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海天,他用生命為中國航母事業鋪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徐雙喜 柳剛 陳國全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11 02:41

詩人艾略特說︰“四月是最殘忍的季節。”那一年的4月1日,王偉犧牲在海天之間。那一年的4月27日,張超犧牲在飛向海天的路上。張超走得很悲壯,宛如勝利前被最後一顆子彈擊中的那個士兵。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折翼海天,用生命為中國航母事業鋪路,“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

“時代選擇了我們,我們絕不能辜負這個時代”

■解放軍報記者 徐雙喜 柳 剛 陳國全

張超生前駕駛殲-15戰機準備進行飛行訓練時的身影。資料照片

“飛鯊”殲-15,國之利器,航母戰斗力核心。

在人們關于殲-15的記憶中,定格著這樣一份悲壯——

2016年4月27日12時59分,29歲的飛行員張超在陸基模擬著艦訓練時,因戰機突發故障,壯烈犧牲。

沒有留下豪言壯語,只有拼盡全力的執著。只剩下最後7個飛行架次,他就能飛上航母遼寧艦。這一天,年僅29歲的他,來不及給年邁的父母、親愛的妻子、2歲的女兒留下一句話,便匆匆走了。

張超用自己年輕的生命,為中國航母事業立起了一座熠熠閃光的“航標”!

“他倒在了距離夢想咫尺之遙的地方。”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時任部隊長戴明盟痛心地說,當年選拔艦載戰斗機飛行員的時候,張超熱切的眼神打動了他。

國外報告顯示,艦載戰斗機飛行員的風險系數是航天員的5倍、普通飛行員的20倍。

當時,戴明盟問︰你知不知道風險?年輕的張超沒有絲毫猶豫,連說了3個“想”︰“想跟著您飛,想飛艦載機,想上航母!”

每看一次當年那次訓練的視頻,戰友們的眼圈就要濕潤一次——

短短4.4秒,生死一瞬,張超首先選擇了“推桿”,拼盡全力挽救戰機。正是這個選擇,讓他錯過了跳傘自救的最佳時機!

生死之界,一念之間。張超拼力一搏,悲憾海天。

戴明盟,這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試飛英雄,為他落淚了。

在戰友眼中,張超是平凡的——

他和同齡人一樣,喜歡在朋友圈里秀恩愛、秀女兒,喜歡分享心靈雞湯;他喜歡打籃球、喜歡看NBA,喜歡自己的偶像;他也喜歡打游戲,是個“癮大技術差的家伙”……

“如果不是那次瞬間的壯舉,張超依舊是平凡的。”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時任政委趙雲峰說,他和大家一樣,每天默默無聞地為國飛行,默默無聞地追求著航母夢想。

張超走了,但他燦爛如陽光的微笑,定格在戰友的記憶中——

在食堂里,繪聲繪色說笑話逗大家開心的是他;訓練場上,面對風險依舊微笑的還是他……

如今,回味這些揮之不去的笑容,戰友們才意識到,這張笑臉背後是如山的堅強。

張超用微笑面對艦載戰斗機著艦飛行的難和險——作為中途選拔進來的“插班生”,短短一年,他和戰友成功改裝殲教-9、殲-15兩型戰機,探索出一條艦載機飛行員快速成長的新路。

“張超不是超人,他只是付出了超級多的時間、超級多的努力。”戰友們都喜歡叫他“超”——他們說︰“超”是“趕超”的超,是“超越”的超,是“超脫”的超,還是“超忙”的超……

“含含爸-查理”,是張超的微信昵稱。

細細品味,這個乍一看有些奇怪的名字,承載著這位年輕飛行員的生命之“重”。

“含含爸”——含含是張超女兒的小名。張超對女兒的疼愛含之如飴,他不止一次對戰友說,要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查理”——張超給自己取的英文名。在世界艦載戰斗機飛行領域,“查理信號”是每一個新飛行員夢寐以求想听到的著艦信號。听到它,就意味著他們即將完成第一次著艦飛行,成為一名真正的艦載機飛行員。飛上航母,張超的夢想就寫在這個英文名中。

兩個身份,兩個夢想。家與國,就這樣扛在這個男人的肩上。

回望張超的飛行生涯,夢想開花的聲音曾一次次響起。

“碧海藍天,戰機穿雲疾飛。”戰友裴英杰至今清晰記得,自己第一次戰斗起飛時的情景。“當時,張超飛的是長機,我飛的是僚機。”

那一次,張超帶他飛過的那條航線,正是當年“海空衛士”王偉戰備值班飛過的航線。

張超和王偉的相遇,不是偶然的。那是張超的人生選擇——

2001年,王偉的英雄壯舉震撼著正在上中學的張超。從那時起,當飛行員的夢想,便在這個少年心頭發芽。後來招飛,第一次沒通過;第二年,他又繼續……2004年9月,他如願以償。

2009年,作為優秀飛行學員,張超主動要求分配到王偉生前所在部隊南海艦隊航空兵某團。報到時,張超一句“我就是沖著王偉來的”,讓時任團長邱伯川為之一振。

跟著英雄走的人,一定會成為英雄——

分到部隊,他飛的戰機是王偉曾飛過的殲-8。4年之後,他飛上了王偉那一代飛行員夢寐以求的殲-11B。兩年半之後,他又飛上了中國最先進的艦載戰斗機。

翻閱張超的飛行檔案,12年的飛行生涯,他先後飛過8型戰機!

“飛最好的飛機,把最好的飛機飛得最好!”作為飛行員,張超是幸運的。他趕上了中國航空兵跨越發展的好時代,趕上了參與中國航母偉大事業的歷史機遇。

“時代選擇了我們,我們絕不能辜負這個時代。”循著張超飛過的航跡,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個“第一”︰改裝殲-8,第一個放單飛;改裝殲-11B,提前4個月完成、同期第一個放單飛;艦載戰斗機飛行員選拔考核成績名列第一……

詩人艾略特說︰“四月是最殘忍的季節。”那一年的4月1日,王偉犧牲在海天之間。那一年的4月27日,張超犧牲在飛向海天的路上。

張超走得很悲壯,宛如勝利前被最後一顆子彈擊中的那個士兵。

“我一定要上艦!”在戰友丁陽面前,張超不知多少次訴說著自己的夢想。

“艦”,指的是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艦。只有在航母上完成起降飛行訓練,取得上艦資格認證,才能成為一名真正的艦載戰斗機飛行員。

告別儀式上,全班戰友集體送張超最後一程。戰友徐英將金色的“一級飛行員”標志,佩戴在他的胸前。

戰友們說︰“兄弟,等著,我們很快帶著你一起上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