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關心的百姓身邊事|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特殊教育的別樣風景

來源︰新華網作者︰新華社記者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9-05 09:55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總書記關心的百姓身邊事)

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特殊教育的別樣風景

2014年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兒童福利院看望這里的孩子和老師。聾啞女孩王雅妮向總書記彎了彎大拇指,用啞語表示“謝謝”。習近平總書記笑容可掬地跟著學︰“伸大拇指是‘好’,彎一彎是‘謝謝’。”

“有一顆感恩的心很重要,對兒童特別是孤兒和殘疾兒童,全社會都要有仁愛之心、關愛之情,共同努力使他們能夠健康成長,感受到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溫暖。”總書記這樣說。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孤殘兒童保障工作持續加強,特殊教育實現更快更好發展。來自四面八方的愛心匯聚,為這一特殊群體照亮前行的路。如今的王雅妮實現了夢想,成了特殊教育學校的一名老師。而孤兒、殘疾兒童等特殊兒童群體,也正在得到全社會更多的關懷,受到更好的教育。

這是無人機拍攝的山西省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8月31日攝)。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特別的爸爸媽媽,築起我的“新家”

清晨的陽光照耀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兒童福利院。

“寶寶們,起床啦。”高美麗輕聲喚醒睡夢中的四個孩子,在他們臉上各親了一大口,然後有條不紊地給孩子們穿衣洗漱,喂他們吃早飯。

高美麗家的早晨,看起來和其他人家一樣平常又溫馨。家里四個孩子,最大的不到3歲,最小的只有1歲半。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高美麗夫婦和這些孩子們並無血緣關系,他們是生活在福利院的模擬家庭。

這四個孩子中三個患有中重度智力障礙,另一個因早產而發育遲緩。“3歲以前,這些孩子處于建立母嬰依戀的關鍵期,需要有爸爸媽媽的精心照顧,我和我愛人充當了孩子父母的角色,給他們完整的家庭關懷。”高美麗說。

丁丁(化名)是高美麗家最小的孩子,因發育遲緩,1歲半的她看上去只有七八個月大。每天早上,特教老師都到模擬家庭將丁丁和哥哥姐姐們接去上嬰幼兒撫育課程。經過半年的學習,丁丁已經學會了簡單的對話,每天下課回家,都開心地叫著“媽媽”。

在山西省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17歲的小剛(化名)已經在“家”里生活了5年。2014年,福利院聘請了10對夫妻,與孤殘兒童們組成了10個家庭。

小剛從小性格敏感,脾氣容易急躁,剛進入模擬家庭時很不適應,總和“爸爸媽媽”吵架,嫌他們管教太多。但慢慢地,小剛體會到了父母的用心︰“他們是怎麼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就是怎麼對我的。生親不如養親,養育之情一輩子都割不斷。”

過去,我國孤殘兒童養育模式主要有機構集中供養和家庭寄養兩種。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專項規劃累計投入近20億元用于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和兒童福利機構建設。不少地方積極探索“模擬家庭”養育模式,讓孤殘兒童在家庭環境里成長。

孩子們在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內玩耍(8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特殊的園丁,灌溉最美的花

在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里,13歲的一一(化名)是個看著會讓人有些害怕的孩子。這個男孩半邊臉長滿了血管瘤,還患有癲癇,智力發育不全。

2016年,福利院成立了特殊教育學校,該讓哪個老師帶一一卻成了問題。

他的情緒不穩定,動輒就哭鬧,在地上打滾,癲癇也隨時可能發作。能照顧好他嗎?不少老師心里打鼓。

“那天,我看到他一個人在院子里蕩秋千,他居然笑了,還沖著我笑了一下。”當時剛大學畢業的王煒心想,或許自己和這個孩子有緣。“我是學特殊教育專業的,我相信自己可以帶好他。”她主動請纓,讓一一進入了自己的班級。

從此,王煒上課再也不能穿裙子了,常年穿著牛仔褲,因為一一隨時可能會跑掉,她要跑得更快把他追回來。

每次來到學校,一一就不停地哭,要不就在地上打滾、撕書,哄也哄不好,訓他更是不管用。王煒觀察發現,一一喜歡玩紙盒子,喜歡蕩秋千。靠著這兩樣法寶,王煒俘獲了一一的心。每當他能執行指令時,王煒就獎勵他玩紙盒子。

慢慢地,一一出去會主動拉王煒的手,再後來,會主動讓她抱。他一點一滴的成長,王煒都記錄了下來︰

2016年6月,一一可以清晰地發出“爸爸”“媽媽”“奶奶”“哥哥”這幾個音了。

2017年2月,看,一一幫同學推著輪椅!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幫助別的同學,瞧他笑的,好開心啊!

2019年6月,一一能在規定地方涂色,能在老師語言的提示下擦桌子、放椅子、洗杯子、掃地、拖地、洗水果……

“和他們在一起,我有時是老師、有時是姐姐、有時是媽媽。”如今25歲的王煒還未結婚,卻在這些孩子的身上傾注了綿綿的母愛,“教育就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個心靈喚醒另一個心靈,只要我們用愛澆灌,花兒必將自開。”

近年來,我國殘疾學生受教育機會不斷擴大,國家出台並全面實施特殊教育提升計劃,基本實現30萬人口以上且殘疾兒童少年較多的縣(市、區)都有一所特殊教育學校。隨著國家對特教師資的支持和投入力度加大,教師數量持續增加,教師學歷和專業素養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孩子們在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內玩耍(8月31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特殊的我,有特別的精彩

在呼和浩特市特殊教育學校的美容教室內,王雅妮認真地為一位模特進行面部護理,七八名學生圍在她的周圍,聚精會神地觀察她完成每一個步驟。王雅妮用手語進行講解,學生們則用手語進行提問。

站上講台,成為一名教師,這是王雅妮從小的夢想。但一個聾啞人也可以有夢想,也可以當老師嗎?她一度不自信。

2014年,王雅妮見到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呼和浩特市兒童福利院看望這里的孩子和老師時,鼓勵王雅妮好好學習,學業有成。

她更加堅定了理想。2017年9月,她從呼和浩特市特殊教育學校畢業後,去了一所美容學校進修。最終,她又回到了特殊教育學校,成為一名美容教師。

太原市社會(兒童)福利院的老師王煒在輔導孩子畫畫(8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謝謝”是王雅妮最常用的手語動作。感受著社會溫暖長大的王雅妮,正將這份溫暖傳遞給更多殘疾兒童,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公布的數據顯示,至2018年,全國共有特殊教育學校2152所、專任教師5.87萬人,近年來均保持較為穩定的增長。更多特殊的孩子們擁有了讓人生出彩的機會。

作為“國家特殊教育改革實驗區”之一的貴州省遵義市,已舉辦了兩屆特殊教育學生藝術節。在藝術節上,這些孩子們載歌載舞,同樣光鮮奪目。人們看到,殘疾孩子也如此優秀,他們不再默默成長于某個角落,也可以是聚光燈下的主角。

此前就讀于遵義市特殊教育學校的穆洪波,現進入北京聯合大學,主攻鋼琴調律;同樣從該校走出的蔡麗雯,成為國家殘疾人游泳隊運動員,並站上了里約殘奧會的領獎台。在黨中央的關心下,這些特殊的孩子,正在綻放著特別的精彩。(執筆記者趙東輝、王菲菲,參與采寫:魏婧宇、駱飛、胡浩、羅爭光、初杭)

(新華社北京9月4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