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激情︰一場為老兵加油的“雙向互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田建忠 湯文元 黃長升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0-16 03:16

今天,人民軍隊進入改革強軍新時代,軍隊武器裝備的信息化程度越來越高,對單兵科技素養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在文化程度普遍更高、學習能力更強的95後、00後面前,老兵的經驗似乎優勢不再,加之部分老兵思想復雜、顧慮較多,工作中或多或少出現了許多新問題。不少帶兵人詰問︰“老兵是塊寶”是否還有現實意義?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有些老兵為啥變得“高冷”了

■湯文元

周末,清脆的笛聲從音響里傳出。陸松柏最喜歡在這個時候坐在林蔭掩映下的田埂上,點上一支煙,望著不遠處掛在天山雪蓋上的夕陽徐徐西下。

有人說陸松柏儼然成了一個無欲無求、看淡一切的老兵。對此,他並不反駁。

2017年9月,四級軍士長陸松柏從一支特種部隊轉隸到新的單位。當所有人在嶄新的崗位上開啟夢想時,陸松柏卻主動卸下骨干職務,一心一意想著趕快“著陸”,轉身回家。

剛開始,指導員李遠嘗試著選擇“理解”這位老兵——陸松柏立過功、入了黨,會開車、懂無人機,上過高原、跳過傘,當了十幾年的骨干,早已心如止水,如今新單位一窮二白,“他似乎沒必要太拼”。 

不久前,該旅一份關于老兵思想的調查報告顯示,像陸松柏這樣的老兵各有各的理由。有的說“自己該得到的榮譽都有了”,有的認為自己“什麼都沒得到,以後也沒機會了”,還有的直接表示“沒了盼頭”。

以陸松柏為例,在軍旅生涯的倒數第二年,這個從小生活在長江邊的重慶人,告別生活了近14年、隔三差五刮風就“下土”的南疆小城,進駐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大城市烏魯木齊。

人們對幸福的定義總是不一而足。陸松柏其實並不想離開原駐地,原因是,“雖然條件苦,但生活了這麼多年,那里才是我的根”“以前是戎馬生涯的特種兵,現在到新駐地要從修整營房開始重頭再來”。相比這些,更現實的情況是,“如今在大城市,退役時要少拿十幾萬”。

十幾萬並不是小數目。對于這樣的落差,老陸顯然一時難以接受。

除了主觀因素,一些老兵中,還有一部分因考慮家庭後顧之憂導致動力不足。

三級軍士長劉帥的每一次成長,都記錄在改革強軍的時光軸上。2010年,大學畢業後劉帥被直招入伍,那一年是軍隊首次施行直招大學生士官政策。隨後的幾年中,因自己的大學生身份,他被多次派遣到院校學習無人機操作的專業知識。

時間一晃而過,劉帥即將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如今他考慮更多的是回歸家庭。于是,劉帥漸漸“高冷”起來,他不再像以前一樣看到大學生新兵就興奮地談天說地,也不再熱衷于把自己所學教給年輕的戰友,手中的無人機專業書變成了未來轉業可能用得上的司法專業書,他把更多的時間留給了家庭和尋找退役後的出路。

與陸松柏、劉帥們的情況不同,還有的老兵之所以“高冷”,只因為感覺自己被“冷落”。在改革轉型的“旋風”下,他們不得不面臨轉崗、換專業等現實課題。他們本可以憑借自己多年來積累的經驗在擅長的領域獨佔鰲頭,如今卻要和比他們年紀小一輪的新兵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在新的坐標系中尋找存在感。

2018年高考上海卷語文作文題目引人深思︰人們不僅關注自身的需要,也時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體現自己的價值。這種“被需要”的心態普遍存在。

在軍營,老兵們最大的心結莫過于自己漸漸不被連隊和官兵所需要。事實上,無論是陸松柏還是劉帥,他們的思想癥結都是因動力缺失,此時連隊需要做的,除了對他們保持信任之外,還要針對老兵的特長給他們交任務、壓擔子,讓他們重燃奮斗的激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