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與重塑,那“謎一樣的東方精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魏 兵 李士昌 羅孝平責任編輯︰楊帆
2018-12-24 23:23

傳承與重塑,那“謎一樣的東方精神”

——從北部戰區陸軍某特種作戰旅看戰斗精神培育新時代課題

■魏 兵 李士昌 羅孝平

話題•和平的重量

● 太平歲月改寫著價值維度的“元素周期表”,也悄然隱去了戰斗精神培育的“靶心”

● “生死置之度外”並非源于“聞戰則喜”的亢奮,而是來自對和平陽光的無比珍視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特戰一營教導員張鵬從未想過,我軍最負盛名的戰斗精神口號,會遇到一個“異次元”問題——

“你最難以忍受的事是什麼?”一次隨機教育,他組織官兵們談一談。兵齡7、8年的戰士難忘“背著5支槍爬了4趟12米橫索”;兵齡3、4年的戰士坦言是“20公里武裝越野”;而兵齡1年的戰士回答卻是︰“手機不讓隨便用”……

“當年輕戰士的苦與樂,都和你不在同一個坐標系里,戰斗精神培育已不再是‘三點成一線’的簡單瞄準射擊。”張鵬說。

發生“位移”的何止是苦樂觀呢?“有多少年輕人在慨嘆自己‘25歲就死了,只是到75歲才埋葬’。有多少青春以‘我做主’的名義揮霍金錢、揮霍時間甚至揮霍生命……”作戰支援營教導員任永利接過話茬。

太平歲月改寫著價值維度的“元素周期表”,也悄然隱去了戰斗精神培育的“靶心”。

我們真的有資格揮霍嗎?

特戰六連五小隊副小隊長郭浩飛回憶起維和的日子︰一名戰友執行任務出發前,家里傳來消息,妻子剛進產房……

執勤一路險象環生,最糟糕時,武裝分子把他們團團包圍,雙方劍拔弩張,生死一線間……安全返抵營區後,這名戰友看到家人通過網絡傳來的新生兒子的照片,熱淚一下就沖出眼眶。

“其實,我流淚是對老婆孩子心懷愧疚,也是為他娘倆感到幸福。在這兒咱們親眼瞧見了,多少媽媽沒能等到自己的孩子呱呱墜地,多少孩子沒能等到開口叫‘媽媽’的那天?”一天晚上,戰友袒露心扉,郭浩飛思緒萬千。

“戰亂中的生命,脆弱得像鐮刀割草一樣,手一揮,一片就沒了。一次沖突爆發,一個村子甚至一個部落都沒了。我們還可以聊選擇、聊青春,他們呢?”

歸國後休假回家,孟浩飛最強烈的感覺是媽媽做的飯真香,媽媽的笑容是那麼溫暖。

泰戈爾說,“謝謝火焰給你光明,但是不要忘了那執燈的人,他是堅忍地站在黑暗當中呢。”當我們對和平陽光已經習以為常的時候,可曾想過︰今天的安寧生活究竟是怎麼來的?

長征,僅雅克夏雪山至黑水途中,就有近萬名紅軍戰士倒下,“他們的墳包很快就被雪掩埋了”。在茫茫草地上,紅軍成建制犧牲是屢見不鮮的事情,“靜靜地長眠于此的戰士成片成堆”。

據權威統計,全長3176公里的川藏公路,修築時“每前進1公里就有1名戰士倒下”;駐防在海拔4500米以上高原地區的那曲軍分區,組建50多年來有804名烈士犧牲,平均每個月至少有1人……

“你們的身體還掙扎著想要回返,而無名的野花已在頭上開滿。”和平的美好,是無數戰士用血肉和生命換來的,我們真的沒有揮霍它的權力。

郭浩飛說,“為了更多的孩子和媽媽,如果再上維和前線,如果真要打仗,我都義無反顧。”

年輕的官兵身上都潛藏著戰斗精神的種子,需要我們去發現和培養。只要我們懂得,“生死置之度外”並非源于“聞戰則喜”的亢奮,而是來自對和平陽光的無比珍視。

話題•戰爭的嬗變

● 凝視“後天的戰爭”,才能辨別“思想河床”上沉積的新與舊

● 不輕言“必勝”、不輕言“定律”,是戰斗精神最基本的理性

“機器人面對槍林彈雨也毫不畏懼,執行命令更是不死不休,如果戰場上和這樣的‘終結者’較量,我們的戰斗精神優勢在哪?”

特戰三連的一間排房里,代職副連長、清華大學哲學博士呂少德的一句提問,像是扔下了一顆手雷,“炸”得戰士們半晌沒說話。

新型作戰力量的戰斗精神是否也應該是“新型的”?“智能化”戰爭時代軍人還需要戰斗精神嗎?討論越來越深入,博士和戰士都陷入沉思……

凝視“後天的戰爭”,才能辨別“思想河床”上沉積的新與舊。

戰爭形態的演變必然呼喚戰斗精神的重塑。廣義的軍事變革,既是充分挖掘信息、智能、隱形、無人等新興技術對戰斗力增長貢獻率的過程,更是以新的戰斗精神對新型武器裝備進行“二次賦值”的過程。

從這個意義上說,戰斗精神培育,不僅推動現代戰爭制勝機理的“物化”,更是加快現代戰爭制勝機理的“人化”。

一次國際軍情學習,官兵們驚訝地發現——

美國陸軍決定設置多種形式的近距離搏斗課目,訓練軍人即興使用手頭上的任何武器,包括木頭和石塊……被高科技“武裝到了牙齒”的美軍為什麼掄起了“板磚”?

軍事學者指出︰在復雜的戰爭中,眾多的制勝因素是同時起作用的,表現為一種規律的“群作用”和“場效應”。由于某一因素的實際作用或突出作用,引起戰爭中某一節點的驟變,進而鎖定或扭轉戰局,最終表現出某種概率和彈性。

一次戰史戰例研究,官兵們清醒地看到——

解放戰爭中,華野第十兵團克福州、奪廈門,勢如破竹,卻在孤島金門“由于主觀指導上對渡海作戰的特點和困難估計不足,組織戰斗不嚴密,致使登島部隊9000余人,苦戰三晝夜,彈盡糧絕,一部壯烈犧牲,一部被俘。”這是解放戰爭中我軍罕有的一次嚴重損失,教訓深刻。

一名指揮員想得更深︰戰爭的進程和結局就是這樣一種既確定又不確定的過程。那種“強必勝”“弱必敗”“正義必勝”“非正義必敗”的說法,不能簡單地作為現代科學意義上的戰爭制勝規律。任何線性的或絕對的描述來概括制勝機理,都是不準確的。

戰斗精神的重塑,是讓我們的頭腦豐富起來,而不是走向簡單化。不輕言“必勝”、不輕言“定律”,是戰斗精神最基本的理性。

在外軍特戰訓練營拼死創下訓練紀錄、被授予北約特種部隊榮譽勛章的一等功臣吳海燕,曾被外軍教官將活青蛙塞進口中,咽下去還能感覺到青蛙在胸腔中撲騰;曾被關在沒及脖子的水牢中4個小時,骨頭似乎都已經凍酥……

特種兵的訓練是殘酷的,特種兵的戰場更加殘酷,然而最殘酷的是,你正準備舍死一拼,戰斗已經結束——

一次上級組織偵察比武,以復雜電磁環境為背景,信息化裝備的操作使用佔了所有比武課目的一大半。吳海燕闖過重重難關,卻在“敵”強電磁干擾下未能及時傳回情報。最後,總評成績僅排在第11名。

殘酷的事實,讓場上的特種兵們“驚醒”︰單純靠“一桿槍、一根繩、一把刀”在戰場爭雄的時代結束了!

只有引導官兵把戰斗精神轉換為發現未來戰爭“秘密”的探索精神,只有創造環境機制讓官兵全身心投入到思戰、研戰、能戰的努力中,戰斗精神才會進一步落地生根。

話題•文化的自信

● 革命軍人擁有了一種對時代、民族、個人的文化命運感,才能直面戰場的殘酷與冰冷

●傳承紅色基因、重塑戰斗精神,不是“灰燼的守護”,而是“火焰的傳遞”

“外軍進入維和任務區,連續3個月只吃單兵自熱食品,我們的官兵能堅持下來嗎?”

“模擬戰場遇襲,我們大多是扔幾個發煙罐,外軍卻用真實炸藥在營區進行‘可控性爆炸’,對戰術技能、戰斗精神的錘煉有不錯效果。是否值得我們反思?”

執行維和任務歸來,旅政委章海軍坦言,多國軍隊匯集的維和營區,是一個無聲的擂台,也是一個多稜的鏡鑒——

“天天听著槍炮聲,讓人不能不思考,我們的戰斗精神培育應該堅守什麼、改進什麼,面臨的考驗又是什麼?”

基辛格曾驚訝于︰朝鮮戰場上中國軍隊缺乏後勤保障、空中保障,裝備是如此之差,為啥沒有“打輸”?習主席告訴他︰“我們靠的是一種革命的戰斗精神,我們的戰士是不怕你們的,無論拿什麼武器,都敢與你們較量。”

從根本上說,崇高的信仰,堅定的信念,是革命軍人的文化自信,是我軍戰斗精神的根基所在。革命軍人擁有了一種對時代、國家、人民的文化命運感,才能直面戰場的殘酷與冰冷。

委內瑞拉“獵人學校”的蛙人訓練,要求參訓隊員在規定時間內在限定海域設置爆炸裝置,期間任何一名隊員浮出水面,就意味著任務失敗。

當9 名中國隊員剛剛潛到 20 米深度,教官突然發難,接連拔掉3 名隊員的水下呼吸器,扔向海底。

危急時刻,隊長劉曉東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呼吸器塞進戰友口中,大家你一口,我一口,9 名隊員共用 6 個呼吸器,以高度的信任和密切的配合,終于躲過了“敵人”搜索,成功安裝了水下爆炸裝置。

考驗接踵而來︰海中游泳 15000米、連續劃舟 12 小時進行滲透行動……

連續一晝夜的水中作業,胳膊、腋窩、膝蓋都被潛水服磨破,近乎暈厥的隊員們又被教官要求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浸泡 3 小時進行抗寒訓練。

一支外軍代表隊無法忍受,提出抗議。而劉曉東和戰友們則在水下緊緊抱作一團,齊聲唱著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

歌聲並不嘹亮,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些疑惑的目光里,中國隊員一直堅持到了最後。擔任裁判的美軍海豹突擊隊軍官,專門提出為中國軍人申報“最佳集體斗志獎”。

文化自信不是沉湎于以往的故事,而是要在前人的基礎上創出更大的自信。正如列寧所言︰“仿佛是向舊東西的回復,但它實質上是和舊東西根本不同,是更高級的東西。”傳承紅色基因、重塑戰斗精神,不是“灰燼的守護”,而是“火焰的傳遞”。

一次跳傘,武裝偵察連連長吳志輝的傘繩和操縱帶纏在了一起,帶著他打著轉,以每秒40、50米的速度急墜。

“倘若不是備份傘掛到了電線上,他這條命是撿不回來的……”然而誰都沒想到,死里逃生後,吳志輝隨即又登上飛機,繼續訓練。

“當時並不是想做什麼驚人之舉。”說到這,吳志輝頓了頓,“在我們連隊的榮譽室里,一直珍藏著11封血書,那是連隊先輩在戰場上請戰時寫下的。古來征戰幾人回,這道理誰都懂,為什麼他們義無反顧?這11封血書是我們培育戰斗精神的鏡子,出征前來讀一讀,有困惑來讀一讀,每一次都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吳志輝說,“當我再次跳出機艙,降落傘完全張開的那一刻,我感覺我又得到了重生。”

赫爾曼•黑塞說,這世間有一種使我們一再驚奇而且使我們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遙遠、最陌生的地方發現一個故鄉,並對那些似乎極隱秘和最難接近的東西產生熱愛。那就是,靈魂的故鄉。

這麼一股斗志,這麼一種與眾不同的靈魂、風骨、血性和情懷,永遠是人民軍隊戰勝一切敵人的自信與能量。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