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穩健前行】中國民主道路的四條經驗

來源︰求是網作者︰房寧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9-02 11:42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經歷了不平凡的偉大歷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中國號”巨輪乘風破浪,向著民族復興的偉大目標穩健前行。為充分展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所帶來的政治穩定、經濟發展、文化繁榮、社會和諧、生態良好、人民幸福的巨大優勢,中央網信辦與求是雜志社聯合組織策劃“中國穩健前行”系列理論文章,邀請思想理論界專家學者進行深入闡述,今日在求是網推出第12篇,敬請關注。

內容摘要︰“調動積極性是最大的民主。”與西方民主不同,中國民主道路的發展有四條經驗︰保障人民權利與集中國家權力並舉,協商民主是現階段中國民主政治發展的重點,循序漸進地不斷擴大和發展人民權利,中國政治發展道路的實施策略是“摸著石頭過河”。權利的實現是長期的社會進程,憲法和法律的確立僅僅是權利的起點而非終點,憲法和法律本身就是一部權利實現的歷史。協商的前提與基礎是參與各方的平等地位,協商要義是尋求社會共識最大“公約數”。中國發展和實現人民民主權利的根本之道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社會生產力,通過不斷促進經濟、社會、文化發展,逐步地發展和擴大人民的民主權利。這些是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人民權利意識不斷上升的“復雜中國”,持續保持政治穩定的重要經驗。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和民主政治發展道路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巨大進步的基礎就是找到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形成了一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根本特征,是中國最重要的政情。中國民主政治的發展道路取得了自己的經驗,概括來說可以歸納為四個方面。

保障人民權利與集中國家權力並舉

以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為基本內容的政治模式及其基本制度框架,提供了保障人民權利和集中國家權力的雙重功能。

保障人民權利的價值在于以制度形式建立普遍的社會行為規範,並進一步形成政治和經濟活動預期,激勵和煥發民眾從事生產和創造性活動的積極性、主動性。這也是世界各國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中促進社會進步的普遍經驗。改革開放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社會自由,帶來了權利的開放和保障,極大地激發出億萬中國人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在資源稟賦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的條件下,由于人民生產積極性的變化,中國經濟出現了歷史性的跨越式發展。這是中國民主政治產生的巨大社會推動力的結果。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取得巨大的經濟成功,中國大地上不可勝數的從無到有、脫穎而出、卓爾不群的成功故事,就是對以權利開放和保障為取向的政治改革最有說服力的注腳。

然而,權利保障還只是中國改革開放和民主政治的一個方面。如果說世界各國民主政治中都包含著權利保障的因素而並不是中國所獨有,那麼中國民主政治的另一方面,集中國家權力則是當代中國民主政治和政治發展道路最具特色之處。這主要是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集中國家權力的功能,包括調控市場經濟行為、制定經濟發展戰略規劃、協調區域發展、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等。

中國政治制度“集中國家權力”的顯著特征有其深刻的背景和原因。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的後發國家,中華民族是一個有著輝煌歷史和文化記憶的民族。因此,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不僅要改變國家的落後面貌,還要追趕世界先進水平。中國要後來居上就不能跟在西方發達國家後面亦步亦趨,就一定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執政地位,即“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國家權力集中的制度體現。這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復興最為關鍵的因素。在黨的領導下,中國形成了統一而強有力的中央政權,中國具備了國家法律和政策的統一性、權威性,並且政權和大政方針具有了穩定性和連貫性。

從政治制度的功能方面來看,中國政治模式具有一個由于歷史原因所形成的代表中國人民整體利益、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的政治核心,由這個核心即中國共產黨,進行關乎國家和社會發展的重大決策。這種正當性、合法性、權威性來自人民的“一次性授權”,這在中國被稱為“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正是因為這樣一個政治核心的存在,在重大的決策過程中,就可以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把不同利益群體之間的利益交換成本降到最低。這也是中國民主和西方民主的一個重要區別。

由于特殊歷史與國情以及後發國家的地位,中國必然要實行一種可稱之為“戰略性發展”的特殊的工業化道路,也就是說通過戰略的規劃,集中資源,強化發展,並且一以貫之地加以長期堅持與執行。其實許多取得成功的發展中國家或地區也都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比如說日本、韓國和東南亞的一些國家,也包括我國的台灣。特別對于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地域差異懸殊的超大型國家,“戰略性發展”的工業化道路所取得的巨大成功,給人的印象更加地深刻和突出。

工業化過程中會產生兩種社會激勵機制︰一種是分配性激勵,即通過選舉、政黨政治,去改變分配規則,通過“重新洗牌”獲取社會利益;另一種是生產性激勵,即促進人們通過生產經營活動,實現社會及個人的發展。資本主義政治體制采取保障權利和開放國家權力(競選)的雙向民主,造成各個政黨、利益集團相互排斥攻訐,易于產生擴大社會分歧的傾向。

在富裕穩定的西方國家,這些弊端還能控制在一定範圍和程度,而對于那些處于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中社會矛盾多發期的發展中國家,西方政治制度的缺陷表現得尤為突出。一些成功的發展中國家,無一例外地采取開放社會權利、集中國家權力的發展策略,這有利于避免分配性激勵的弊端,有利于在相對穩定的情況下實現經濟社會發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