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在戰位 肩扛使命,七尺之軀已許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沙凌雲 劉亞迅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2-06 02:14

當時間的指針指向春節,當《啥是佩奇》視頻短片喚起人們對于團圓和親情的期盼,回家的念頭,不可抑制地涌上心頭。是啊,濃濃新春,暖暖親情,誰不想與家人吃一頓熱騰騰的團圓飯,誰不想跟親人一起嘮嘮軍營里的那些事兒……

雖然“返鄉是思鄉的解藥”,但于軍人而言,“七尺之軀,已許國”。不能回家,是因為軍人的肩上扛著守衛祖國萬里河山的使命,是因為軍人的腳步連著身後千家萬戶的燈火璀璨。

萬里碧空的九天國門,藍天衛士展翅翱翔,一飛沖天;空氣稀薄的雪域高原,邊防軍人爬冰臥雪,晝夜巡邏;波濤萬頃的藍色國土,海軍官兵駕鯨蹈海,劈波斬浪……當你從他們的眼楮里讀到堅毅與勇敢,也就讀懂了軍人的奉獻與崇高。

在這個團圓時刻,讓我們向軍人無私的堅守致敬!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頭盔伴枕,讓戰鷹隨時翱翔

■沙凌雲 解放軍報記者 劉亞迅

●地理方位︰東

●觀察點位︰海軍航空兵某機場

大年初一一大早,東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旅外場戰斗值班室,堅守一線的官兵正為隨時可能到來的戰斗起飛準備著。

機場上,一排排戰鷹整齊排列。機械師、軍械師、通導師……一個個戰鷹“守護者”嚴陣以待。無論平時還是節日,確保每一架戰鷹處于最佳狀態,就是他們堅守戰位的職責。

走進戰斗值班室,數十張由該旅戰機拍攝取證的清晰圖片,有序地排列在牆上,見證著他們捍衛領海領空、維護國家主權的使命與擔當。

會議室內,3天前剛剛執行支援掩護任務歸來的飛行員施連軍,正和戰友討論執行任務中的體會。他的身上穿著綠色抗荷服,腰間掛著傘刀和手槍。

“擔負戰斗值班,必須24小時‘全副武裝’,就連上廁所也要把飛行頭盔提在手上。”當日指揮員、旅長陳剛介紹說,現代戰爭分秒必爭,為確保第一時間駕機升空,值班飛行員必須時刻處于臨戰狀態。

只要戰斗轉進的鈴聲一響,飛行員必須立即在戰機座艙就位待命。和衣而睡、頭盔伴枕、枕戈待旦,已成為飛行員值班的常態。

“對我們來說,戰斗隨時可能在下一秒打響。”施連軍說,“守衛領空海疆,不能沒有上膛的子彈。面對不期而至的‘豺狼’,海空‘雄鷹’就是祖國手中時刻听令出擊的‘獵槍’。”

說話間,急促的戰斗警報驟然響起,值班人員迅速奔向各自戰位。機場上,數架戰鷹整裝待發,空勤、地勤人員各就各位……

機場跑道盡頭之外,官兵們用石子拼起來的鮮紅大字清晰可見——“請祖國放心!”

雲端賀歲,用鐵腳丈量雄關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晏 良 解放軍報記者 郭豐寬

●地理方位︰西

●觀察點位︰雪域高原某冰川

大年初一,記者加入西藏軍區崗巴“高原戍邊模範營”巡邏隊,與這群離天最近的忠勇男兒一起為祖國賀歲迎春。

冰雨剛把夜幕“洗白”,該營巡邏隊官兵破曉出征。排長張宇特意拿出一捆安全繩。此行一路艱險,必須帶齊裝具,以備不時之需。

官兵從海拔4900米的山腰處徒步行進。此時,氣溫低至-20℃,落雪結冰,張宇在前方探路,帶隊翻過一處達阪坡後,組織點名。他說︰“這里海拔高,氧氣稀薄,為避免不測情況發生,我們隨時進行人員清點。”

隊伍行至冰川腳下,眼前是一片陡坡,張宇將繩子系在每名官兵腰間。大家一個接一個跟上,腰間的長繩將所有人的身體連在一起,也把每一顆心“系”在一起。

“巡邏路上,這條繩子能救命。”孟建--講起多年前的一次難忘經歷。那是一個嚴冬,孟建--和戰友巡邏至一處冰谷,他一腳踩空,掉進冰窟窿。戰友們脫下外衣,一件接一件系成“長繩”,幫助他脫離險境。“巡邏雖然艱險,但只要身邊有戰友,再難的山都能翻過去。”孟建--說。

翻過陡坡,冰湖橫亙眼前。雪花漫天飛舞,張宇下令原地休息待命,自己帶領2名戰友上前探路。10多分鐘後,傳來張宇的指令︰“大家跟上,盡量貼著冰湖岸邊走。”

抵達點位,展開五星紅旗,張宇和戰士們莊嚴敬禮︰“這里的每一寸雪峰都是祖國的土地,我們巡邏在這里,就是守望萬家燈火、守護人民平安。”

枕戈待旦,胸中裝著兩片海

■陳潤楚 肖炬鵬 解放軍報記者 陳國全

●地理方位︰南

●觀察點位︰西沙中建島

2月5日,大年初一,晨霞剛剛躍出海面。西沙中建島守備隊營區內警報聲驟然響起,一場反破襲戰斗演練隨即打響。

教導員劉傳文早已全副武裝。站在軍械庫前。他不時低頭看著手表,集結過程中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對戰斗力的拷問。

中建島守島官兵早已習慣這種隨機的緊急拉動,越是節日,戰備之弦越要繃得緊,用官兵的話說就是,“睡覺都要睜只眼,摸黑也要上戰位”。

中建島官兵常說︰“沒有七分英雄膽,休上中建白沙灘。”這里地處西沙前沿,官兵常年在高強度的戰備訓練中錘煉本領,人人枕戈待旦、蓄勢待發,以臨戰姿態備戰。

雷達值班室內,雷達分隊隊長張孝偉訓練結束後連裝具都沒換下,便趕過來診斷雷達故障。戰友們說,張孝偉的胸中裝著兩片海︰一片是看得見的海,就在信號台窗外,無邊無際的波濤日夜拍打著岸灘;另一片是看不見的海,由一道道正弦波構成的信號之“海”……

張孝偉反復核準幾個測量參數,很快找出“病灶”。他疾步奔上平台開始維修,一干就是半個多小時。回到宿舍,張孝偉打開手機和家人視頻連線。網絡那頭,妻子眼中滿是關切……張孝偉告訴記者,萬家團圓的新春佳節,是島上戰備最緊張的時刻。這段日子,他和戰友都幾乎懷抱著鋼槍入睡。

哨樓守歲,戰士警惕如鷹睨

■徐 鵬 解放軍報記者 康子湛

●地理方位︰北

●觀察點位︰內蒙古錫林郭勒

大年三十傍晚時分,錫林郭勒草原冰封雪裹,記者迎風碾雪趕往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五連某執勤點。繞過一片陡峭岩壁,記者看到,山巔哨樓仿佛懸空而建。

哨樓門口一副大紅春聯格外醒目︰“為守新春千家好,願作邊關一顆星。”哨長文泉說︰“這副春聯是哨所戰士張衡寫的,上午我還用他寫的‘福’字掃出一個‘敬業福’。”

室外滴水成冰,室內溫暖怡人。征得哨長同意,記者沿“之”字形樓梯爬上哨樓觀察室,兩名全副武裝的哨兵正密切注視著遠方,觀察邊情。

從觀察室向外眺望,邊境線在白雪映照下一覽無余。值班員尹自偉拿起一塊絨布,在面前的鐵盒中蘸了些白色晶體輕拭窗戶。他壓低聲音說︰“室內外溫差近40℃,玻璃容易結霜,每半小時就要用鹽擦一次,以免影響觀察。”

正在另一方向用望遠鏡觀察的戰士張志,突然做出一個手勢。尹自偉立即上前,仔細觀察辨認幾秒後,通過手持機報出一串數字。不久,手持機接收到一組信息……記者順著哨兵的目光望去,一個“光點”正在邊境線上緩慢移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空氣中凝結著緊張氣息。這時,攝像頭旁的擴音器突然響起︰“這里是旅作戰值班室,根據你處報告,經連隊前出檢查,確認不明燈光為牧民駕駛車輛夜間迷路誤入巡邏路,已引導駛離。節日執勤辛苦了,繼續保持警惕。”

“明白!”兩名哨兵迅速轉向攝像頭,敬了一個軍禮。尹自偉告訴記者,有了信息化助力,哨所實現“入網並線”,如今執行觀察執勤任務,哨兵已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