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軍隊開新圖強︰躍上蔥蘢四百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武天敏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12 02:13

☆兵者,國之大事。國防和軍隊改革,可以說是中國改革開放勇氣的寫照、力度的象征。

☆滄海橫流,大浪淘沙。一種開新圖強的磅礡力量穿越歷史,在這支軍隊的骨子里萌發、生長。

☆改革之難,難在沖破傳統思維的禁錮,難在突破既得利益的羈絆。有些痛,必須忍;有些關,必須闖。

☆改革,歸根到底是自我革命,是刀口向內、除弊布新,是壯士斷腕、換羽新生,是在聚合裂變中的重塑再造。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躍上蔥蘢四百旋

■解放軍報記者 武天敏

遵義,紅軍山烈士陵園,“突破烏江天險”浮雕。

2015年6月16日,習主席到遵義考察時,在這里駐足感嘆︰“當時要是過不去就危險了……”

“能不能過去?”這似乎是一個巨大的隱喻。雄關漫道,山重水復。人民軍隊走過的道路,恰如習主席在《之江新語》里引用過的一句詩︰“一山放出一山攔。”

改革強軍,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一招。那一年,統帥的心中醞釀著一張藍圖。

短短三年過去,人民軍隊發生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整體性、革命性變革。

一山飛峙大江邊,躍上蔥蘢四百旋。透視改革開放4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防和軍隊改革發展的進程,我們感悟到人民軍隊波浪式發展的脈動、螺旋式上升的軌跡、跨越式邁進的步伐。

新韜略•大手筆

潮起東方,舉世矚目。外電評價︰這是中國60年來最大一次軍事改革。

此輪軍改,一聲令下,運行了幾十年的總部制一夜之間走入歷史。15個軍委機關部門全新成立,正師級以上機構減少200多個,人員精簡三分之一。

軍委機關調整組建,是對人民軍隊戰略領導、戰略指揮、戰略管理體系的一次全新設計,是這輪改革中最具革命性的改革舉措。

2016年1月16日零時,一個劃時代的瞬間。沈陽、北京、蘭州、濟南、南京、廣州、成都,七大軍區停止行使指揮權。東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戰區開始運轉。

起床號和熄燈號,以往用來分隔日夜。如今,成了劃分一個時代的號角。

構建“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領導指揮體制,打破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和大陸軍體制,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成為這輪軍改刀鋒所向的第一手重棋。

兵者,國之大事。國防和軍隊改革,可以說是中國改革開放勇氣的寫照、力度的象征。

1978年5月,鄧小平就曾形象地指出︰“我們軍隊的狀況,還是1975年講的,就是三種狀況︰軟、懶、散;五個字︰腫、散、驕、奢、惰。”他語重心長地說︰“這麼龐大的指揮機構,指揮戰爭是要打敗仗的。”

國防和軍隊改革,從一開始就凸顯了刀口向內、除弊布新的勇毅和魄力。

上世紀80年代初,冷戰陰雲雷霆隱然在耳。1985年6月的一天,人民大會堂東大廳。鄧小平伸出一個指頭,驚動世界︰中國軍隊裁減員額100萬!

百萬大裁軍,有減法有加法,追求的是精兵、合成、高效的乘法。裁並各級機關重疊機構,鐵道兵和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成立陸軍航空兵部隊、海軍艦載機部隊、電子對抗部隊、預備役部隊;組建陸軍集團軍,實行新的軍銜制,部隊70余種職務由軍官改為士官擔任……人民軍隊在中國特色精兵之路上大步邁進。

“必須把提高戰斗力作為軍隊改革和建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作為檢驗各項工作的根本標準。”那次改革確定的路標,至今高高矗立,熠熠生輝。

新浪潮•大跨越

2017年4月27日,國防部例行記者會披露,陸軍18個集團軍番號撤銷,調整組建後的13個集團軍番號同時公布。

這次改革,陸軍佔全軍總員額比例下降到50%以下,這在我軍歷史上還是第一次。海軍陸戰隊、空軍空降兵軍以及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中的諸多新型作戰力量應運而生。人民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發生了歷史性的變化。

時間是可以觸摸的。審視重大歷史事件,離不開時間的沉澱。里程碑式的跨越,吸引我們回望革故鼎新的起航。

“虛胖子能打仗?”當年,鄧小平曾經這樣反問。他堅定地說︰“即使戰爭要爆發,我們也要消腫。腫,就是表現我們指導戰爭的能力不高。”他還指出,我軍過去“只講數量,不講質量。現在改變了,講質量,講真正的戰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頂用的”。

跨越歷史的棧橋,迎著時代的浪潮。40年來,國防和軍隊改革,經歷了一個“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過程,是承前啟後一脈相承的,是繼承中的發展,前進中的創新,順應了國際安全環境變化和世界新軍事變革的潮流。

世界歷史表明,每一次重大的軍事革命,都是先進者對于後進者的無情超越,帶來世界政治版圖的劇烈改變。

上世紀90年代,國際戰略格局發生重大變化。黨中央、中央軍委審時度勢,與時俱進,奮力推進中國特色軍事變革,提出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戰略目標。

新世紀新階段,黨中央、中央軍委繼續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推動人民軍隊又好又快發展。

1997年9月,在百萬大裁軍的基礎上,我軍裁減員額50萬;6年之後的2003年9月,再次裁減員額20萬……

滄海橫流,大浪淘沙。一種開新圖強的磅礡力量穿越歷史,在這支軍隊的骨子里萌發、生長。

新路徑•大棋局

物有甘苦,嘗之者識;道有夷險,履之者知。

大軍區體制的弊端,人盡皆知,但遲遲難以動大手術。早在上世紀80年代,我軍就開始了聯合作戰指揮體制的探索。20多年過去,“聯不起來”的問題依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

此次改革,一錘定音︰建立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和戰區聯合作戰指揮體制。“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立起人民軍隊新體制的“四梁八柱”。

如果說,領導指揮體制改革是“改棋盤”,那麼“脖子以下”的改革就是“動棋子”,而且同樣是全局性的動、大範圍的動。

改革,歸根到底是自我革命,是壯士斷腕,是換羽新生。

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重點在一個“深”字上。習主席曾這樣比喻全面深化改革︰“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軍改何嘗不是如此?

如果說,人民軍隊之前的歷次改革,更多是一種壓減規模體量的物理變化,那麼這次改革實質是一次由內到外的化學反應,是一次體系性的重塑重構重建。

我軍從根本上改變了長期以來陸戰型的力量結構,改變了國土防御型的兵力布勢,改變了重兵集團、以量取勝的制勝模式,邁出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的一大步。以戰略預警、遠海防衛、遠程打擊、戰略投送、信息支援等新型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聯合作戰力量體系正在形成。

改革之難,難在沖破傳統思維的禁錮,難在突破既得利益的羈絆。

此輪軍改,勢如破竹。政治工作、作戰訓練、聯勤保障、裝備管理、國防科技、國防動員、院校教育、條令法規、紀檢司法、審計監督、新聞出版、文藝團體……沒有一個領域不觸及,沒有一支部隊無變化。

此輪軍改,力度空前。全軍團以上建制單位機關減少1000多個,非戰斗機構現役員額壓減近一半,軍官數量減少30%;幾十支部隊移防部署,三天之內開拔;數百名將軍調整崗位,接到命令當天報到;無數熱血軍人離開繁華都市來到邊陲小城,告別父母妻兒走向陌生遠方。

有些痛,必須忍;有些關,必須闖。改革像一個始終在顛簸、搖撼的篩子,篩落附著在官兵身上的麻痹、疲沓和惰性,賦予他們軍人應有的警覺、血性和戰斗的本色。

新時代•大宏圖

2015年9月3日,中國北京,抗戰勝利日大閱兵。

習主席向世界宣布,中國裁減軍隊員額30萬。

至此,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已經裁軍200多萬!這相當于一個大國常備軍的總員額。

環視全球,這是一個變革圖強的時代。

如果有一雙天眼俯瞰神州,看營盤,看機場,看軍港,中國軍隊的變化或許波瀾不驚。然而,時間的分量,很多時候不是以長度來計算的。

時間,積攢著開新圖強的能量,也蘊含著歷史演進的邏輯。

——陸軍領導機構和火箭軍成立,嶄新的戰略支援部隊和中央軍委聯勤保障部隊亮相。部隊的新構成,意味著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加速發展、一體發展。

——戰區和軍區一字之差,性質卻是天壤之別。這次改革,把聯合作戰指揮的重心放在戰區,把部隊建設管理的重心放在軍兵種。戰區專司打仗、主營聯合,軍種以戰領建、抓建為戰。

——建立健全軍委、戰區兩級聯合作戰機構,構建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干高效的戰略戰役指揮體系,重塑了人民軍隊指揮架構,使人民軍隊聯合作戰指揮體制邁出了關鍵一步。

——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也不是單純的撤降並改,而是以結構功能優化牽引規模調整,推動部隊編成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方向發展。

恩格斯說︰“許多力量融合為一個總的力量,就造成一個新的力量。”

猶如碳原子重新排列組合可以讓石墨變成金剛石,這支軍隊也在聚合與裂變中重塑再造。我軍實現了政治生態重塑、組織形態重塑、力量體系重塑、作風形象重塑,體制和結構煥然一新,發展格局煥然一新,部隊面貌煥然一新。

漫山紅遍,層林盡染。人民軍隊曾經的許多“積重難返”,變成了如今的“善作善成”。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正召喚著我們披荊斬棘,奔向新的時代。

溫故知新,追根溯源。改革,是一次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的長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