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國天下一面旗,我們看到永遠的方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鄭蜀炎 田亞威 李劍橋等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30 03:24

南沙敬禮

■柯永忻 楊 捷

不知不覺,踏上南沙已經一年了。上島那天清晨的升國旗儀式,在姚達心里,還如昨日情景一般清晰——

映著蔚藍的天空、湛藍的海水,鮮艷的五星紅旗在海風的吹拂下獵獵招展。“我是一名光榮的南沙衛士,我宣誓……”戰友們振聾發聵的誓言轟入耳際,與父輩使命交接的豪情在心中激蕩。

這樣的升國旗儀式,對姚達來說並不陌生。早在兒時,他就從父親寄回家的照片上看過。照片上,身穿老式海軍軍服的父親站得筆直,他的身後是一片海、一座堡、一面旗。

那時候,姚達總覺得父親姚雪華有些神秘。父親總不在家,好不容易盼來團圓,幾十天後就又要分別。每次離開,他都是坐船。碼頭上,母親笑著和父親擁抱告別,還要姚達去親父親那有著硬胡茬的臉,可船一走遠,她轉頭便淚如雨下。

漸漸地,姚達知道了,南沙是祖國最南端的島礁,而父親就是那里穿軍裝的“守礁人”。

父親寫來的家書,被母親一封一封仔細地收藏在床邊的櫃子里。時不時地,她就拿出來和姚達一起看。而父親那張在國旗前拍下的照片,則在若干個大大小小的年節里,陪伴著姚達和母親。

有一回,姚達放學回到家。一推開門,就看到久違的父親正在灶台邊和母親一起忙碌著晚餐。“爸!你回來了!”姚達像小牛犢似的,一頭扎進父親的懷里。姚雪華撫摸著兒子的腦瓜,爽朗地笑著。

不經意間,姚雪華瞥到了姚達胸前的紅領巾,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阿達,你的紅領巾怎麼這麼髒啊?”“玩的時候弄的,沒事!”姚達不以為然地一把扯下紅領巾,往沙發上隨意一丟。姚雪華的眉頭鎖得更緊了,姚達原本期待的溫言軟語變成了厲聲訓斥。

晚上,蜷縮在被子里的姚達滿腹委屈。看見父親向自己走來,他倔強地背過身去,不願理他。父親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沒有了此前的嚴厲,卻語調低沉︰“阿達,紅領巾是國旗的一角,是用烈士的鮮血染紅的。你是軍人的孩子,更是‘南沙人’的孩子,更應該尊重國旗……”那晚,姚達背著身听父親講了一個又一個關于南沙、關于南沙衛士的故事。父親對于國旗的特殊感情,他似乎有點明白了。

在守衛南沙20年後,姚雪華轉業回到了地方,而姚達接過了父親的鋼槍,成了新一代“南沙衛士”。穿上了嶄新的海魂衫,姚達從父親閃動的目光中,看到了欣慰與自豪。

如今的南沙,條件已經大大改善,早已不再是當年的“海上不毛之地”。雖然明白這里的每一粒沙都是國土,大家也都說“礁上一個家”,可長期守礁的單調與孤寂,也讓姚達有些招架不住。

“兒子,在礁上感覺怎麼樣?”望著視頻對面那個在家還穿著海魂衫的退伍老兵,姚達的埋怨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挺好的,現在礁上比您那時候可好了不知多少倍。”

“難熬的時候,就去看看國旗。都知道國旗象征著國家,總說有國才有家,但在和大陸相隔千里的南沙,國旗是國,也是家……”父親的話,讓姚達不覺間熱淚盈眶。

“我是一名光榮的南沙衛士,我宣誓……”再一次參加上礁宣誓,姚達站得筆直。在北緯9度37分的太陽直射下,面向國旗敬禮的他,身影一如20年前的姚雪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