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新聞眼|半年之後又“豫”見,習近平一天連看五個考察點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9-18 11:48

9月17日,習近平河南之行進入第二天。這次赴河南考察,是總書記半年以來與河南的第二次零距離接觸。今年3月8日,習近平在全國兩會期間來到河南代表團參加審議,針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做好“三農”工作提出六點要求。繼前一天在信陽市新縣考察後,17日這一天,習近平輾轉信陽、鄭州兩地,連續看了五個考察點。

△獨家視頻|習近平在鄭州考察制造業企業發展和黃河生態保護

習近平去看過的黃河博物館,這些地方值得打卡

17日下午,鄭州蒙蒙細雨。習近平在鄭州的最後兩個考察點都與黃河有關。《時政新聞眼》就先來觀察這個重點。在鄭州,總書記先後來到黃河博物館和黃河國家地質公園,近距離了解我們的母親河。

△黃河博物館建于1955年,是我國最早成立的以黃河為專題的自然科技類博物館。習近平到訪的新館建成于2012年,坐落在鄭州迎賓路。

△黃河博物館起源于1955年4月17日在鄭州舉辦的治理黃河展覽。當年7月,為配合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審議治理黃河規劃,治理黃河展覽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舉辦。這是毛澤東主席在參觀展覽。(黃河博物館提供)

黃河博物館基本陳列以“華夏國脈——黃河巨龍的縮影”為題,分為序廳、流域地理、民族搖籃、千秋治河、治河新篇、和諧之路六個展區。

母親河黃河曾孕育了光輝燦爛的中華文明,但也給中國人民帶來過巨大的災難,至今仍被稱為“中國之憂患”。歷史上黃河決口改道十分頻繁。據統計,黃河下游堤防在1949年前的2540年里,決口1590次,改道26次,平均“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

△黃河下游河道變遷圖。

△這是登封東漢啟母闕大禹治水刻石,是最早記錄大禹治水的實物資料。

△明代潘季馴《河防一覽圖》。潘季馴是明代治黃專家,他以20多年的治黃經歷,編繪成中國現藏最大的一幅古代治黃工程圖,全卷縱45厘米,橫1959厘米。

在黃河博物館,有一個鎮館之寶——鄭州石橋清代鄭工合龍處碑。它也是國家一級文物。

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八月,黃河在鄭州下汛十堡(花園口鄉石橋村)決口,清廷命吳大--接辦堵口工程,終于在光緒十四年(1888年)十二月成功合龍。合龍後吳大--親筆撰文立碑以示紀念。這次堵口工程規模宏大,花費白銀1200萬兩,佔當時朝廷年收入的四分之一,史稱“鄭州大工”。

△藏于黃河博物館的鄭工合龍處碑。

△吳大--是清代著名的大書法家、金石家和大收藏家,他親筆題寫的這塊石碑有著很高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碑銘最後兩句是︰“兵夫力作勞苦久,費帑千萬堵茲口。國家之福,河神之佑,臣何力之有?”

1946年,冀魯豫解放區行政公署成立冀魯豫解放區黃河水利委員會,從此掀開了人民治黃的新篇章。

△1955年7月,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黃河水利綜合規劃。這是新中國成立以後通過的第一個大江大河的治理規劃。

△黃河下游第一座引黃灌溉工程——人民勝利渠。

△人民勝利渠渠首閘起閉機搖把。

△三門峽、小浪底壩址岩芯。

△修建大壩之前的三門峽。

△萬里黃河第一壩三門峽大壩,1957年動工,1960年完成。

黃河的年輸沙量和平均含沙量,均居世界江河之首。為了減少下游河道淤積,從根本上遏制河床抬高,從2002年開始,黃河已連續多年進行了調水調沙試驗。通過不同模式的調水調沙,黃河下游主河槽平均下降約2米,過洪能力提高到4000立方米每秒。

當天,習近平還來到位于鄭州黃河南岸的黃河國家地質公園,近距離了解黃河。

△這是當天習近平憑欄遠眺的地方。(央視記者米鶴拍攝)

△臨河廣場的黃河碑石。

△臨河廣場擺放的黃河流域全圖。

在黃河博物館、黃河國家地質公園,習近平就黃河流域治理和生態保護等進行調研。今年8月22日,他在甘肅考察調研時曾說,下一步,黨中央將就黃河流域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進行專題研究。總書記此次河南之行專程看黃河,再次引發外界高度關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