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追”飛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立英 李建文 張雷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12 02:19

站在11月珠海的天空下,記者腦海中突然涌出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追”飛機?華盛頓宇航博物館大廳里,掛著一只風箏,上面寫著︰“人類最早的飛行器是風箏”。掙脫重力飛向天空,一直都是人類的夢想。誕生于兩千多年前古老東方的風箏,啟發現代人發明了載人飛行器——飛機。從追風箏到追飛機,穿越漫長歷史,我們一直在追逐。每一個“追”飛機的人,都有故事。這些故事,很多都與飛機有關,與空軍有關,與熱愛有關,與夢想有關。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航展上那些“追”飛機的人

■解放軍報記者 高立英 李建文 特約記者 張 雷

圖片提供︰劉應華、余紅春、徐小丹等 王社興、符馬林參與采訪,在此致謝。

珠海金灣上空,6架殲-10戰機噴出的彩煙瞬間開出一朵絢麗的花。此刻,飛3號位戰機的空軍飛行員沈元吉,正專注于為觀眾獻上一場完美的飛行表演。

天上開飛機的人並不知道,那一刻,地上有多少熱切的目光正緊緊追隨著飛機的每一個動作——

展區內的圍欄上,跨坐著一個穿“空軍藍”迷彩服的小男孩。迎著陽光,他正仰頭望天,透過墨鏡追逐飛機。

和他一起發出聲聲驚嘆的,還有航展現場從各地趕來的數萬名觀眾。他們用目光“追”飛機。

展區外公路邊的一個水泥台子上,頭戴奔尼帽的軍事發燒友徐小丹,正舉起相機鏡頭追逐著飛機每一個姿態的變化。

離他200米開外的航展地標性建築“炮樓”上,數以百計的航空攝影愛好者正“狩獵”天空。他們用鏡頭“追”飛機。

在航展的各個新聞直播現場,各路記者和航空表演解說嘉賓,在飛機勁舞藍天的每一個精彩時刻,為大家奉上專業的激情解說。他們用話筒“追”飛機。

展館里展台旁,來自航空工業設計、生產等領域的工作人員也在密切關注著自己造出的飛機。他們用專業“追”飛機。

站在11月珠海的天空下,記者腦海中突然涌出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追”飛機?

華盛頓宇航博物館大廳里,掛著一只風箏,上面寫著︰“人類最早的飛行器是風箏”。

掙脫重力飛向天空,一直都是人類的夢想。誕生于兩千多年前古老東方的風箏,啟發現代人發明了載人飛行器——飛機。

從追風箏到追飛機,穿越漫長歷史,我們一直在追逐。每一個“追”飛機的人,都有故事。這些故事,很多都與飛機有關,與空軍有關,與熱愛有關,與夢想有關。

天空足夠遼闊,可以容下每個夢想。

拍飛機的人

鏡頭里的大國之翼

珠海金灣上空戰機的轟鳴聲,就像為航空攝影愛好者們吹響的集結號。

這處被野草掩映、常人難以察覺的小水泥平台,就是發燒友徐小丹的“戰位”。雖然已經退役40多年,徐小丹仍然保留了在部隊的作風——早晨7點多,他就背著2個相機、3個鏡頭在這里架好裝備開始蹲守。

此時,距離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開始表演還有3個多小時。最佳的拍攝地點就那麼幾個,去晚了就再也“搶”不到了。

他腳下的這個“戰位”是自己踏勘多次後發現的。200米外,就是“炮樓”。

這里的拍攝效果比“炮樓”要好很多。“200米不長,但這就是專業與更專業之間的距離。”一個發燒友告訴記者。

年近70歲的徐小丹,人稱“叔”。雖然已經到了“廣場大叔”的年齡,但他的興趣卻一直在拍飛機上。在國內航空攝影愛好者的“圈里”,徐小丹很有名氣。2006年,他曾應航展主辦方的邀請,在航展中心舉辦了中國航展歷史上首次個人攝影展。

徐小丹告訴記者,他從十幾歲開始“追”飛機,已經“追”了幾十年。“上小學五年級時,在學校一次航模比賽上,我得了冠軍,從那時開啟了對飛機的興趣。”

如今走過十幾個國家、拍過世界各大航展的徐小丹建立了一個飛機數據庫,里面的飛機品種不斷增加。不過,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的飛機始終是他的最愛。

這是一個對八一飛行表演隊忠誠度極高的“粉絲”——20年來,從第二屆航展到第十二屆航展,只要八一飛行表演隊來珠海,他場場都要追過來拍攝。八一飛行表演隊出國到莫斯科航展、馬來西亞蘭卡威航展、迪拜航展亮相,他也必定“追”出去,場場不落。

“他們一直在進步,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他說,“飛行員們把殲-10飛出了新水平。一旦表演開始,精彩的表現、順暢的銜接,幾乎不會給拍攝者放下照相機的機會。”

在駭人心魄的發動機轟鳴聲和人群的驚呼聲中,殲-20飛行表演開始了。

在許多舉起鏡頭的攝影師中,一個穿空軍迷彩作訓服的身影格外投入,他一次次按下快門,將殲-20編隊的英姿定格。

20年前,在這里,空軍攝影家劉應華記錄下了殲轟-7“飛豹”戰機的首次亮相;10年前,在這里,他用鏡頭定格了殲-10戰機第一次飛臨珠海上空的畫面;2年前,也是在這里,他拍下了殲-20戰機橫空出世和現場群眾高呼“中國空軍萬歲”那激動人心的一刻。

攝影,是可以與歲月抗衡的武器,也是劉應華“戰斗”的方式。按下快門的一個個瞬間,他也把中國空軍轉型發展的歷程記錄在鏡頭里。

“雖然經常拍空軍的飛機,但航展飛行表演現場觀眾的吶喊聲、歡呼聲總會讓我激情難抑、熱血沸騰!”劉應華說,“這讓我覺得,我們空軍的戰鷹不再是冰冷的兵器,而是為人民守衛和平的大國之翼。”

開飛機的人

講述雲端的戰斗故事

20多年來,珠海金灣的上空,曾經飛過俄羅斯的“勇士”和“雨燕”、美國的“紅鷹”、法國的“巡邏兵”、阿聯酋的“騎士”、巴基斯坦的“雄獅”……外國飛行員的精彩表現曾給觀眾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這一次,在萬眾矚目下,空軍試飛員駕駛殲-10B推力矢量驗證機在航展開幕式上完成超機動動作時,航展中心沸騰了!

殲-10B推力矢量驗證機超機動,讓中國軍迷們“超激動”。一名網友說,再也不用“看人家的飛機、追人家的飛行員”了,今天我們“看自己的飛機、追咱們的飛行員”。

“眼鏡蛇機動”對空軍試飛員來說,並不算太復雜、太危險。在試飛員們的經歷中,絕大多數飛行任務,都比這次飛行展示更危險,也沒有除工作人員之外的任何觀眾。試飛員們習慣了獨自在空中歷險,習慣了默默無聞。

與試飛員們的工作不同,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是國家“空中儀仗隊”,飛行員們已經把對外展示空軍形象作為自己工作中的重要部分。

“飛行的感覺真的很好!”八一飛行表演隊飛行員沈元吉說。2017年,剛剛30歲的他掀開了飛行生涯新篇章︰從空軍戰斗部隊被選拔到表演隊,第一次公開飛行表演,第一次出國飛行表演,第一次參加中國航展……

進入八一飛行表演隊後,沈元吉首次執行的任務就是出國參加飛行表演。家中的親友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他,都第一時間截圖發到朋友群里,榮耀和自豪無以言表。

這次航展,沈元吉參加了中國空軍舉辦的“八一”和“紅鷹”共舞航展記者見面會。

面對眾多媒體一次次發問,沈元吉一點也不緊張,自信滿滿。“這次開幕式,給央視新媒體解說八一飛行表演隊飛行動作的,就是我。一會兒,還要給一些直播航展的媒體指導導播。”

當八一飛行表演隊的戰鷹編隊轟鳴而至時,解說台上的玻璃杯、飲料瓶,甚至汽車的警報器,都被震得嗡嗡亂響。

航展中心觀眾量達到最大負荷之際,一般是八一飛行表演隊表演之時。無數的觀眾總會預先雲集到跑道旁,或聞聲蜂擁到表演場。萬眾如潮“追”飛機的場面,足以令人為之咋舌。

就如同體育賽事離不開激情四射的解說員,航空表演作為航展的靈魂內容,解說不可或缺。

在臨時搭起的解說台前,原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副隊長張信民也正在接受媒體記者的采訪。

2005年,特級飛行員張信民達到最高飛行年齡停飛了。他選擇以另一種方式留在藍天——拿起話筒,為觀眾講解飛行表演、科普航空知識。“快速的即興跟進解說,不僅要對飛行動作、飛機性能、編隊做簡單介紹,還要講解飛機的結構、材料、工藝等,既要通俗又要富有感染力。”

每當仰望藍天,看著戰斗機編隊飛過,這名老飛行員的心,還會跟著一起飛翔。

“飛行表演有結束的時候,中國空軍飛行員的忠誠、勇敢和智慧,卻會永遠留在珠海的天空。”張信民說。

造飛機的人

一起向前向遠方

“殲-20未來有沒有可能用上矢量發動機?”

“你怎麼知道沒有用上呢?”

航展開幕式上,以新涂裝、新編隊、新姿態驚艷亮相的殲-20三機編隊和殲-10B推力矢量驗證機過失速表演,成為帶給觀眾的最大“彩蛋”。

在隨後空軍召開的記者見面會上,殲-20總設計師楊偉院士與記者的一問一答,更是引爆互聯網,帶給人們無限遐想。

10年前,類似的情形也曾在運-20總設計師唐長紅身上發生過。

在第七屆航展上,當唐長紅從號稱“空中巨無霸”的A380飛機上走下來時,各路記者圍了上來,扔出“刁鑽”問題。

唐長紅回答︰“我們看到了世界水平。但我相信,中國的大飛機也能做到世界水平,我們正在為實現中國驕傲而不懈努力。”

一時間,輿論嘩然,熱議伴隨著質疑。

“大飛機是新中國幾代人的夢,再難也要做!”也許就是在那時,也許更早,先後主持和參加過“飛豹”、運7-200A等型號飛機研制的唐長紅,已經帶領他的團隊開始了運-20的研制工作。

不知多少個日子默默過去,唐長紅和團隊用無數枯燥的圖紙、程序、試驗、報告和方案組合成夢想的翅膀,把運-20送上了藍天。

“這份工作其實很酷,即使外人不知道。”楊偉說。讓楊偉最欣慰的,不是“粉絲”的追捧和點贊,而是以殲-20、運-20為代表的“國之重器”已闊步進入“20”時代,中國空軍戰略轉型開啟“加速跑”。

早在中學時代,“學霸”楊偉就和當時的許多男孩一樣,夢想能成為空軍飛行員,開著戰機翱翔藍天。然而,在參加空軍招飛體檢時,楊偉因視力問題與飛行員失之交臂。

開不成飛機,那就造飛機。從40年前被西北工業大學航空系錄取的那一天起,楊偉就和飛機緊緊系在了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航展開幕式當天,出現在記者見面會上的楊偉、唐長紅這兩位總師,曾是一個宿舍的上下鋪。他們都來自被稱為“史上最牛航空班”的西北工業大學78屆航空系5381班。

如今,5381班34個來自天南地北的年輕人,大多成長為中國航空界的杰出人才,其中不乏殲-10、殲-15、殲-20、殲轟-7、運-20等型號戰機的總設計師、副總設計師。在空軍部隊,也有一個他們的同班同學,干的同樣是航空裝備研制論證的工作。

有網友留言盛贊︰一個班撐起了大國一片天!

如果說,在他們那個年代,航空報國是一代航空人的精神底色,那麼現在的年輕人還有沒有“追”飛機的興趣呢?

殲-20研制團隊成員的平均年齡,只有33.2歲。現在,“80後”成為佔據飛機設計、制造、試飛、保障等領域的重要力量。

就在航展開幕前不久,西北工業大學迎來了建校80周年校慶。校慶晚會上,楊偉、唐長紅以及殲-15副總設計師趙霞三個同班同學一起登台,深情朗誦了詩歌《致遠方》。

在航空人眼中,遠方是什麼?

遠方是更先進的飛機,是戰鷹家族的不老傳說。

與時代同行,與使命同行,與理想同行。

航空人和中國空軍一起在路上,向前,向遠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