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門巍巍方能國運昌盛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金輝 徐曉玲責任編輯︰馮開華
2018-10-19 04:01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對大多數人來說,國門遠在天邊。但對軍人來講,國門就在身邊。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國門巍巍方能國運昌盛

■孫金輝 徐曉玲

國門,邊界線上獨特壯美的風景;國門,發展史上興衰榮辱的見證。

從東極界碑到西陲哨所,從碧波南海到冰封北國;從紅旗拉甫到二連浩特,從滿洲里到卡拉蘇……金秋時節,6路“新時代國門行”采訪小分隊,深入22000多公里的陸地國界線和18000多公里的海岸線,感受國門的滄桑巨變,感悟國運的屈辱輝煌。

國門是有形的,有牌樓式、有望柱式、有城樓式,或規模宏大,或氣勢不凡。國門也是無形的,象征著主權,彰顯著尊嚴,展示著實力。置身滿洲里,國門上方“中華人民共和國”7個大字鮮紅奪目,懸掛的國徽金光閃耀,門下國際列車蜿蜒而過,一種自豪與莊嚴之感油然而生。走進新疆霍爾果斯,厚重的國門大廈巍峨聳立,象征祖國的強盛與國防的穩固。

國門從來與國運緊密相連。國門堅固,則國運昌盛;國門破碎,則國運衰落。曾經,我們國門洞開、落後挨打,列強入侵、國土淪陷,中華民族跌入飽受侵略與欺凌的深淵。曾經,我們固守國門、抗擊來敵,馮子材大敗法國侵略者激揚士氣,邊境自衛反擊作戰氣壯山河。曾經,我們開放國門、改革發展,40年彈指一揮間,40年飛越萬重山,神州大地翻天覆地、換了人間。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對大多數人來說,國門遠在天邊。但對軍人來講,國門就在身邊。西藏山南一線,入伍16年的邊防戰士楊祥國說︰“這里離首都很遠,但離主權很近。我們守邊防就是守國防,守高山就是守江山。”西沙琛航島上,班長黃剛說︰“每天看著五星紅旗從島上升起,心里特別踏實,能感覺到這片島是牢牢把握在我們手中的。”一代代戍邊官兵用青春甚至生命踐行著“不把主權守丟,不把領土守小”的錚錚誓言。

威嚴的國門,在戰士的身後;昌盛的國運,在官兵的心中。軍人守護國門,就是在護佑國運。一道道堅不可摧的巍巍國門,可以為國家的發展提供不可或缺的安全屏障。當年,戰火燃到了鴨綠江畔,炮彈落到了國門之前。為了守衛國門,我們毅然走出國門,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打出國威軍威,打出幾十年和平發展環境。從此,“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霸佔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從此,中華民族的命運徹底改變。

強國必先強軍,軍強才能國安。沒有一支強大的軍隊,就沒有堅固的國門,也就沒有昌盛的國運。曾經因為國力羸弱、軍力不濟、軍隊渙散,我們陸上國門破碎,海上國門洞開。如今,殘破不全或緊緊關閉的國門,在世界上處處可見。在美國和墨西哥的邊界,長達1500公里、耗資180億美元的隔離牆,將近在咫尺的兩國國門遠遠隔開;在北非通往歐洲的通道,一批接一批的難民成為各國國門“不可承受之重”;在戰火紛飛的敘利亞,國門早已湮沒在多方勢力角斗的動亂之中……如此亂局,何談國門,何來國運?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如今,在我國漫長的邊界線上,置身一座座商賈雲集、活力四射的空港口岸,一輛輛班列呼嘯而過,一艘艘商船揚帆遠航,“一帶一路”向遠處延伸,“親誠惠容”的外交理念深入人心……行走在遍布祖國各地的一個個空港口岸、一個個海關、一個個邊防哨所,仰望這些威嚴矗立的國門,仿佛能感受到一個民族走向復興的鏗鏘步伐和澎湃脈動。

中國國門,聯通中外;中國軍人,強邊固防。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萬里邊界的國門必須越來越固。這是軍人之責,也是國運所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