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長的“輕”與“重”,到底該如何掂量?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達 王-- 徐浩 盛洋迪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5 03:24

“無論是排長的不能承受之‘輕’還是不能承受之‘重’,根子不在排長身上。培養使用排長絕不能‘忙起來隨意用,打起來不敢用’。”記者連續多日在東部戰區陸軍部隊調查采訪,不少部隊領導認識更為深刻。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作為軍隊最基層的建制單位,連隊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大書。這本書里,不僅有基層官兵,還有他們生活的土壤以及浸泡他們的汁液,呈現了原生態的連隊生活方式。

我們常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鐵打的營盤究竟指的是什麼?除了地標意義上的營盤以外,鐵打的還有紀律、規則、文化以及由此生長的細節。這些鐵打的細節打量著也塑造著連隊的一茬茬主角們——連長、指導員、排長、班長、老兵、新兵。他們“浸泡”在連隊細節之中,本身便是連隊細節的一部分。

觀察基層官兵成長的意義在于,那些看似司空見慣的連隊時光,不僅投射青春身影,還折射時代腳步;那些看似瑣碎雷同的連隊故事,不僅關乎個人感受,也關乎部隊建設;那些暢所欲言的連隊聲音,不僅是個體成長課題,也是戰斗力增長命題……

即日起,我們推出基層官兵成長系列話題。第一波次推出的“排長的輕與重”“老兵的冷與熱”“新兵的快與慢”等3個策劃,更像是3份邀請函——我們由衷希望,更多官兵以及讀者成為這個話題的“參與方”與“討論方”。更多信息,請掃二維碼,我們期待你的來稿和留言。

排長不能承受之“重”

■解放軍報記者 朱 達 通訊員 王 -- 盛洋迪

盡管有預感,但結果下來的那一刻,陳松仍感到委屈極了。

陳松是某旅指揮通信連排長。去年底,由于體型測試、五公里武裝越野和軍官編組作業考核等訓練課目成績不理想,任職已滿3年的陳松在擬晉升副連職軍官的名單中被“刷”了下來。

事後回想,陳松覺得自己這一年,常常是忙著“耕了別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

去年6月,旅機關準備組織一次觀摩會,特意抽調學指揮自動化工程專業的陳松過來調試信息化教學設備。去機關前,指導員對陳松說︰“連隊這段時間要出黑板報,需要美工設計方面的人手,你先出完板報再去機關出公差。”那天,陳松帶著兩名文化骨干一直忙活到下午3點多,才背起電腦往機關跑……

“像這樣‘一副腸子兩頭掛’的狀態幾乎成為常態。”過多的“附加題”讓陳松分心走神,不僅本人訓練成績不盡人意,所帶排建設水平也不斷下滑。

某旅排長潘祖勝有著和陳松相似的經歷。去年底,該旅擴建野外訓練場,想安排一名有責任心的干部現場監工,這時機關想到了保障連排長潘祖勝。旅里的人都知道,潘祖勝是出了名的“老黃牛”——平時只要機關有需求,他總能完成任務︰“你帶幾個人出公差”“下午你帶個車”“合唱比賽,你牽頭組織一下”……

受領任務後,潘祖勝每天“泡”在野外施工現場。最後工程順利竣工,潘祖勝卻錯過了新專業復訓補訓的黃金期。今年初,該旅軍事訓練考核成績“放榜”,潘祖勝因為成績不理想被連長“--”了一頓……

排長究竟有多少不能承受之“重”?從某旅排長鄧發富值班時一天收到的10余份通知可見一斑。“除了應付各種檢查、考核,還經常被指派帶車、值班、集訓……”鄧發富感慨,接到的哪一項任務都是“時間緊、任務重、要求高”,自己常常感到“吃不消”。

記者調查發現,有的部隊機關業務科人手緊缺,每當工作繁忙或組織大項活動時,就把基層排長當作機關工作的“人才補丁”“救火隊員”;還有的部隊基層主官沒能嚴格按照層級辦事,劃分工作任務不注意統籌協調——遇到事情當“甩手掌櫃”,啥事都往排長那里“甩”,使排長成為不停旋轉的“陀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