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中他們倔強守望,胸懷一個綠色夢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錢曉虎 武元晉 楊建榮 等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5 03:14

簑羽鶴羽翼下,庫布其這片昔日不毛土地如今呈現一派盎然生機——氣勢磅礡的“萬畝林”,和一簇簇頑強伸展的綠色藤蔓一起,滋潤著庫布其沙海。爬上一道山梁,老兵王中強眺望遠方,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眼前的美景,不正是他心中的那個夢嗎?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守望庫布其沙漠的綠色夢想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武元晉 通訊員 楊建榮

一排簑羽鶴振翅翱翔,劃過天際。

每年春天,它們離開南亞次大陸,飛越喜馬拉雅山,飛越九曲黃河,飛越鄂爾多斯高原,來到北方的繁衍地。

簑羽鶴羽翼下,庫布其這片昔日不毛土地如今呈現一派盎然生機——氣勢磅礡的“萬畝林”,和一簇簇頑強伸展的綠色藤蔓一起,滋潤著庫布其沙海。爬上一道山梁,老兵王中強眺望遠方,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眼前的美景,不正是他心中的那個夢嗎?

700多年前,這里也曾森林茂密,水草豐美。傳說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率兵遠征西夏時途經這里,在驚嘆迷人美景時,竟失手把馬鞭跌落。

歲月漫漫,黃沙漫卷。不知從何時起,風沙吞噬了良田牧場,黃土掩埋了庭院村落。曾經綠意盎然的庫布其,一度被稱為“死亡之海”。

保衛田園,保衛村莊,保衛母親河!自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一場曠日持久的治沙戰斗在庫布其打響。內蒙古軍區杭錦旗人武部老兵王中強和戰友們,成為這場戰斗中最執著的守望者,書寫了一部人進沙退的時代傳奇。

荒漠中,那一個個倔強的身影,給了庫布其精氣神,也給了百年荒漠嶄新容顏。他們精心耕守著這美麗的家園,一往無前地辛勤建設著這幸福的家園。這一切,都為了他們心中的綠色夢想。

倔強守望,胸懷一個綠色夢想

“荒漠化被稱為‘地球的癌癥’,要想治理好這片沙海,比登天還難……”多年前,王中強第一次听到一位治沙專家的斷言,心中泛起一陣苦楚。

今年61歲的王中強,是內蒙古軍區鄂爾多斯軍分區杭錦旗人武部一名老兵。杭錦旗不僅是他戍守的地方,也是他的家鄉。

“沙區無路、無電、無水、無信號……幾乎與世隔絕,牧民去趟鎮上得走好幾天。”聊起多年前杭錦旗地區脆弱的生態環境,王中強至今記憶猶新。

有時一夜的工夫,黃沙就堆上了房頂,順著沙丘可以走上自家屋頂;地里頭天種上莊稼,刮了一夜大風,第二天莊稼全被黃沙掩埋了。

鎮上的老人回憶說,最令人揪心的是1958年的春天,庫布其沙漠邊緣的烏素蘇木鎮,接連刮了好幾場沙塵暴,沙漠中吹來的黃沙籠罩了多個村子,一連數周黃沙遮天蔽日,白天也見不到陽光,村民們稱其為“大黑風”。

“‘大黑風’刮來,窗戶紙被風沙撕扯得稀爛,許多人家只好將睡覺時蓋的毛氈鋪在窗戶上,遮擋風沙。”王中強說,風沙來了人出不了門。一天晌午,他從屋里出去喂馬,頂著風沙轉了一圈,愣是找不見馬圈。

庫布其人飽嘗荒漠化之苦。人武部老兵王保虎,對當年的一場黑沙暴記憶深刻。

一次,他趕著馬車去鎮上,回家路上突然狂風大作,眼看著黃沙從空中傾瀉而下,大白天竟然伸手不見五指。所幸“老馬識途”,沿著老路,馬帶著他摸黑回到村里。

馬頭琴嗚咽,再動听悠揚的牧歌也多了幾分蒼涼。沙進人退,面對大自然毀滅性的力量,許多農牧民只能眼含熱淚,無奈地遠走他鄉。

杭錦旗錫尼鎮以東18公里處的錫尼卜拉,原先居住著20多戶牧民。上世紀80年代,風沙吞噬了大片牧場,王保虎家就曾是遷徙大軍的一員。

當時,流動的沙丘離王保虎家只有十幾米。房子隨時可能被掩埋,草場沙化,牛羊養不活。父母親不得不卷起鋪蓋,帶著年幼的王保虎離開了家。

“這輩子寧肯治沙累死,也不能讓風沙給欺負死。”倔強的王中強沒有走。那時候,他經常會做同一個夢,夢見家鄉的某一個地方突然出現一片綠洲,綠樹成蔭,碧水蕩漾,豐腴的草場上牛羊成群……

這個綠色夢想,幾十年來一直陪伴、激勵著王中強和戰友們。

如今,這個夢想正在變成現實。夕陽下,老兵王中強撫弄著沙柳的嫩葉,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內心有一種由內而外的滿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