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辛平︰改革開放40年,偉大的變革,壯麗的征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解辛平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2-14 06:34

(四)

一個微信公眾號征集“萬萬沒想到的那些事兒”,結果應者雲集。變化之巨、範圍之廣、力度之大、影響之深,讓無數人感慨不已。而且,最讓群眾自豪的是“這些事竟然是我們做成的”。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在著作《中國簡史》中說,中國的現代化道路“具有她自身的內在性和動力源”。國內外學者越來越達成這樣的共識︰這個內在性的“動力源”,正是億萬人民群眾的歷史自覺。

歷史學家曾言,一個國家只有具備了從國內汲取力量的能力,才能強大。40年前,改革開放初啟之時,正值“戊戌變法”80周年。那場中國近代史上的著名改革,僅持續了百余日就宣告失敗。

一位作家曾說,“近代史上有過多次革新革命,多是少數精英、先覺者所為,廣大群眾成為看客”。魯迅先生也說過︰“多數的力量是偉大的、要緊的,有志于改革者倘不深知民眾的心,設法利導,改進,則無論怎樣的高文宏議,浪漫古典,都和他們無干。”

然而,歷史也公正地記錄著,就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幕那一年,安徽鳳陽小崗生產隊一座破舊的土屋里,衣衫襤褸的18戶農民在一張皺巴巴的草紙上,共同摁下了“分田到戶”的紅手印。

那個夜晚,歷史的門扉被驟然叩響︰中國最高層的政治家與最基層的農民們,共同翻開了風起雲涌的社會大變革的新篇章。

德國學者雅斯貝爾斯曾說,“把歷史變為我們自己的,我們遂從歷史進入永恆”。有人說,中國的改革如同一個函數,因變量是政治精英的思想決策,自變量是每個人創造能力的釋放。

歷史的燈盞閃耀在歷史自覺者心里,時代的火炬高擎在時代引領者手中。中國人民對改革開放的參與、擁護和追隨,從改革開放中體悟到的獲得感和成就感,就蘊藏在中國共產黨新時代領袖這句樸實直白的承諾中︰“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

改革開放,是億萬人民的事業,也是全軍官兵的事業。當年,黨中央決策建立深圳特區。來自全國各地2萬余名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如拓荒牛一樣,在貧瘠的大地上開墾出了“美麗的春天”。

今年10月,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向世界宣告︰武警黃金、森林、水電和公安消防部隊已完成移交。展望神州大地,道橋涵隧、高峽平湖、萬頃綠洲,無不銘刻著人民子弟兵40年來積極投身改革開放,為祖國建設添磚加瓦的歷史功績。

“我們要想躋身一個歷史大事件,不是策劃出來的,而是遇見。”前不久,《解放軍報》刊發了海軍首支艦載航空兵部隊參謀長徐英寫給妻子、孩子和戰友的3封信。

在寫給妻子的信中,他回味著幸福︰“我們是為一項開創性的事業而奮斗,我們的生活充滿意義。”

在寫給18年後女兒的信中,他洋溢著自豪︰“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中國的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經濟總量位居世界第二位。有了這樣的發展,爸爸才能夠有機會從事現在這項神聖的事業。”

在寫給未來戰友的信中,他暢想著明天︰“那時,艦載航空兵可能會擁有更新型的戰機。你們擁有這樣的機會,駕駛這樣的戰機,是幸運的。”

“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我們這個時代,有大江大河的氣象,也有一枝一葉的生長。一個人選擇了什麼樣的道路,就選擇了什麼樣的人生;一個國家選擇了什麼樣的道路,就選擇了什麼樣的國運;一支軍隊選擇了什麼樣的道路,就選擇了什麼樣的未來。

(五)

“殺出一條血路來!”

改革開放初期,積弊沉重,難題叢生。鄧小平,這位當年率領千軍萬馬突破重圍挺進大別山的軍事統帥,說出了這句雷霆萬鈞的名言。

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一場深刻改變國家命運和走向的變革,從來都不是歌舞升平的田園牧歌,而是異常艱難的背水一戰。

“現在我們干的是中國幾千年來從未干過的事。”巨人之聲,言猶在耳,新一輪改革大潮已經洶涌澎湃。“攻堅期”“深水區”“闖關奪隘”“爬坡過坎”……奮斗的征程上,既有看得見的“雪山草地”,也有看不見的“刀山火海”。如果說,40年改革開放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跡,那麼也毋庸諱言,改革越向前推進,觸及的矛盾就越深,踫到的難題就越大。

“勝利不會向我走來,我必須自己走向勝利。”美國詩人穆爾的這句話,常被習主席提及和引用。深化改革,重點在一個“深”字上。習主席曾這樣比喻全面深化改革︰“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國防和軍隊改革,何嘗不是如此?回望改革開放之初的百萬大裁軍,每4個人中就有1個要走,那是何其艱難!當前這一輪國防和軍隊改革,被外媒稱為“中共幾十年來對軍隊所作的最大規模、最具變革性的調整”,無論從力度、深度、廣度上,都出乎國內外的意料。但不會出人意料的是,大變革一定會觸及深層利益,“皆大歡喜”基本不可能。

在遠離戰爭的年代,人們的確容易對軍事改革的緊迫性缺乏足夠重視,改革的阻力也往往大于改革的動力。而一旦當戰爭出來說話,一切私利都將沉默。

軍事變革的成本和風險,只有在和平時期完成才是最低的。改革的“時間窗口”不會永久地敞開,緊緊抓住戰略契機,拿出舍我其誰的擔當精神、蹄疾步穩的務實作風,才能跟上世界軍事變革的步伐。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有一篇文章說,世界上有群“最勤奮的人”,在短短幾十年間,把一個落後的中國變成經濟總量世界第二,他們就是中國的“50後”“60後”。如今,這群“最勤奮的人”已經老了。文章最後問︰“中國還有這麼勤奮的人嗎?”

這個問題,拋向了握著歷史接力棒的我們這一代人。無疑,今天的改革承載著種種躲不開、繞不過的新命題。從思想觀念的破冰、利益藩籬的跨越,到體制機制的重塑,在今天改革的“問題清單”上,我們面臨的挑戰和考驗,一點兒也不比上一代人少。

“一個時代的人們不是擔起屬于他們時代的變革的重負,便是在它的壓力之下死于荒野。”志行萬里者,不中道而輟足。我們唯有擔起這個重擔,才能駛過這一條機遇不斷涌現、問題層出不窮、傳統的痼疾和變革的痛楚疊加交織的航道。

“殺出一條血路來!”這是中國人民的民族精神,也是中國軍隊的改革信仰。用一位詩人的話說,我們的光熱“是烈火、是火山、是太陽”,我們的行進“是奔湍,是彈丸,是驚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