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壯麗征程,中國路編織幸福版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啟青 肖炬鵬 陳竹飛 等責任編輯︰馮開華
2018-10-22 02:01

1978年,改革開放的大幕拉開,中國從此走上高速發展的道路。彈指一揮40年,變化翻天覆地。一點一滴的變化聚集起來,就是整個社會的進步。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開欄的話

1978年,改革開放的大幕拉開,中國從此走上高速發展的道路。彈指一揮40年,變化翻天覆地,思想解放,觀念更新,科技進步,經濟增長,綜合國力日益強大,當下的中國面貌一新,取得的成就舉世矚目。

一點一滴的變化聚集起來,就是整個社會的進步。從本期開始,我們將陸續推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系列策劃,從交通、飲食、營房建設,到征兵工作、國防教育、雙擁共建、扶貧攻堅、生態建設等方面,反映40年來官兵日常生活的巨變和軍民共建的成果。

西沙立體交通實現天涯若咫尺

■周啟青 肖炬鵬 陳竹飛

西沙遠離祖國大陸,這里的交通難題一直牽動著各級的心。改革開放40年來,從“瓊沙號”到“三沙1號”,再到民航包機,在各級的關懷與努力下,西沙島上的交通狀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島上軍民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西沙軍民的“生命之舟”

1976年,周恩來總理批準廣州造船廠建造“瓊沙號”,用于西沙永興島與海南本島之間的交通往來。1978年年底,“瓊沙號”在西沙軍民的熱切期盼中,首次靠泊西沙永興島碼頭。從那以後,“瓊沙號”為西沙軍民送去一批批淡水、蔬菜、水果和生活必需品。1997年,航行19年的“瓊沙號”退出西沙航線。這之後,“瓊沙2號”“瓊沙3號”先後擔負起西沙島礁的補給運輸任務。

“早些年,我們主要坐‘瓊沙3號’上下島,或者跟隨執行任務的部隊艦艇往返于大陸和海島間。”西沙某水警區通信連分隊長毛儷穎告訴筆者。

“船一靠港,碼頭上就跟過年似的。大家牽掛的不僅僅是補給物資,還有郵遞包裹和信件。”“瓊沙3號”船長黃心芳介紹,在三沙市成立前,“瓊沙3號”船期大約每月1班,最多每月2班,如今船期縮短為7∼10天1班。

吉水平曾擔任“瓊沙2號”“瓊沙3號”政委,是西沙交通變遷的見證者。他告訴筆者,2005年,西沙軍民曾給“瓊沙2號”送來一面錦旗,上面寫著“生命之舟”。因為早些年,在“瓊沙號”出現前,西沙連通海南本島的交通不便,只能靠“西漁130”和“西漁120”這兩條總噸位才100噸的小鐵船。小船抗風能力很差,海況稍微惡劣,便只能望洋興嘆。

“它們1個多月才上一次島,運去的蔬菜瓜果,最多1周就消耗殆盡。余下的日子,島上軍民只能邊吃干菜和罐頭,邊盼望著下一次補給。如果踫上惡劣天氣,補給航線受阻,大家只能吃醬油拌飯。”吉水平清楚地記得,有一年年底,受惡劣天氣影響,小鐵船2個多月無法航行,船開出去又返航,來來回回折騰了3次,島上軍民和船員都吃盡了苦頭。

“三沙1號”,西沙生命線的領航者

“三沙1號”。盆世舟 攝

今年春節前夕,海南文昌清瀾港碼頭顯得格外熱鬧。80余名官兵家屬乘坐萬噸巨輪,駛向西沙永興島,與朝思暮想的家人團聚。

“媽媽,我覺得老爸在說謊,”甲板上,小姑娘李詩一邊玩自拍一邊說,“爸爸以前總說坐船多麼辛苦,多麼累,你看這船又大又穩,房間還有電視和浴室,就跟賓館似的。”譚春霞是西沙某水警區戰士李紅的妻子,這是她第一次帶女兒李詩上島探親。她摸了摸女兒的頭,嘆口氣說︰“你哪里知道以前上島探親遭的罪?”

譚春霞第一次上島探親坐的是“瓊沙3號”,船上擠滿了人。因為床位有限,不少人只能睡地板,有的甚至被擠到了甲板上。島上不僅交通不便,各種生活物資也有限,每次上島她都得拎著大包小包,以備不時之需。

今年春節前,丈夫動員她上島,但一想到在茫茫大海上“晃得五髒六腑都要吐出來”的感覺,譚春霞就心有余悸。但丈夫告訴她,現在的“三沙1號”條件比以前好太多,她這才下定決心帶女兒上島探親。

“可以說,‘三沙1號’是有史以來從海南島至三沙最先進、最舒適的交通船,最高可抗10級台風。”從2015年首航開始,乘務員陳波就一直在“三沙1號”工作。他告訴筆者,“三沙1號”不僅為每個房間配備了電視、獨立衛浴,還開設了閱覽室、棋牌室和健身房。此外,船上還有移動通信基站,即使在大洋深處也能上網、打電話。

筆者了解到,“三沙1號”通常每周1班,逢年過節還會增加班次。現在由海南島前往三沙的航程比以前縮短好幾個小時,航線貨運能力也增加了9倍。

交通便利了,島上軍民的生活也越來越好。對老漁民陳康而言,最幸福的事就是听到海上傳來汽笛聲。“三沙1號”一靠港,就意味著大家能吃上新鮮的瓜果蔬菜,用上更豐富的物資。

“現在島上軍民安居樂業,希望上島工作生活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願意留在三沙,共建這個美好家園。”陳康說。

民航客機開啟西沙交通新紀元

退伍老兵乘坐民航包機離島。盆世舟 攝

今年7月,家在湖南益陽的西沙某水警區戰士周思鴻接到緊急來電,父親突發重病,家人希望他即刻回家。他連夜向單位請假,申報次日的機票。從三沙到益陽近1500公里的距離,周思鴻只花了不到半天時間就回到家。

“這要是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即使運氣好踫到有船下島,最快也要3天才能到家;而現在,從三沙飛海口再轉機飛長沙,算上坐大巴車也才半天時間。”周思鴻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深有感觸地說,“在父母最需要的時候能陪在他們身邊,真是一種幸福。”

與周思鴻一樣感到幸福的還有新婚不久的軍嫂張佳玲。今年端午節,張佳玲第一次帶父母乘民航包機上島探親。上島後,聊起坐民航包機的感受,張佳玲的父親對筆者說︰“當時一听佳玲找的男朋友駐守海島,我和她媽還不樂意,怕苦了女兒,現在看來擔心是多余的,國家發展這麼快,海島與大陸也沒啥太大區別嘛。”

走出永興機場,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張佳玲感慨道︰“有了直飛航班,想見一面也並非那麼難。從今往後,你守著西沙,我守著你……”

孫曉峰是三沙永興機場運營部經理,他永遠都記得這一天——2016年11月14日,機場試飛的日子。那天下午,揮手送別試飛客機,孫曉峰和同事在機坪久久注目。同年12月22日,三沙永興島民航公務包機成功實現首航。

隨著航班開通,西沙與海南本島的物流快速通道也搭建起來。目前,除中國郵政,一些快遞公司也在島上開設了營業點。如果寄航空件,從下單到收件只用3天時間,西沙軍民即可享受“足不出戶,網購天下”的便利。

多方保障,出行更便捷

“住著海景房,還能周游列島。船上自助餐廳、娛樂室、超市、醫療等設施一應俱全,而且還免費……”駐守珊瑚島的西沙某水警區工程師楊兢一登上“長樂公主”號郵輪,就迫不及待地在朋友圈里曬心情。

“以前下島,我們要麼等漁船,要麼去大島等交通,運氣好的時候兩三天可以下島,踫上寒潮,十天半個月都不見得能下去。”楊兢說,三沙市開通郵輪後,島上軍民的出行就更便捷了。

西沙某水警區保障部領導告訴筆者,他們針對西沙駐防島礁部隊數量多、駐地散、運輸需求各不相同、保障條件參差不齊等現實困難,在提升自身交通保障能力的同時,不斷加強與地方的互聯互通,整合軍地資源,保障官兵上下島。

據了解,目前三沙市有“長樂公主”號和“南海之夢”號兩艘郵輪,從三亞鳳凰島國際郵輪碼頭啟航,前往西沙海域的全富島、鴨公島和銀嶼島,通常每周1班。郵輪除方便前往三沙市旅游的游客外,還會流出一定艙位供三沙官兵免費乘坐。

不僅三沙市和大陸的距離拉近了,島際交通也在逐步發展。這天清晨,海軍西沙醫院軍醫劉朝陽拿著水質檢測設備,坐上沖鋒舟,從琛航碼頭前往珊瑚島,不到40分鐘,就在珊瑚島的蓄水池旁展開作業。

“以前去珊瑚島可沒這麼快。”琛航島某守備部隊教導員張啟來說,現在往來各島,可以協調地方的沖鋒舟,不僅節省時間,還密切了各兄弟單位之間的聯系。

筆者了解到,如今,“甘泉島”號、“晉卿”號島際交通船和20余艘沖鋒舟已相繼投入使用。一艘艘沖鋒舟往返于西沙各島礁,將它們“無縫”串聯。對此,西沙軍民欣喜地說,隨著交通的不斷完善,西沙必將迎來更加美好的明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