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俊德︰生命最後一天堅持工作74分鐘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柳剛 張曉祺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9-28 03:11

“革命事業是英雄的事業,人民軍隊是英雄的軍隊。”這是不斷壯大的英雄方陣,這是不斷鋪展的英雄畫卷,這是我軍歷史上又一個光榮時刻。經中央軍委批準,繼8位全軍掛像英模之後,又增加“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和“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2位掛像英模。

英模之光,照亮強軍征程;英模精神,激蕩強軍力量。全軍10位掛像英模如座座豐碑,彰顯著共產黨人、革命軍人的崇高精神風範。從今天起,解放軍報推出“新時代強軍興軍楷模”專欄,以人物特寫的方式呈現林俊德、張超的卓越貢獻、感人事跡和崇高精神。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一生為國鑄核盾,一世甘做淡泊人,一腔熱血化春雨,“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

干驚天動地事 做隱姓埋名人

■解放軍報記者 柳剛 張曉祺

林俊德院士工作照。資料照片

深夜,月光如水,星斗滿天。

寂靜中,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在房間里緩緩流淌——

“馬蘭精神很重要,艱苦奮斗、無私奉獻,希望大家繼承馬蘭精神……我本事有限,但是盡心盡力……”

細細傾听,博士鐘方華的淚水順著臉頰不住流淌——他手機里播放的這段錄音,是恩師林俊德院士臨終前一晚留給學生的遺言。

163個字——這是一位共產黨員、共和國院士生命最後一刻的述職。

102秒——這是一位馳騁科研沙場老兵與戰友的最後話別。

這一刻,他樸實的話語,字字觸踫著人們心靈深處最柔軟的那根弦。

這一刻,他孱弱的聲音,句句穿越時空,帶著人們回到那令人揪心的一刻——

戴著氧氣面罩,身上插著導流管、胃管、減壓管和輸液管,林俊德反復叮嚀著需要交接的某重大國防科研項目相關資料。

這一刻,是2012年5月31日11時09分。在生命的最後一天,林俊德強忍著劇痛,堅持伏案工作長達74分鐘!

林俊德,我國爆炸力學與核試驗工程領域著名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某基地研究員,享年75歲。

在他的遺體告別儀式上,某基地將士用一副挽聯為他送行——

鏗鏘一生,苦干驚天動地事;淡泊一世,甘做隱姓埋名人。

林俊德搞核試驗,一輩子鮮為人知。他的突然離世,卻像一顆“精神原子彈”,穿透了一個又一個人的心。

一位老專家徹夜難眠,寫了一首五言長詩《馬蘭魂》,深情謳歌林俊德“一息游絲細,長談發展情”的奉獻人生。一位自稱“從來沒有寫過詩”的年輕網友,飽含深情寫下一首88行的長詩《永遠的記憶——送別林俊德院士》……

一位75歲老人的去世,為什麼能如此感天動地?

于國舍命,人天共仰。羅布泊“蘑菇雲”的背後,有他幾十年的付出。

在林俊德的檔案中,有這樣的記載︰獲得國家發明獎2項,國家科技進步獎3項,軍隊和部委級科技進步獎27項;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987年,光榮出席全軍英模代表大會;1990年被國家評為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1999年出席“兩彈一星”突出貢獻科技專家表彰大會;200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比這份“成績單”更打動人的,是他生命最後8天爭分奪秒的旅程︰

——整理移交了一生積累的全部科研試驗技術資料;

——3次打電話到實驗室指導科研工作,2次在病房召集課題組成員布置後續實驗任務;

——完成了130多頁、8萬多字博士論文的修改,寫下338字的6條評閱意見;

——與基地領導幾次探討基地爆炸力學技術的發展路線;

——向學生交接了兩項某重大國防科研尖端項目……

作為一位功成名就的科學家,林俊德為什麼還要如此拼命?

與他並肩戰斗了幾十年的女高工唐潤棣,淚流滿面地告訴記者︰他一輩子都是這麼過來的。

回眸原子彈爆炸蘑菇雲升騰時的輝煌瞬間,有一個經典畫面廣為人知——人們紛紛跳出戰壕,將帽子拋向空中,相擁而慶。

然而,更打動記者的,則是另一個鮮為人知的場景——當蘑菇雲還在不斷向上翻滾時,穿著防護服的科技人員,無所畏懼地向煙雲開進,搜尋記錄此次爆炸數據的設備。

在那些義無反顧的身影中,就有他——林俊德。

回憶當時情景,他多年的同事說︰“那種情況就是上戰場,根本顧不上個人生死。”

那時,林俊德只有26歲。從走進羅布泊的第一天起,他就把這里當成了家,在大漠深處扎下了根。

在那激情燃燒的歲月里,林俊德和戰友們每天都在拼命工作,每天都在和時間賽跑,每次核試驗都創造了驚人的“中國速度”——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林俊德被指定為“核試驗沖擊波機測儀器研制小組組長”;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試驗,林俊德再次臨陣受命,在零下20多攝氏度的羅布泊日夜奔波,研制試驗新一代高空壓力自記儀;地下核試驗,林俊德和戰友們背水一戰,為地下核試驗安全論證和工程設計提供了寶貴數據……

大漠鑄盾,功在千秋。從1964年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到1996年我國進行最後一次地下核試驗,林俊德參與了我國的全部核試驗。

今天,記者雙腳站在羅布泊中國核試驗場區。在常人眼中,這是一個遙遠的地方——俯瞰中國版圖,它不過是西北大漠戈壁深處一個毫不起眼的小點。

凝望遠方地平線,記者思緒在沸騰,耳邊不斷回響著林俊德院士臨終前的再三叮囑︰“死後將我埋在馬蘭。”

馬蘭,一座因使命而誕生的城市,一座“將戈壁踩在腳下的城市”。

有位詩人這樣描述包括林俊德在內的馬蘭人——

沒有豪言壯語,沒有熱情頌歌,

他們隱姓埋名,無怨無悔,

任歲月染白了青絲,任風霜催老容顏,

在西部戈壁,在大山深處,在無人知道的角落,

用生命的光和熱,為共和國創造出太陽和驚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