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沿著白求恩的足跡,探尋軍醫這個姓軍為戰的職業初心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軒 荻 王均波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11-19 07:25

1938年1月,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率醫療隊,跨越艱難險阻來到中國。到達延安後,他謝絕黨中央挽留,堅決要求去晉察冀根據地工作。之後,他把生命最後的674天留在了中國,留給了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抗日戰士。

當時,白求恩的醫術在加拿大已遠近聞名,是什麼讓他放棄了“洋宅、汽車、冰淇淋”,選擇了“茅屋、驢子、山藥”?假若時光可以倒回,我們能不能像白求恩一樣……近日,鄭州聯勤保障中心聯合河北省衛健委組織白求恩醫療服務隊沿著白求恩戰斗過的足跡,走進河北、山西太行老區,去探尋那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精神寶庫,也探尋軍醫這個姓軍為戰的職業初心。

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重見“白求恩”

■軒 荻 中國國防報記者 王均波

2015年11月,在利比亞綏德魯附近村莊,中國維和部隊醫療分隊為當地居民義診。劉會賓攝

對于白求恩的了解,國內多數人始于小學語文課本中的《手術台就是陣地》,文中寫道︰“在離火線不遠的一座小廟里,白求恩大夫正在給傷員做手術。他已經兩天兩夜沒休息了,眼球上布滿了血絲……白求恩大夫在手術台旁,連續工作了69個小時……”

1938年1月,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率醫療隊,跨越艱難險阻來到中國。到達延安後,他謝絕黨中央挽留,堅決要求去晉察冀根據地工作。之後,他把生命最後的674天留在了中國,留給了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抗日戰士。

當時,白求恩的醫術在加拿大已遠近聞名,是什麼讓他放棄了“洋宅、汽車、冰淇淋”,選擇了“茅屋、驢子、山藥”?假若時光可以倒回,我們能不能像白求恩一樣……近日,鄭州聯勤保障中心聯合河北省衛健委組織白求恩醫療服務隊沿著白求恩戰斗過的足跡,走進河北、山西太行老區,去探尋那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精神寶庫,也探尋軍醫這個姓軍為戰的職業初心。

歷史無法假設,最好的傳承是做好當下

在山西省五台縣內“松岩口模範醫院”舊址手術室內,陳列著一把白求恩使用過的手術刀,在它旁邊擺放著一把�蝕的手術鋸。這把手術鋸是白求恩找松岩口村木匠做的。“這里的醫療條件比我想象的還要糟糕”,1938年白求恩剛到晉察冀根據地時被這里落後的醫療條件驚呆了,“甚至沒有專業消毒設備,很多手術工具多是用開水煮。”

在一間病房舊址內,擺放著白求恩編寫的《十三步消毒法》《外科換藥法》兩本書(復制品),吸引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消化內科專家靳海峰的目光。對于成長在現代醫學條件下的他來說,這無異于是醫學“古董”。去年5月,靳海峰與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醫生合作一台手術,借助混合現實全息影像技術和星聯遠程協作系統,把遠程專家指導實時帶到手術台主刀醫生眼前。

“白求恩同志能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做到的這一切簡直是不可思議。”隨著對白求恩事跡的了解加深,靳海峰幾度停下腳步,發出感慨。當年,白求恩所在的醫院由龍王廟改造而成,是晉察冀根據地首個模範醫院。他除了做手術、照顧病人,還要親自授課輔導戰地醫生,休息時間少之又少。

“如果面對當時的環境和條件,我們能不能像白求恩一樣?”靳海峰告訴記者,從“不可思議”到心生反問,他一路思緒萬千。其實,多位白求恩醫療服務隊隊員也經歷了這樣的心路歷程。“這就是觸動。”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兒科主任醫師劉芳說,每到一個村子,醫療服務隊都要組織義診,村民看到這些“從城里來的大醫生”十分歡喜,很多人一大早就趕來檢查。義診中,醫療隊員沒有一人中途溜號,因為他們怕人多看不完,辜負群眾的信任和期盼。

“走了一路,感觸頗多。結合從醫經歷,讓我更加堅信︰歷史不能假設,做好當下就是對白求恩精神的最好傳承。”靳海峰說,今年8月,一名戰士出現熱射病重癥癥狀,肝、腎、心髒等8個器官衰竭。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輸血科領導帶頭下,近400名官兵緊急獻血。輸血科人員加班制備血液制品,3名醫護人員全時守候,為戰士輸入3萬多毫升血漿,相當于為他換了7遍血液。經過醫護人員8天8夜的不懈救治,戰士最終從昏迷中蘇醒。

醫生不分國界,只為救死扶傷

2014年,“白求恩式”醫生張筍到某旅訓練場巡診。劉會賓攝

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骨科主任步建立說︰“白求恩說過‘哪里有傷員,我們就要到哪里去’,醫生是不分國界的,我們帶著中國軍人的善意,到世界上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據了解,以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為主抽組的醫療分隊,分別于2006年、2012年、2015年、2019年遠赴利比里亞、南蘇丹執行維和醫療任務。步建立是第五批赴利比里亞維和的軍隊醫生。

在維和期間,步建立踫到一個叫魯瑟的宮外孕患者。她輸卵管破裂後大量失血,可是當地沒有血庫。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時,步建立看到了令他動容的一幕︰醫院6名醫生護士和維和戰士擼起袖子說,“來抽我的”。經過40個小時的搶救,魯瑟被救活了。

“這與白求恩抽自己的血救傷員是一樣的,在醫生的眼里只有救活生命,現在想起來還挺自豪的,非洲的姐妹身體里流著我們中國軍人的鮮血。”步建立告訴記者,白求恩在華期間,曾2次為傷員輸血,每次300毫升。

“走出國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面旗幟,一面代表中國的旗幟。”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宣傳科科長劉會賓曾在2012年赴利比亞維和,作為醫生的他們,因為本身從事醫學專業,在別人眼里看來似乎更加堅強,實際上他們也是和大眾一樣的“肉體凡胎”。

非洲物資貧乏、蚊蟲肆虐,瘧疾和寒冷是他們最擔心的兩件事。“一旦感染上瘧疾就怕瘧原蟲會順著血液爬到腦子里,青蒿素不能殺死瘧原蟲但可以催眠它,在那里青蒿素和風油精比澳洲牛肉還珍貴,我們必須定期服用很多帶有副作用的藥物防治更可怕的疾病發生。”劉會賓談起當時維和的場景,已經淡然很多,但仍讓听者驚心動魄。

如今,中國對外開放交流增多,世界舞台上出現了更多中國軍醫的身影。今年9月底,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第24屆東南亞國家聯盟心血管會議召開,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汝磊生受邀參加此次活動。汝磊生在活動中做了兩台手術,均為當地醫生認為難以處理的病變。據了解,汝磊生做慢性閉塞手術成功率超過95%,手術數量、難度和手術成功率均進入國內先進行列,獲得國內同行認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