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河尾灘邊防連︰"5418",總有你溫暖的注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辛士紅 發布︰2019-02-18 02:06:1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自古邊關多艱險,平生蹤跡勇士心。我們禮贊邊防軍人,因為戍邊事業,是一個國家必須有人去做,但大多數人不必去做的事業。每一個站在“大多數”方陣的人們,沒有理由不向邊防軍人致以祝福和敬意。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邊關,奉獻是日常生活

■辛士紅

所謂邊關,總是離家很遠很遠。

“國必有邊,邊必設防。”在共和國的版圖上,無論用多麼美好的字眼贊美山河和草木,總有一些最高寒的山峰、最偏遠的疆域、最危險的崗位,成為軍人的枕戈待旦之地。

年關,邊關。邊關,年關。我們關注邊關,因為那里不僅有雪山峭壁、滄海孤礁,有大漠孤煙、馬蹄聲碎,更有那些遠離“花前月下、輕歌曼舞”,常年“爬冰臥雪、風餐露宿”的邊防戰友。

在這萬家團圓、燈火輝煌的時刻,他們的雙眸是否依然警惕、雙手是否依然忙碌,他們是否如願踏上探親的旅途、牽掛的急事難事鬧心事是否有點眉目?

自古邊關多艱險,平生蹤跡勇士心。我們禮贊邊防軍人,因為戍邊事業,是一個國家必須有人去做,但大多數人不必去做的事業。每一個站在“大多數”方陣的人們,沒有理由不向邊防軍人致以祝福和敬意。

“波林”,藏語意為偏僻遙遠與世隔絕的地方;“哈桑”,蒙語意思是道路狹窄艱險的風口;“雀干托蓋”,哈薩克語意思是極度缺水的地方……從這些哨所的名字,就知道那里環境之惡劣,生存之不易。

全軍海拔最高的哨所——喀喇昆侖高原之巔的河尾灘哨所,這里比運動員攀登珠穆朗瑪峰的大本營還高出218米。

全軍氣溫最冷的哨所——大興安嶺深處的伊木河哨所,這里最低氣溫達零下57攝氏度,年無霜期只有80多天。

神仙灣哨所、查果拉哨所、紅其拉甫哨所……太多像這樣的地方,“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氧氣吃不飽,六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襖”。

在這里,奉獻不是豪言壯語,而是日常生活。在這里,缺氧氣不缺斗志,缺綠色不缺精神。如果不是把信念當作陽光,把擔當視為氧氣,恐怕很難堅守。在戍邊軍人心里,始終堅信“我與太陽最近,我與母親最親”,始終認定“什麼也不說,祖國知道我”。

正如一位詩人這樣深情地吟誦︰“荒野的路呵,曾經奪走我太多的年華,我慶幸︰也終于奪走了我的閉塞和淺見;大漠的風呵,曾經吞噬我太多的美好,我欣慰︰也吞噬了我的怯懦和哀怨。于是我愛上了開放和坦蕩,于是我愛上了通達和深遠。”

在每一個軍人甚至于每一個具有家國情懷的人看來,再美的“詩和遠方”也比不過對邊關的向往。筆者所在的新聞單位年初曾舉行一次演講,見多識廣的記者們,講得最多最動情的還是邊防見聞。

與雪山、雄鷹、大漠、怒濤凝視,與有意結識或不期而遇的邊防軍人對話,讓人一下子好像觸摸到了靈魂的高度,對國與家、得與失、苦與樂、取與舍等諸多選擇有了全新的理解,多少不平與怨憤消散了,多少爭逐和盤算看淡了。

守邊防就是守國防,守高山就是守江山。邊關,如同為祖國母親和千家萬戶遮風擋雨的門扉。在這個地球上,能使人產生故鄉感覺的,不只是那方世代生息的土地,還有一片能與你心靈相通的故園—這就是邊關。

赫爾曼•黑塞曾經說過︰“這世間有一種使我們一再驚奇而且使我們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遙遠、最陌生的地方發現一個故鄉,並對那些似乎極隱秘和最難接近的東西產生熱愛。”

是的,邊關,我們共同的精神家園。每一次邊關之行,都是朝聖之旅;每一次與邊防軍人對話,都是與靈魂對話。

1 2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