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的高光時刻串聯起空軍"模範轟炸機大隊"的時代航跡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建文 遲玉光 趙第宇責任編輯︰張碩
2019-11-18 03:12

空軍航空兵某團“模範轟炸機大隊”榮譽室的櫥窗內,陳列著不少機組人員拍攝的照片。照片中的主角都是“戰神”轟-6K轟炸機,但與它同框的景致卻各不相同,耐人尋味。

每張照片的誕生都是執行飛行任務時的意外之喜。

萬米高空,賦予飛行員獨特的開闊視野。一張張照片串聯起“模範轟炸機大隊”的高飛航跡,也串聯起空軍官兵搏擊雲天的凌雲壯志和朝著全面建成世界一流空軍邁進的時代印記。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戰神”狂飆嘯九天

——空軍航空兵某團“模範轟炸機大隊”的時代航跡

■解放軍報記者 李建文 特約記者 遲玉光 特約通訊員 趙第宇

空軍航空兵某團“模範轟炸機大隊”榮譽室的櫥窗內,陳列著不少機組人員拍攝的照片。照片中的主角都是“戰神”轟-6K轟炸機,但與它同框的景致卻各不相同,耐人尋味。

邵晶把取景框放在了西太平洋。天空與大海在遠方連成藍色巨幕,機身散射出銀色微光,將鮮紅的“八一”軍徽映襯得格外奪目。

楊勇把鏡頭對準了祖國寶島台灣。薄霧籠罩下的玉山連綿起伏、若隱若現,穹頂之下,“戰神”穿雲破霧、振翅翱翔。

吳岳鵬則更為大膽,他用長焦鏡頭拍攝“戰神”穿越“暴風眼”,留下震撼人心的驚險瞬間……

每張照片的誕生都是執行飛行任務時的意外之喜。

萬米高空,賦予飛行員獨特的開闊視野。一張張照片串聯起“模範轟炸機大隊”的高飛航跡,也串聯起空軍官兵搏擊雲天的凌雲壯志和朝著全面建成世界一流空軍邁進的時代印記。

馭國之重器,揚大國之威

“空軍飛行員駕駛轟-6K首次飛越宮古海峽,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有效提升了遠海機動作戰能力……”

2015年5月21日,在當晚的新聞聯播中看到空軍新聞發言人發布的消息時,何惠突然意識到什麼。

她轉過頭去,問坐在身旁的丈夫袁俊︰“是你們嗎?”

袁俊微微點了點頭。

沒有更多解釋,兩人對視的目光,踫撞出自豪的火花。袁俊沒想過,自己能駕駛戰機在太平洋上空留下中國空軍的航跡;何惠更沒想過,國與家在這一刻聯系得如此緊密。

那年,“模範轟炸機大隊”列裝“國之重器”轟-6K。它航程遠、載彈量大、反應速度快,深度契合了人民空軍從“國土防空”向“攻防兼備”戰略轉型的需求。

2015年,轟-6K越過宮古海峽飛向深藍,開闢了中國空軍嶄新征程,拉開了空軍遠海遠洋訓練常態化的序幕。

首次遠海飛行的場景,袁俊難以忘懷——轟炸機掠過淺藍飛向深藍,耳機里的無線電聲音從嘈雜變得安靜,態勢畫面上的飛機圖標從疊加變成零星……

“組織航空兵遠海訓練,是瀕海國家空軍的普遍做法,是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正常需要。可這是我們第一次飛,有關國家不習慣,也不理解我們的意圖,表現得相當警惕。”袁俊回憶說。

我戰機飛越宮古海峽不久,外國飛機便抵近跟蹤。最近時,雙方間距不過百米。袁俊能清晰地看到對方機身上掛載的武器,甚至對方座艙內飛行員的動作。

“緊張,但更多是興奮!”袁俊說,“站在維護國家利益的最前沿,軍人的血性和膽氣就會變得尤為高漲。我們立即喊話警告,嚴格規範取證,隨後安全順利返航。”

飛行員吳岳鵬對自己的首次遠海飛行期盼已久。任務臨近,超強台風“ 魚”的到來卻讓他的心懸了起來。台風眼迅速移動,與預定航線越來越近。團隊連夜設計出多種不同方案和特情處置預案,反復模擬推演,力爭降低風險。

任務當天,吳岳鵬順利升空。在前出宮古海峽後,“ 魚”映入眼簾︰如同科幻電影中的時空隧道,台風匯聚成一道雲牆,橫亙在航路上。

“我曾設想過多種遭遇台風時的心情,可能會緊張、興奮,但是當我真正面對它的那一刻,內心卻很平靜。因為我相信,我們有能力直面它、戰勝它。”

“戰神”繼續朝著台風前進,劇烈的顛簸讓機身不停晃動。此時,跟蹤監視的外國軍機已經調頭回轉……

“到達預定地點,立即返航!”距離台風10公里左右時,耳機中傳來歸航口令。轉彎時,戰機擦著台風邊緣而過。那一刻,吳岳鵬感覺自己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作為多項重大任務的親歷者,徐慶強見證了遠海訓練進入常態後的諸多變化︰從單一機種孤軍奮戰,到殲擊機、預警機、搜救機等多機種聯合出擊;從飛越宮古海峽、對馬海峽再到執行中俄聯合巡航任務,“戰神”每前進一米,中國空軍的新航跡就向前延伸一步……

空軍航空兵某團轟-6K戰機飛繞寶島。楊 勇攝

寶島在我懷中,祖國在我心中

提及大隊榮譽室那張首次繞飛寶島台灣的照片,楊勇心潮起伏。

那年12月,兩架轟-6K戰機飛越宮古海峽、過巴士海峽,到達寶島台灣東面。艙內電子航圖上,寶島緊緊依偎在祖國母親的身旁;艙外,寶島中央山脈隱約可見。

楊勇拿起相機按動快門,留下了歷史性的一刻。

“每次看到這張照片,我的心里都會響起那首熟悉的旋律︰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楊勇說。

“不管遇到什麼情況,我們都要一如既往。”2018年4月18日至20日,“模範轟炸機大隊”所在團連續3天開展繞島巡航。

飛行員秦軍全程參與了那次任務。巡航途中,當飛到某一特定區域時,秦軍發現座艙里的態勢畫面突然出現紅色告警信息︰“距離我??公里處,有兩架不明飛機正在靠近。”

長機立刻下令“保持好戰斗隊形”,同時警告對方︰“我正在進行例行性訓練,不要干擾我的行動!”

對方來勢洶洶。20公里、10公里……很快,秦軍發現兩架飛機已經抵近。

當時,對方就在右機翼下方30米左右,還不時亮出機腹,秀一下掛載的導彈。對方飛行員的處置動作極不專業,稍有不慎,極可能造成空中擦踫,非常危險。

對峙狀態大約持續了近40分鐘。秦軍回憶說︰“當時我們就想著高度1米不變、航向1度不偏,繼續執行任務,巡航寶島!”

2018年4月19日,國台辦發言人就空軍戰機“繞島巡航”表示︰任何人、任何勢力不要低估我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決心和堅強能力。

听從祖國和人民召喚,越是艱險越向前。不久後,空軍再次實現繞島巡航模式的新突破︰多架轟-6K戰機分別從寶島南北兩端同時雙向飛行,預警機和殲擊機前出巴士海峽、宮古海峽區域實施指揮控制和伴隨掩護。預警偵察、轟炸突擊、支援掩護一體行動,構建起海上空中作戰力量體系。

“模範轟炸機大隊”所在團團長陳亮帶隊參加了雙向繞島巡航。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從電子航圖上看,戰機分別從寶島南北兩端同時雙向飛行,猶如母親張開雙臂擁抱著自己的孩子。

寶島在我懷中,祖國在我心中。那一刻,軍人的使命感在內心升騰︰“中國雖大,但一點都不能少;老祖宗留下的國土,我們一寸也不會丟!”

祖國給我佩利劍,利劍因我顯鋒芒

一次精準轟炸任務的臨時調整,讓吳岳鵬和老搭檔韓亞賓面臨挑戰。

那是“模範轟炸機大隊”列裝轟-6K後的首次實彈雙發連射課目。機組千里機動至西北靶場後,被突然告知,為驗證理論極限值,靶標間距縮短為起初給定值的一半。

還有不到兩天就要實彈打靶,突然調整間距意味著留給他們處置的時間更短、難度更大。

吳岳鵬馬不停蹄地重新計算、修改數據、模擬驗證。次日一早,韓亞賓問吳岳鵬︰“究竟有沒有把握?”

“有!”吳岳鵬回答得斬釘截鐵。

飛機升空,決戰開始。首彈發射後一瞬間,爆裂的光熱信號彌散整個屏幕,迅速遮擋了第2個目標。飛機轉向,吳岳鵬抓住時機,立即定位,迅速向左下方壓下操縱桿。不過幾秒,第2枚彈疾射而出。

直至著陸後,吳岳鵬和韓亞賓才得知︰導彈雙雙命中目標!

兩人握手慶祝。摸到彼此右手拇指那層因長時間訓練磨出的厚繭,他們默契地相視一笑。

苦練手感修偏差的自覺源于“模範轟炸機大隊”隊員對轟炸機作戰效能的深刻認識。飛行員陳--對曾經研究過的兩個戰例記憶猶新——

抗美援朝戰場上,該部曾深夜出動多批戰機,運用單機按時跟進、前機為後機照明的戰法,轟炸敵艦;

海灣戰爭“沙漠風暴”作戰行動中,美軍7架B-52G轟炸機飛行數千英里,在開戰前幾小時向預定目標發射巡航導彈。

一則戰例勾連起紅色血脈,另一則勾連起戰略前景。

“轟炸機,尤其是中遠程轟炸機,在未來戰爭中的作用越發凸顯。”與“戰神”朝夕相處,陳--見證了它百步穿楊、直貫靶心的瞬間。

2018年空軍“金飛鏢”競賽考核中,地空導彈沿途布設密集攔阻網,全程設置復雜電磁環境干擾。面對重重挑戰,“模範轟炸機大隊”機組從本場起飛,對數千公里外的陌生目標實施打擊,最終榮膺“金飛鏢”。

2018年盛夏,作為主力的“模範轟炸機大隊”,代表中國空軍轟炸機部隊首次飛出國門參加“航空飛鏢”國際軍事比賽。比賽那天,靶場上空濃雲密布。機組成員果斷下降高度,沖出雲層實施低空攻擊,隨後又利用剛獲得的攻擊數據,快速計算出攻擊參數,在雲縫中鎖定靶標,一舉命中。

幸運的你,遇見了最好的時代

26歲的飛行員黃文說自己是幸運的。

進入飛行學院那年,黃文正好趕上“轟-6”進院校。畢業時,教員分享了自己下部隊頭兩年連飛機都沒摸到的經歷,告誡黃文“要耐得住寂寞”。

畢業3年來,黃文感覺自己一直被“推”著往前走——畢業報到後3個月,就完成轟-6K改裝培訓,當年底擔負戰備值班,次年開始陸續執行遠海遠洋訓練、繞島巡航、“航空飛鏢”國際軍事比賽、中俄聯合巡航等一系列重大任務。

“我慶幸,自己遇到了最好的時代,並有機會親身參與其中。立足當下,錘煉出更好的自己,才算不辜負這個時代。”黃文深有感觸。

42歲的武控員韓亞賓也說自己很幸運。

韓亞賓回憶起自己剛畢業時,部隊里人多飛機少,年輕飛行員得排隊等著上飛機,這一等就是一兩年。那時飛機相對落後,訓練課目大多比較簡單,大家打趣說自己的日常工作是“一條航線兩枚彈,天天圍著靶場轉”。

“我想飛得更高、飛得更遠、飛上更好的裝備。”韓亞賓說,“20多年來,我先後飛過3種機型,終于在飛上轟-6K時實現了當初的心願。但也恰恰是它,讓我在改裝之初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新型戰機的信息對抗和態勢感知能力有了質的躍升,機組成員職責從簡單的機械操縱擴展到綜合感知和判斷、操作、監控以及化解不利態勢。

歷經陣痛後的換羽新生讓韓亞賓經歷了許多“未曾想象”︰第一次繞島巡航、第一次飛出國門……他用汗水澆灌時代之花,時代也慷慨地回饋于他。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轟-6K作為支撐空軍戰略性軍種定位的骨干力量,為‘模範轟炸機大隊’爭取來更多執行任務的機會,多樣化的任務也在助推人才加速成長。”團政委魏長春這樣解析新老兩代飛行員口中的“幸運”。

關于這種“幸運”,魏長春還有更感性的體會。

一次執勤衛兵前來報告,說營區門口有名老兵執意請求見部隊領導。魏長春上前問詢得知,老兵名叫陳勝泉,早先從“模範轟炸機大隊”退役。他千里驅車趕來,就是為了回來看看。

“我從電視上看到,轟炸機部隊飛越了宮古海峽,仔細一瞧,感覺像是咱們部隊,所以就想回來親眼看看轟-6K。”老兵說。魏長春帶他來到機場,繞著機身轉了一圈,又講起“模範轟炸機大隊”近些年的成長歷程。

“你們真是趕上了好時候啊!”站在“戰神”旁,老兵發出陣陣感嘆。不遠處,“國家利益所至,我們航跡必達”的標語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短評

長空雄鷹 為國奮飛

乘風振翅向空天,轉型跨越當先鋒。空軍“模範轟炸機大隊”自列裝轟-6K以來,不斷刷新戰斗航跡、砥礪勝戰本領,展現出新時代人民空軍朝著全面建成世界一流空軍邁進的昂揚風貌。

空軍“模範轟炸機大隊”是全軍部隊投身改革強軍實踐、加速推進戰略轉型的生動縮影。他們戰位寫忠誠,黨指向哪里,戰斗航跡就延伸到哪里;他們轉型當先鋒,以打贏未來戰爭的使命憂患、先行者的奮斗姿態,飛極限、打邊界,遠程奔襲砥礪精確打擊硬功;他們逢敵敢亮劍,以大國空軍的自信擔當、勝戰豪氣勇闖大洋空天,彰顯了新時代中國軍人的血性膽氣。

強國必先強軍,強軍才能強國。全軍部隊要像空軍“模範轟炸機大隊”那樣,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全面提高新時代備戰打仗能力,鍛造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精兵勁旅,確保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拉得出、上得去、打得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