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校“00後”,他們的軍旅第一步邁得如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曉峰 陳鑫 榮令鵬責任編輯︰馮開華
2018-10-30 03:08

生在新世紀,長在新時代。今年是“00後”首次大批報考軍校,他們的軍旅第一步邁得如何?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他們的選擇值得尊重,他們的未來值得期待

■朱桁岡

牽著父親的手,踏上新訓表彰紅毯的那一刻,新學員侯景濤從父親的眼神里讀到了欣慰與自豪。

兩個多月前,侯景濤在父親期盼的眼神中走進陸軍工程大學。那一次,父親的眼神里滿是不舍、擔心與期盼。

作為2018級“00後”新學員,侯景濤沒想到自己會和這麼多同齡人以這種方式完成18歲的成人禮。

初登歷史舞台的每一代人,總要接受時代追光燈的聚焦。未來數年,軍校“00後”也必然會吸引著觀察者的目光。

我們看到,“00後”們可以有多種多樣的選擇迎接自己的“成人禮”,但眼前的這群新學員們選擇讓自己的青春在軍營綻放。這樣的選擇值得我們尊重。

選擇軍營,也要接受軍營的選擇。面對“00後”呈現出來的思維、行為的多樣性,一方面,我們要給予尊重和理解,因為那是青春與時代踫撞的火花。另一方面,我們要多一點欣賞、多一點鼓勵,為他們提供充足的“前行動力”。

從2000年到2018年。18年,是一個人從出生到成人的過程,更是時代變革與發展的歷史履痕。

1900年,庚子年,八國聯軍侵華,民族危機空前。為了尋找救國圖存的出路,27歲的梁啟超奮筆疾書《少年中國說》,發出時代吶喊︰“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

前行,是每個時代青年擁抱的主題詞。

透過陸軍工程大學這群新學員樣本,我們看到,物質基礎相對豐裕、互聯網基因深度影響的“00後”,可能缺乏吃苦經歷,可能習慣于情緒化宣泄,可能更習慣于在“虛擬世界”如魚得水,但他們一樣可以傷疤疊傷疤地摘取“新訓勛章”,一樣可以挺起胸膛、寫滿堅強,一樣可以奏鳴奮斗和自信的“交響”。

他們追逐個性,但也追尋共同的價值觀,期待個人與集體的價值統一;他們偶爾也會迷茫,但卻一直探尋著初心的方向。

青春脈動,生生不息。生在新世紀、長在新時代的軍校“00後”正勇毅向我們走來。今天的相信與理解、尊重與培塑,從某種程度上講,就是在呵護一個國家年輕的脈動。未來,他們會用行動告訴世人,他們是怎樣的一代人。

我們期待。

 

生在新世紀,長在新時代。今年是“00後”首次大批報考軍校,他們的軍旅第一步邁得如何?請看來自陸軍工程大學新訓大隊的調查報告——

軍校“00後”︰踏著新時代的節拍出發

■李曉峰 陳鑫 榮令鵬 

9月18日,陸軍工程大學為2018級新學員授銜。這一刻,對于“00後”新學員而言是神聖莊嚴的,他們有了屬于自己的軍銜,也肩扛了更多責任。李曉峰 攝

9月的徐州,陽光依然毒辣。訓練場上,學員馬力的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休息號令一響,他“咕咚、咕咚”一陣豪飲。

“每天3壺水全變成汗,我就是一台‘造汗機’。”這位來自黃土高原的帥小伙在千禧年出生,言語中透著“皮”。

與馬力一同揮汗的800余名青年學員,66.9%出生于2000年及以後,“00後”首次成為軍校新學員的“主角”。

日前,筆者走進陸軍工程大學訓練基地新訓大隊“探營”,嘗試以采訪和調查的方式為軍校“00後”定格最初的“軍旅快照”。

喜歡海軍“浪花白”,喜歡聞步槍味,軍校“00後”帶著自己的選擇迎面走來

8月16日是新學員報到的日子,也是新訓學員最輕松的時候。筆者推開243房間的門,听到有人正在喊︰“哎呀,我被幻影坦克給陰了!”看到筆者,6位大男孩趕緊起立,身上的新軍裝還沒有洗過,冒出一股新鮮的樟腦球味兒。

剛剛,他們正在玩網絡游戲。入校前搜信息、加QQ群,入校後掃碼加微信、建朋友群,趁手機還沒有集中保管打幾把游戲……這是他們這幾天正在忙乎的事。

“自願報考軍校的請舉手。”筆者說。5名學員刷地舉起手,沒有絲毫猶豫,只有1個小伙子抿著嘴唇、手剛抬起又放下了。

“我爺爺是炮兵,堂哥當過空降兵,從小我就喜歡軍裝,尤其喜歡海軍的‘浪花白’,不過最終我選擇陸軍,是因為喜歡聞步槍的味道。”來自安徽的壯實男孩耿亞偉,沒出聲先咧嘴笑︰“咱們國家那麼大面積,沒有夠大夠強的陸軍怎麼行?”他剛說完,一位小伙子就“杠”上了︰“現在打仗不需要那麼多兵力了,沒有裝備和技術根本玩不轉,我打算好好學技術。”

跟他們聊軍事,有種“華山論劍”的感覺。從勝利日大閱兵、沙場閱兵到南海海上閱兵,從朱日和演習中的“活捉滿廣志”到熱播的電影《紅海行動》,大家都能侃侃而談。

接連幾次隨機采訪提問,學員們的言談刷新了新訓干部之前對他們的印象。“跟前些年比,家長沒變多少,還是對孩子種種不放心。今年,最多的8個家長送1個孩子。但學員變了,思想比較獨立和成熟,知道自己為什麼來、來干什麼。”新訓隊教導員張浩龍說。

問卷調查結果驗證了張浩龍的看法。在“誰決定報考軍校”問題中,選擇“和父母一致同意報考軍校”的佔88%,超過91%的學員自願報考軍校。

另外一組數據也能驗證這群“00後”的選擇和熱愛。在“寫出一部看過的影視劇名稱”題目下,學員們列出了208部不同的影視劇,重復率最高的是《戰狼》和《亮劍》。

開訓前一晚,筆者結束一天的采訪走出宿舍樓,听到有學員在哼唱︰“揮別家鄉的日出,踏上征途,去奔赴一場脫胎換骨……”這是中國軍網征兵宣傳片《中國力量》的主題曲。

“‘00後’沒有‘頹’和‘喪’,有夢想、有追求,滿滿的正能量,好樣的。”一位新訓隊干部說。

(涂德洋、羅英賢制圖)

“我們趕上了好時代,但沒吃過苦不代表不能吃苦,我們都是‘堅果青年’”

中學時代喜歡看軍事百科、拼裝備模型的學員許賀琪,經常想象自己穿上軍裝的樣子。入學報到前一天,他特意把頭發理成標準的“寸頭”,一入校就被班長表揚︰“有型!”

他沒想到的是,從“軍迷”向“軍人”的轉變決不是發型這麼簡單。“笑點低”的他在隊列中常常管不住表情,集合、站隊因為忘帶水壺、錯拿腰帶而“冒泡”,被班長點了N次名。

新訓班長是比新學員大幾歲的大四學員,“95後”的班長似乎與“00後”的新學員有著不淺的“思維溝”。微信群里,許多新訓班長“吐槽”︰“有個學員問我,班長,向右轉體時,大腿的哪塊肌肉需要使勁?我立馬暈菜。”“比我們新訓時還喜歡問為什麼。班長,為什麼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班長,為什麼不能在朋友圈曬軍裝照……”

許多新訓班長直言,新學員不僅“腦洞大”,而且不抗挫。對此,“00後”們自己怎麼看?

“我們趕上了好時代,一直生活在舒適安逸中。但是,沒吃過苦不代表不能吃苦。”

在調查問卷中,98.3%的學員對“叛逆”“嬌氣”的標簽“不贊同”“不接受”。他們寫道——

“我以前在家里從來不吃白饅頭,現在白饅頭蘸菜湯、干咽,怎麼都能吃。”

“班長讓我做100個俯臥撐,我內心是絕望的。我覺得做20個便會倒下不起。但最後我完成了任務。”

“可以蒙起被子掉眼淚,也可以傷疤疊傷疤爬戰術,這哪里是‘嬌氣’,我們每一個都算是‘堅果’。”

這些“00後”的表現令人欣喜。

“曬黑的皮膚、磨出的腳泡、擦破的肘腕,是我們的‘新訓勛章’。” 天蒙蒙亮,新學員們在野外拉練中已走了12公里。許賀琪挽起袖管,爬戰術時磨出的傷口硬痂已掉,露出2塊刺眼的紅嫩新肉。哨聲再響,許賀琪們又開始負重前行。

“一人之臂亦是十人之臂,我們要創造屬于‘00後’的‘海浪’”

“一人之臂亦是十人之臂,走在隊列里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隨波而動。”提起走隊列,學員沈興宇自豪滿滿。

3年前,勝利日大閱兵,當受閱方隊氣勢磅礡通過天安門時,沈興宇正在高中的軍訓場上站軍姿、練隊列。“隔著電視屏幕,我感受到像海浪一樣的力量,從那一刻起,軍裝就再也沒走出過我的視線。”

3年,從向往到夢圓,像沈興宇一樣的“00後”學員正一步步走出他們的時代節奏。

他們依賴網絡,也喜歡真實。“00後”是名符其實的“網絡原住民”,90%以上的學員同時擁有QQ、微信賬號,40.2%的學員經常在網絡上“曬”愛好、“曬”心情……

他們的骨子里有一種近乎頑皮式的正能量。皮膚曬黑了,他們說“黑也是酷黑”;面對單調重復,他們說“只有形成肌肉記憶才能整齊劃一”;面對紀律約束,他們說“自由像一棟房子,從門口進暢通無阻,從牆壁進頭破血流”……

他們個性張揚,也擁抱集體。他們樂于表現和“自嗨”,但他們也明白,集體是前進的帆,戰友是最大的助力。調查中,“當班級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沖突時”,97.2%的學員願意“放棄個人利益而服從集體利益”;“當團隊活動中,隊友拖了團隊後腿時”,86.5%的學員願意“想辦法幫助他,努力把團隊的短板補上”。

每一代人都有屬于自己的青春、奮斗和創造。國慶節時,佩戴上學員肩章的沈興宇和戰友們行進在路上,步伐整齊,鏗鏘有力。“我們要創造屬于‘00後’的‘海浪’。”沈興宇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