫妻倆相守小島32年,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奉獻給了祖國的海防事業。

王繼才去世後,很多人都生出尋訪英雄足跡的心願,想去他生前工作過的小島看一看,這是追思,是敬仰,也是尋找心靈的慰藉……

我們在燕尾港碼頭準備登島時,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台風攔在了港口,只能隔著12海里的距離踮腳遠望。看著我迫切的心情,鎮武裝部長姜駒決定安排漁船送我登島。

漁船由燕尾港碼頭啟程,在風浪中搖晃了50分鐘,才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島。在我的要求下,漁船繞著小島走了一圈。正面望去,錯落的營房、有序的布局似海上的城堡;由東望去,像銅牆鐵壁般的營盤,堅固如磐;北面礁石簇擁在山腳,更像小島的依賴和依靠;小島的西邊如港灣一般,可遮風避雨。仰視小島,它是那麼挺拔、偉岸,最高處矗立的潔白燈塔把五星紅旗襯托得更加鮮艷奪目。

山下有塊石碑,上面“開山島”3個大字格外醒目。拾級而上,兩邊擁簇著無花果樹與冬青。當年為了建好這個島,夫妻倆從岸上一點點運來泥土和肥料,在石頭縫里種樹種菜。開始的兩年里,種的樹沒有一棵活下來,第3年才長出了一棵小苗。如今,島上100多棵越長越高的松樹、苦楝樹,如同王繼才夫婦的親密戰友,共同守護著小島。

在島上迎接我的是老張,名叫張佃成,是與王繼才從小玩到大的好友。他拉著我走進王繼才住過的房間,外間是簡陋的辦公室,里間很小,一張大床佔去房間的三分之二。從交談中得知,除了王繼才夫妻之外,老張是上島次數和在島上待的時間最多的人。只要王繼才夫妻外出,他就過來頂個班。最長的一次,夫妻倆出去作報告,老張一個人在島上住了半個月。

在張佃成眼里,王繼才是個很好學也很能干的人。每次下島去人武部匯報工作時,他都要了解當前國防形勢,學習海防空防知識;還曾經在連雲港警備區組織的民兵比武考核中,一舉奪得步槍精度射擊第一名、單兵戰術基礎動作第二名。

跟著老張,我和3位剛上島的民兵踏上王繼才曾經走過的巡邏路。開山島有228級台階,都處在嶙峋的山岩間,這條巡邏路不僅艱苦,還很危險,王繼才曾從礁石上摔下,斷了3根肋骨。走了沒多久,我就感到腿酸腳重,衣衫濕透,很難想象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身患關節炎的王繼才一日三巡。

黑夜里的小島處處透著孤獨寂寞。老張坐在椅子上,陷入對往事的回憶。王繼才大半生以孤島為家,與海水為鄰,生活怎麼能不苦?可在張佃成的記憶中,王繼才是個毅力很強,且從不叫苦的人。他們夫妻倆過了20多年沒有水電的日子,給養不足時,吃過生米;妻子臨盆時,王繼才接過生;寂寞難耐時,他們面朝大海歌唱;女兒結婚時,王繼才因戰備值班未能參加……說到這里,老張有些哽咽︰都是父母生,誰都不想留下遺憾。

2014年,王繼才夫婦榮獲全國“時代楷模”稱號。王繼才總說,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做著一件很平凡的事,國家和人民卻這麼關心他,讓他無以為報。他要在開山島守下去,直到守不動為止。正是這樣一種愛國奉獻的情懷,讓平凡成就了偉大,讓普通成就了崇高。

就在這時,老張的電話鈴響起,是在開山島出生的唯一的孩子王志國打來電話。王志國擔心島上的海風和雷雨,牽掛著張伯伯和上島采訪的我。細心的志國,傳承了父親王繼才衛國奉獻的基因,從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後,追隨著父親的腳步入伍參軍,在部隊表現優異,立過功受過獎,現已是少校軍官。

就在一天前,我采訪王志國時,志國還沉浸在悲痛中,他撫著父親的遺像,淚流滿面,言語間飽含著對父親的不舍和懷念。小時候缺少父母的陪伴,王志國常常被別的小孩子嘲笑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他上島見到父親就埋怨︰“別的爸媽都陪著自己的孩子,你們就從來沒想過我,我到底是不是你們親生的?!”父親听了默默抽煙,母親在一旁小聲抽泣。父親知道“國”的概念對于一個小孩來說太過生澀難懂,只能說,“沒有國哪有家,這里得有人守著”。後來,當王志國成為一名軍人後,他終于理解了父親當年一遍遍對他說過的話,理解了一名老民兵的家國情懷。

開山島面積很小,但它又何其巨大。王仕花剛上島只是為了守著王繼才,守著一個完整的家,慢慢地,她才明白她守的是千家萬戶,守的是一個大國的疆土!0.013平方公里的地方,王繼才走了一輩子。當接替守島的民兵來到這里,將這條起伏陡峭的巡邏路繼續走下去時,他們終會明白這條路的長度和這個崗哨的分量。

開山島上有一座燈塔。入夜,我凝視燈塔發過的那束光,它深深地打動了我。它微弱平淡,卻又光芒四射。

開山島海拔很低,但它又何其高聳。32年來,山頂的五星紅旗每天隨太陽升起。王繼才說,開山島是中國的東大門,國旗升起來,就證明有人在這里值守著。32年間,他用堅守將這面國旗升到了頂天立地的高度,讓這座小島成為人們心靈的“燈塔”。

現在的開山島已經成為全國人民關注的地方。翌日離開小島時,我又踫到一批媒體朋友和一些慕名而來的群眾上島參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