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島上一晝夜︰我們的一天,他們的32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宮玉聰 安璐璐 徐殿闖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19 03:01

奔涌的潮頭,翻動著大海的一張張日歷。

時間有時過得很快。32年,在王繼才、王仕花眼中,也許就是海上倏忽而過的一條漁船,還沒來得及多看幾眼就已消失在海平線。

時間有時過得很慢。在開山島上的那個深夜,在酷熱潮濕的環境下,在蚊蟲的陣陣襲擾下,記者平生第一次覺得表針慢過蝸牛爬行,每分每秒都無比漫長。

哪怕就是這短短的一晝夜,遠離繁華的城市,失去現代生活的便利,我們還是感受到了很多不便、孤獨和艱辛。

登上開山島,我們循著王繼才留下的印記,體味這0.013平方公里小島上的酸甜苦辣。我們走近王仕花,陪她回憶與王繼才在島上度過的32年歲月。我們在用自己的方式最大限度地抵進他們的世界。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通往燈塔的這段台階,是王繼才和王仕花走得最熟的路。一走,就是32年。圖為王繼才犧牲後,王仕花繼續巡島。本報記者 張 雷

開山島上一晝夜

■解放軍報記者 宮玉聰 安璐璐 特約記者 徐殿闖

9月1日14︰30

開山島碼頭

一場台風剛過,下一場台風即將來臨。

碼頭邊,毛毛和小白早早地蹲在那里,等待著王仕花的歸來。這兩只狗,自出生就被王繼才帶到了島上。

遠遠的,一排排依山而建的石頭房子進入記者視野,一面飄揚的五星紅旗格外醒目。

看到迎風招展的國旗,正在駕駛漁船的船老大包正富告訴記者,以前每次打魚路過開山島,只要看到國旗升起,漁民們都會說,老王又在跟我們打招呼了。

漁船停靠碼頭的過程並不順利。在岸上看著風不大,可是海上的風浪顛簸得漁船就是靠不上去。在繞行調整了幾次後,船舷重重地蹭在碼頭上,被撞出一個凹坑。

總算上岸了。開山島距離大陸只有12海里,為什麼登島卻如此艱難?

船老大包正富告訴我們,這一個月來,他接送了不少記者到開山島采訪,由于受氣象、風向和潮汐影響,其中有的等了好幾天都沒上去。

就在我們出發的當天,4名上島采訪的當地記者剛搭乘路過的漁船回到岸上。此前,他們已經在島上被困了兩天兩夜。

3名民兵早已整齊列隊,等待漁船靠岸。不知何時,王仕花已站在了船舷邊。看到眼前的這座小島,她原本黯淡的眼神一下子有了光彩︰這是她和王繼才守護了32年的島,是他們生活了32年的家。

登上碼頭,憑欄遠眺。曾經,王繼才和王仕花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是這個碼頭上的一道獨特風景。

許許多多的人曾上過島,王繼才夫婦也無數次地早早等在這個碼頭上,把最真誠的笑容留給來往的過客。

當客人們離開後,小島恢復了安靜,留給這個碼頭的就只剩下深深的孤獨。

如今,這道風景再也看不到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