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塘草原有個“燕子姐姐”,她是西藏那曲軍分區唯一的女軍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晏 良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29 04:39

偉大源自平凡,楷模就在身邊。新時代廣大官兵自覺以王繼才同志為榜樣,把愛國之情融入平凡崗位,把報國之行融入日常生活,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忠誠使命。從今天起,解放軍報推出“向奉獻者致敬”專欄,展現官兵身邊的典型事跡,講述先進模範的感人故事,謳歌長期在艱苦崗位甘于奉獻官兵的時代風采。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羌塘草原的“燕子姐姐”

——記西藏那曲軍分區唯一的女軍人彭燕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晏 良

彭燕為藏族阿媽央青曲宗測量血壓(資料照片)。魏治國攝

開欄的話

今天,我們處在一個偉大的新時代。這是一個愛國奉獻的時代、催人奮進的時代,一個屬于奉獻者和奮斗者的時代。

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精神,需要榜樣的引領。“時代楷模”“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王繼才同志32年堅守海防前哨的先進事跡,帶給人們持久的感動。習主席高度評價王繼才愛國奉獻的一生,號召要大力倡導這種愛國奉獻精神,使之成為新時代奮斗者的價值追求。

偉大源自平凡,楷模就在身邊。新時代廣大官兵自覺以王繼才同志為榜樣,把愛國之情融入平凡崗位,把報國之行融入日常生活,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忠誠使命。從今天起,解放軍報推出“向奉獻者致敬”專欄,展現官兵身邊的典型事跡,講述先進模範的感人故事,謳歌長期在艱苦崗位甘于奉獻官兵的時代風采。

出差歸來,彭燕拖著沉重的行李箱,向西藏那曲軍分區營區走去。

深秋時節,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藏北高原已是銀裝素裹,一片蒼茫。這里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8%,年平均氣溫在零下3攝氏度,年冰凍期超過250天。但在彭燕眼里,這里的景致是熟悉而親切的。

走進營門,彭燕有種“燕回巢”的歸屬感。1999年,20歲的彭燕從原成都軍區醫學高等專科學校畢業,走上藏北高原。19年過去了,軍分區也只剩下彭燕一位女軍人。

19年,高原無情的風沙,高強度的紫外線,讓彭燕的臉變成古銅色。身高1米63的她,體重只有40多公斤。但她清澈的目光,卻透著堅強。

“我父親是西藏邊防的老軍醫。3歲時我隨母親進藏,听著‘老西藏精神’的故事長大,目睹了邊防軍人和藏族同胞受高原疾病折磨的情景。”軍校畢業前夕,剛剛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彭燕,堅決要求到“生命禁區中的禁區”那曲工作。

她說,艱苦的地方,才是黨員該去的地方。

2002年,在那曲軍分區工作了10多年的女軍人段紹慧和鄭金玉先後離世——她們的年齡都不到40歲。有人說,燕子飛不上高原,女人不屬于生命禁區。當時依然堅守在那曲的彭燕將何去將從?

痛惜兩位女戰友的彭燕曾在日記本上寫下這麼一句︰“寬廣坦蕩的那曲草原啊,我為你而來,可你為何容不下女人?”面對考驗,彭燕這只“燕子”卻從沒想過南飛——她多次放棄調出那曲工作的機會。如今,她擔任了某保障營衛生所制氧站站長兼制氧技師。

記者來到保障營衛生所,看到彭燕從行李中取出一沓資料,仔細歸類整理,放置于書架上︰“這趟我帶回了第一手的高原病調研資料。”

這樣的資料,彭燕積累了不少。這些年,她風里來雪里去,跋涉雪域高原,為邊防軍人和藏族同胞義務巡診。

那年冬天,哨所戰士蔣楓高燒不退。彭燕頂風冒雪來到哨所,為他輸液。天氣很冷,室內氣溫很低,液體越流越慢,彭燕心里著急……她先脫下棉大衣裹住液體瓶,又脫下一件毛衣蓋住蔣楓正在打點滴的手背。蔣楓把頭埋進被窩,嗚嗚地哭了︰“請允許我叫你一聲‘姐姐’!”

在那曲軍分區,戰士們喜歡喊彭燕“燕子姐姐”。那曲的藏族同胞,都叫她“阿加”(藏語︰大姐)。

2008年的一個冬夜,瑪九達村的藏族小伙嘎瑪倫珠,找到彭燕︰“‘阿加’,求求你救救我阿媽!”

“我馬上過去!”彭燕在軍分區兩名同志的陪同下。經過一夜風雪兼程,終于趕到了嘎瑪倫珠家。

彭燕顧不上休息,立即對病榻上呼吸困難的老阿媽實施急救。看到阿媽逐步恢復了神志,嘎瑪倫珠當場就要下跪。彭燕一把扶住︰“快別這樣!你的阿媽,也是我的阿媽啊。”嘎瑪倫珠握著彭燕的手,泣不成聲。

付出愛的人,也會收獲愛。一次,彭燕到一戶偏遠牧民家巡診,在沒有爐火的房間里,她凍得直跺腳。身旁的老阿媽看到了,直接把她的雙手放進自己的藏袍中。看病送藥、給婦女接生、給犛牛診病……在藏族同胞心中,這位穿著軍裝的“門巴”(藏語︰醫生),是無所不能的。得到過彭燕幫助的藏族同胞真誠地說︰“金珠瑪米(藏語︰解放軍)像太陽,她就是太陽的光芒。”

荒涼的羌塘草原,生命異常脆弱,幾十年間那曲軍分區有許多戰友病倒犧牲。為了守護藏北高原官兵的健康,彭燕開始了攻克高原疾病的征程。

那曲地區人民醫院護理部主任仁美,對高原肺水腫等高原疾病有獨到的護理經驗。彭燕到醫院拜師學藝,串科室、走病房……幾個月下來,彭燕學會了一代代高原醫護人員口口相傳的護理經驗。

2008年,藏族戰士央德突發下肢肌肉萎縮癥,無法正常站立。彭燕听說四川有個老中醫專治這個病,就自掏腰包從老中醫那里購買了半年的藥,並自學針灸技術,每天為央德按摩、針灸。5個月後,央德竟然奇跡般地站起來了。到了退伍時,央德已經可以正常走路了。臨別之際,他緊緊握住彭燕的手︰“燕子姐姐,即使我在天涯海角,我也永遠不會忘了你。”

在荒涼的“生命禁區”,彭燕堅守那曲19載。她先後創新10多項實用護理技術、總結出數十條高原疾病護理經驗。

2011年,北京。彭燕應邀出席“踐行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新聞人物頒獎典禮”。舞台上播放著的紀錄片中,有這樣一段話︰“她深知生命的寶貴,卻以青春的透支,堅守生命禁區,踐行著軍人的使命擔當。她是高原軍人心中的‘知心大姐’,藏族孤兒的‘愛心媽媽’,用柔弱的身軀,挺立起金珠瑪米的光輝形象。”

播撒愛的人,也有割舍不下的情感。

2004年,彭燕在成都生下女兒 涵。3個月後,她就回到了那曲,與女兒天各一方。再後來,當彭燕和同為軍人的丈夫張濤第二次回成都看孩子時, 涵已經會跑了。

那天在家中,彭燕的母親告訴 涵︰“這是你的爸爸和媽媽。”孩子沒什麼反應,老人又說了一句“爸爸媽媽回來了”。孩子終于听懂了,直接跑到電話前,抓起電話喊著“媽媽,媽媽……”

彭燕的眼楮濕潤了。原來,平時彭燕只能通過電話和女兒交流。女兒以為,媽媽就在電話里……

作為母親,彭燕無法割舍對女兒的牽掛。她同樣無法割舍的,還有高原的孩子們。

那曲地區社會福利院的35名藏族孤兒,都叫彭燕“媽媽”。每到節假日,彭燕都要來到福利院,和失去父母的孤兒一起做游戲。她說︰“看到孩子們健康成長,我的內心就會涌動作為母親的自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