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一”的兵 從此有認證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任 剛 程錫南責任編輯︰楊帆
2019-05-15 04:03

“時間還剩30分鐘!”听到考官的提示,雷國鴻用余光迅速掃了下計算機屏幕右下角的時間框,瞬即又將焦點轉回到屏幕上那張紅藍交錯的態勢圖上。

作為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雷國鴻參加過不少比武考核,但這場考評讓他感到“像當年高考一樣緊張”。

這是一場旅指揮員等級考評,根據考評的成績,雷國鴻將被認證為一級、二級或是三級旅指揮員。

今年3月以來,在整個陸軍部隊,從軍長、旅長到排長、士兵,每一名官兵都有一場自己的訓練等級認證大考。“你定了幾級?”一時間,這甚至成了大家打照面時的習慣性問候。

訓練等級評定,對一些軍兵種來說並不陌生,飛行員有飛行等級,特戰隊員也有特戰等級。訓練等級評定是部隊訓練管理走向精細化的一個重要手段,但在組建不久、專業龐雜的陸軍合成旅全面推開定級考評,無疑是一個全新的課題。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陸軍首次組織全體官兵軍事訓練等級考評,這場大考正在引發許多連鎖反應——

“一等一”的兵 從此有認證

■任 剛 程錫南

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等級考評隱顯目標射擊課目考核現場。謝煒攝

“時間還剩30分鐘!”听到考官的提示,雷國鴻用余光迅速掃了下計算機屏幕右下角的時間框,瞬即又將焦點轉回到屏幕上那張紅藍交錯的態勢圖上。

作為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雷國鴻參加過不少比武考核,但這場考評讓他感到“像當年高考一樣緊張”。

這是一場旅指揮員等級考評,根據考評的成績,雷國鴻將被認證為一級、二級或是三級旅指揮員。

今年3月以來,在整個陸軍部隊,從軍長、旅長到排長、士兵,每一名官兵都有一場自己的訓練等級認證大考。“你定了幾級?”一時間,這甚至成了大家打照面時的習慣性問候。

訓練等級評定,對一些軍兵種來說並不陌生,飛行員有飛行等級,特戰隊員也有特戰等級。訓練等級評定是部隊訓練管理走向精細化的一個重要手段,但在組建不久、專業龐雜的陸軍合成旅全面推開定級考評,無疑是一個全新的課題。

這場考評給部隊和官兵帶來了什麼?

在這個旅的偵察員等級考評現場,下士吳曉偉正滿頭大汗地參加爆破課目考核,為考取專業一級認證而拼搏。

“都說要當就當個一等一的好兵。誰是一等一的好兵?現在不能隨便說,得有專門的認證了!”考試結束後,吳曉偉一抹汗水,呵呵笑了。

同樣的崗位,不等于同樣的能力

“考評不再一把尺子量長短,不同素質的人要過關都不簡單”

上午8點半,機關交完班,彈藥科助理員孫桂陽“一步兩個台階”跑回了辦公室。

匯總彈藥消耗數據、上報情況、下發通知……認真處理完當天工作,他把局域網即時通信軟件的自動留言改成了︰我在作業室訓練,有事請撥電話。

年初,孫桂陽從基層調入機關,上任沒多久,就接到參加參謀軍官等級考評的通知。“一開始我都快崩潰了!”孫桂陽發現,20多個考核課目,大多數自己從沒接觸過。

“全員參考,人人定級。躲是躲不過的,至少得定個初級吧!”他開始每天第一個到機關作業室“打卡”,晚上最後一個關燈、鎖門。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多月。

作業室里,“老機關”郭小牛也天天自覺來參訓。這位戰勤計劃科科長曾獲原廣州軍區裝備助理員比武第一名。正在練習繪制戰斗決心圖的他同樣感到壓力不小︰“有了能力等級評定,同樣的崗位不等于具備同樣的能力,‘老機關’得有更高的要求才行!”

根據自願申報的原則,郭小牛報考了一級參謀軍官,這意味著1000分的綜合評分,他必須考過900分,“一兩個失誤,可能就評不上”。

“考評不再一把尺子量長短,不同素質的人想要過關都不簡單。”旅參謀長徐知喜認為,更加精細的訓練管理,讓訓好訓壞不再一個樣,也讓大家看到了自身能力與崗位履職更高標準之間的差距,自然也就產生了壓力。

戰士吳德風剛剛晉升下士不久。此次等級考評,他報考了輕機槍手專業一級。在報考這個級別的戰士中,他是為數不多的下士。有人說,這個考評就像是職業技能鑒定考證,但在吳德風看來,其意義不止如此︰“訓練等級就像身上的一張標簽,誰會甘心比別人低一等?”

“以往看一個戰士,往往看軍銜、兵齡,現在我們還要看訓練等級,而且這是一項‘硬數據’。”三營營長駱程認為,個人能力無關年齡、兵齡,這將在考評中被越來越多地驗證,也將對軍營原有的“秩序觀”帶來沖擊。

槍聲從早上一直響到深夜

“從要我訓到我要訓,變化仿佛就發生在一夜之間 ”

時針滑過子夜,槍聲仍不時從旅里的2號射擊靶場傳來。

面對深夜“槍聲”,在靶場附近站崗的徐文哲早已習以為常︰“最近一個多月都是這樣,經常是槍聲從早上響到晚上。”

正在組織夜間實彈射擊訓練的是一營。聞著射擊場上的硝煙味,營長鄒宜毫無困意。他說,對照考評內容,全營很多官兵夜間多姿勢射擊都存在短板,“考評逼著我們把漏訓的課目抓緊補回來”。

就在這個夜晚,同一片星光下,機關大樓有16間辦公室依舊亮著燈,17名首長機關干部也正在進行等級考評的備考訓練,其中包括3名旅常委。

宣傳科干事王洪報考了二級參謀軍官。按照這個標準,以前作訓參謀要掌握的技能,現在成為所有機關干部的必考課目。為了實現目標,他常常“抱著一張圖,一繪到深夜”。

“從要我訓到我要訓,變化仿佛就發生在一夜之間。”榴炮一連連長陸松感慨。一個周五的晚上,熄燈後陸松查鋪查哨時發現,下士黃本昊不在宿舍,而是在學習室加班背記炮兵專業理論。

“以往在這里可很難看到他!”黃本昊是連隊有名的“頑童”,訓練水平不高不低,“叫外賣、玩手機很有勁,到了訓練場卻常打蔫兒”。為此,陸松和指導員沒少做他思想工作。沒想到,等級考評推開後,黃本昊跟著同年兵一起報考了專業二級,主動加班學習補短了。

更多的變化也在悄然發生——

“一個馬扎”變成了“兩套衣服”,這是機動通信專業中士侯文杰走上訓練場時的體會。他坦言,過去訓練,老士官都會帶著馬扎,“老兵看一看,新兵一身汗”;等級考評推行後,對照定級標準,每個人都看到了差距,紛紛主動湊上去練,“一天下來至少換兩套衣服”。

“兩套衣服”變成了“一個馬扎”,這是計算機網絡專業下士吳愛才在訓練場上的新發現。吳愛才說,過去搞訓練,體能課目是大頭,一天跑跑跳跳下來,至少汗濕兩套衣服;如今等級考評更注重考查專業訓練課目,方艙里一坐大半天,反而是訓練常態。

給每個人都定個級,其實不容易

“構建精細化的訓練管理模式,還有很多精細的工作要做”

在這場訓練定級考評中,其實並非每個人都能順利定出個專業訓練等級。進入實際考評環節後,旅作訓科科長張鵬發現,“給每個人都定個級,其實並不容易”。

首先面臨的就是“沒法考”的問題。高炮連連長陸文西拿到考評實施細則時差點懵了︰其中並沒有連隊主戰裝備的考評內容,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新裝備。

“新裝備配發還在路上,考評怎麼辦?”旅黨委決定在新裝備考評規程的基礎上,形成符合部隊實際的考評辦法並報上級批準。拿到新的考評辦法,陸連長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

面對考評,機關文印員陳文青的境地有些“尷尬”——考評辦法里壓根就沒有文印員這個專業。類似的“漏網之魚”還有不少,一場考評很難全部涉及。旅里決定讓他們先參加相關後勤保障專業的考評,待具體規定下發後再補考。

下士侯續杰面臨的情況更加“棘手”。他原是海防炮兵專業,改革調整後成了一名報話員,後來調整為司機,現在的崗位是運動通信員。

“入伍3年,換了4個專業,我到底考哪個專業、怎麼定級?”侯續杰有些不知所措。

下士吳浩文一直從事衛星通信專業,但考評來了“只能看著裝備干著急”。吳浩文說,連隊這一專業現在只有他一個人,面對考評中不懂不會的課目,根本找不到人請教,壓力很大。

轉崗人員、小專業人員“考評難”的問題不是個例。張鵬介紹說,旅里為此成立了多個小專業集訓隊,侯續杰與吳浩文參加專業強化集訓後,將參與集訓隊組織的等級考評。

實踐操作中“沒法考”的問題解決了,思想上“沒法考”的問題又接踵而至——

“這樣考評,我的‘專業’有啥用?”看著考評內容,衛生科科長梁永強心里有些擰巴。從軍醫到衛生科科長,梁永強常年和藥劑處方打交道,從未接觸過參謀“六會”、謀劃調控等考核內容。

對此雷國鴻也感同身受。作為大家眼中優秀的“老政工”,雷國鴻沒想到有一天要以軍事指揮員的身份參加考評。他一方面感到心里沒底,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的專業能力“沒得到充分體現”。

“構建精細化的訓練管理模式,還有很多精細的工作要做,這需要時間和過程。”旅政委曹磊做通大家思想工作的辦法,是帶頭參加機關強化集訓班。“研究打仗是每名軍人的專業,不謀戰思戰最終只會被淘汰。”他在與官兵談心時說。

定級之後的“下篇文章”值得關注

“充分運用定級成果,還需完善人才評價與任用培養體系”

3月上旬,旅機關樓公示欄上,第一批參加等級考評的參謀軍官成績公布。有人因沒評上理想的等級而失落,也有人因評上了較高的等級而歡喜。

無論成績如何,對很多人來說,這場考評已經結束。

但在張鵬眼中,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不是為考而考,定級之後的‘下篇文章’更值得關注。”

張鵬對第一批參考人員的成績進行了分析梳理。他發現,全旅能達到一級參謀標準的人佔比並不大,近一半的人是初級、三級的水平;參謀“六會”技能大部分人能夠達到良好以上,但謀劃調控能力方面的短板明顯。

當這份參謀軍官等級考評分析報告呈報旅領導後,“培養一支高素質的參謀隊伍”成了下一階段首長機關訓練的重要課題。旅參謀部還專門成立課題小組,研究完善參謀軍官培養方案。

對偵察一連連長周臻來說,等級考評將成為連隊訓練的“分水嶺”。考評中,連隊考取特級、一級專業認證的戰士只有個位數。“人人‘吃大鍋飯’、年年上‘一年級’的訓練再也不能搞了!”周臻感嘆道。

考評對訓練的反饋和促進,官兵感受深刻,個人考評等級的結果如何運用,大家也同樣關心。

不少官兵希望,未來個人訓練等級能和工資福利、評先評優等掛鉤,以激發大家提高專業能力、考取更高等級認證的積極性。但也有一些官兵憂心︰我剛轉崗,訓練水平肯定比不上別人,但也在努力訓練,難道我就該因此待遇比別人差,並且與先進無緣?

如何讓等級考評的結果既激勵大家的訓練積極性,又不失公平,成了做好定級之後“下篇文章”的重要課題。旅組織科科長黃園說,現在的考評規定,只提到將考評結果作為“評先評優、晉職晉銜、教育培養、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這麼一句話,給具體落實留下了很多空間。

“就好比一位連長考取了一級認證,年底評功他該怎麼優先?是作為評比的最低標準還是絕對標高?”黃園說,類似問題都不是簡單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充分運用定級成果,還需完善人才評價與任用培養體系”。

今年3月以來,陸軍首次組織全體官兵軍事訓練等級考評,對官兵軍事訓練能力水平進行考核評價和等級認定。

考評根據官兵崗位專業不同,主要區分為三大類︰陸軍指揮員、參謀軍官和兵種專業人員。指揮員主要考評基礎指揮技能、作戰指揮能力2個部分內容;綜合成績為滿分100分,其中基礎指揮技能30分,作戰指揮能力70分;區分三級、二級、一級分別設置內容條件組織考核,考核難度逐級遞增。參謀軍官考評設置業務基礎能力、專業指揮能力、謀劃調控能力3個考評模塊;各模塊考核內容區分各級機關層次,由等級考評委員會當年臨機明確。兵種專業人員考評設置專業理論、專業技能、教學組訓、一專多能等內容模塊;單個課目按照訓練成績(優秀、良好、及格)區分等級標準,多個課目按照優良率區分等級標準,差異化課目按照等級標準由低到高、難度逐步遞增區分等級標準。

等級考評按照個人申請、資格審查、組織考核、綜合評定、公示審批的程序實施,通常每年度1至3月份組織1次,可按規定組織補考。

等級考評結果,作為本人評先評優、晉職晉銜、教育培養、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各級指揮員頒發相應證書,一級指揮員頒發證章;各級機關的前2個等級參謀軍官頒發相應證書證章;各等級兵種專業人員頒發相應等級證書,兵種專業特級人員頒發證章,彰顯等級榮譽。

(陳 樸、唐國欽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