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

來源︰《求是》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9-08-31 16:09

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8年4月26日)

習近平

這次座談會是我主持召開的第二次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一次是2016年1月在長江上游的重慶召開,這一次放在長江中游的武漢召開。

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是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是關系國家發展全局的重大戰略,對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重要意義。

總體上看,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要加大力度。這是我這次調研和召開座談會的目的。這幾天,我先後到宜昌、荊州、岳陽、武漢以及三峽壩區等地,考察了企業轉型發展、化工企業搬遷、非法碼頭整治、污染治理、河勢控制和護岸工程、航道治理、濕地修復、水文站水文監測工作等方面的情況,還到鄉村、企業、社區等地作了調研,沿途听取了湖北、湖南有關負責同志關于本省參與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情況匯報。剛才,又听取了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交通運輸部、水利部負責同志和部分省市負責同志的發言,韓正同志也作了講話。下面,結合調研情況和同志們的發言,我就3個問題講點意見。

第一個問題︰全面把握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形勢和任務

2016年1月5日,我在重慶主持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強調,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努力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生態更優美、交通更順暢、經濟更協調、市場更統一、機制更科學的黃金經濟帶,探索出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子。

兩年多來,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沿江省市做了大量工作,在強化頂層設計、改善生態環境、促進轉型發展、探索體制機制改革等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一是規劃政策體系不斷完善,《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及10個專項規劃印發實施,超過10個各領域政策文件出台實施。二是共抓大保護格局基本確立,開展系列專項整治行動,非法碼頭中有959座已徹底拆除、402座已基本整改規範,飲用水源地、入河排污口、化工污染、固體廢物等專項整治行動扎實開展,長江水質優良比例由2015年底的74.3%提高到2017年三季度的77.3%。三是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建設加快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取得積極進展,新型城鎮化持續推進,對外開放水平明顯提升,經濟保持穩定增長勢頭,長江沿線11省市的地區生產總值佔全國比重超過了45%。四是聚焦民生改善重點問題,扎實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人民生活水平明顯提高。

2018年4月26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武漢主持召開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攝

在肯定成績的同時,我們也要清醒看到面臨的困難挑戰和突出問題。

一是對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仍存在一些片面認識。兩年多來,各級領導干部思想認識不斷深化,但也有些人的認識不全面、不深入。有的認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就是不發展了,沒有辯證看待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有的仍然受先污染後治理、先破壞後修復的舊觀念影響,認為在追趕發展階段“環境代價還是得付”,對共抓大保護重要性認識不足。有的環境治理和修復項目推進進度偏慢、辦法不多,甚至以缺少資金、治理難度大等理由拖延搪塞。這反映出一些同志在抓生態環境保護上主動性不足、創造性不夠,思想上的結還沒有真正解開。

二是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流域生態功能退化依然嚴重,長江“雙腎”洞庭湖、鄱陽湖頻頻干旱見底,接近30%的重要湖庫仍處于富營養化狀態,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沿江產業發展慣性較大,污染物排放基數大,廢水、化學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別佔全國的43%、37%、43%。長江岸線、港口亂佔濫用、佔而不用、多佔少用、粗放利用的問題仍然突出。流域環境風險隱患突出,長江經濟帶內30%的環境風險企業位于飲用水源地周邊5公里範圍內,生產儲運區交替分布。干線港口危險化學品年吞吐量達1.7億噸、超過250種,運輸量仍以年均近10%的速度增長。同時,出現了一些新問題,比如固體危廢品跨區域違法傾倒呈多發態勢,污染產業向中上游轉移風險隱患加劇,等等。

三是生態環境協同保護體制機制亟待建立健全。統分結合、整體聯動的工作機制尚不健全,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尚不完善,市場化、多元化的生態補償機制建設進展緩慢,生態環境硬約束機制尚未建立,長江保護法治進程滯後。生態環境協同治理較弱,難以有效適應全流域完整性管理的要求。

四是流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問題突出。長江經濟帶橫跨我國東中西部,地區發展條件差異大,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人民生活水平的差距較大。三峽庫區、中部蓄滯洪區和7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脫貧攻堅任務還很繁重。區域合作虛多實少,城市群缺乏協同,帶動力不足。

五是有關方面主觀能動性有待提高。中央專項安排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的資金規模不大,有關部門涉及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資金安排的統籌程度不強、整體效率不高。地方投資力度和積極性欠缺,政策性金融和開發性金融機構的支持力度不夠。企業和社會資本參與度不高。干部隊伍配備不足,宣傳教育不到位,人才培養和交流力度也不足。

第二個問題︰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需要正確把握的幾個關系

現在,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新形勢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關鍵是要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總體謀劃和久久為功、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等關系,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加強改革創新、戰略統籌、規劃引導,使長江經濟帶成為引領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生力軍。

2018年4月26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武漢主持召開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這是座談會前,習近平于25日下午在岳陽城陵磯水文站考察。 新華社記者 鞠鵬/攝

第一,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系,全面做好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工作。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前提是堅持生態優先,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逐步解決長江生態環境透支問題。這就要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長江流域系統性著眼,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態要素,實施好生態修復和環境保護工程。要堅持整體推進,增強各項措施的關聯性和耦合性,防止畸重畸輕、單兵突進、顧此失彼。要堅持重點突破,在整體推進的基礎上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采取有針對性的具體措施,努力做到全局和局部相配套、治本和治標相結合、漸進和突破相銜接,實現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相統一。

近年來,各有關方面圍繞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做了大量工作,但任務仍然十分艱巨。要再深入分析一下原因。化工污染整治和水環境治理、固體廢物治理是有關聯性的,抓的過程中有沒有協同推進?抓濕地等重大生態修復工程時有沒有先從生態系統整體性特別是從江湖關系的角度出發,從源頭上查找原因,系統設計方案後再實施治理措施?我看到一份材料反映,嘉陵江是長江上游重要支流,是四川、重慶的10余座城市的重要飲用水源,生態屏障戰略意義重大。但是,經過30余年開發,嘉陵江上游布局了大量采礦冶煉企業,形成了200余座尾礦庫,給沿江生態帶來巨大威脅。位于嘉陵江上中游分界點的一些城市反映,盡管他們堅持生態優先、加緊防治,但仍飽受防不勝防的輸入型污染之痛,城區及沿江城鎮幾十萬人口飲用水安全頻頻受到威脅。從這個情況可以看出,目前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工作“謀一域”居多,“被動地”重點突破多;“謀全局”不足,“主動地”整體推進少。這就需要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系,立足全局,謀定而後動,力求取得明顯成效。

我講過“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治好“長江病”,要科學運用中醫整體觀,追根溯源、診斷病因、找準病根、分類施策、系統治療。這要作為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先手棋。要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長江流域系統性出發,開展長江生態環境大普查,系統梳理和掌握各類生態隱患和環境風險,做好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評價,對母親河做一次大體檢。要針對查找到的各類生態隱患和環境風險,按照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研究提出從源頭上系統開展生態環境修復和保護的整體預案和行動方案,然後分類施策、重點突破,通過祛風驅寒、舒筋活血和調理髒腑、通絡經脈,力求藥到病除。要按照主體功能區定位,明確優化開發、重點開發、限制開發、禁止開發的空間管控單元,建立健全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監測預警長效機制,做到“治未病”,讓母親河永葆生機活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