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春走軍營|乘戰鷹巡航在祖國的海天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任旭 發布︰2020-01-24 23:01:5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新春走軍營|乘戰鷹巡航在祖國的海天

■中國軍網記者 任旭

海上風雲變幻,你可知乘新型戰機牧雲海天是什麼體驗?

戰機體型碩大,你可知超低空貼著海面巡航是什麼感覺?

雷電、結冰、強氣流,殺機四伏,茫茫大海,沒有著陸場地,戰機飛行員從起飛就無時無刻不在戰斗,你可知那是什麼感受?

新年伊始,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開展“新春走軍營”采訪活動,記者一行首站就來到南海之濱的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部隊,探尋這支新型作戰力量的成長密碼,登上戰機為網友拉直問號。

△特種機編隊飛行。高宏偉 攝

“放松些,你知道我拉過多少位將軍嗎?”

真是“計劃沒有變化快”。前一天,記者剛被批準上機采訪。不料,好幾架戰機或受命執行緊急任務,或被臨時安排準備拉動。同行的干事說,“這是常事兒。”

記者有些郁悶,卻也松了口氣。進入2020年,這才幾天,國外接連有好幾架飛機失事了,有民航的,也有軍機。

然而,走基層到祖國的海天巡航,一直是記者的夙願,盡管離地三尺有危險,卻實在不想錯過機會。好在終于有了轉機,如願以償。

遠看憨態可掬,宛如一只胖海豚般的戰機,透著一股喜感。走近看,裝備先進,又霸氣外露,這就是我們的新型固定翼反潛巡邏機。

△反潛巡邏機起飛瞬間。高宏偉 攝

槳葉高旋,轟鳴聲中,空中機械師介紹著注意事項以及海上救生衣的用法。穿在身上沉甸甸的,心里不由得發緊,摸一摸、看一看︰傘刀、反光鏡、驅鯊劑、海水脫鹽劑,等等,總計11個部件,頓時有一種“在醫院手術前被要求簽字”的感覺。

特級飛行員、副師長陳剛見狀笑了,“別緊張,放松些,你知道我拉過多少位將軍嗎?”他自問自答,“少說,怎麼也有幾十位吧。”

氣氛一下變輕松許多。這幾天,他一直沒時間接受采訪,現在鬢角也沒有刮,從容淡定,給人平添一種安全感。當然,連日來已有好多人聊起過這個“老飛行員”了。有他保駕護航,記者再無疑慮。

戰機內部很寬敞,如果不用時刻緊盯著各種儀表、如果精神不用時刻緊張的話,應該是很舒適的。

天公也作美,加上飛行員技術高超,戰機起落非常平穩,做了幾個通場、起降訓練,除了能听到起落架放下、收起的聲音,以及落地時能感到輕微震動,沒有什麼特別感覺。記者曾在機場看過其他戰機的訓練,此時“腦補”一下,大概也就是燕子抄水一樣輕盈吧。

空中機械師告訴記者,這樣的動作,陳剛他們曾飛過多少遍,估計自己也記不清了。特種機體型大、重量大,慣性也大,有時執行任務有特殊要求,一起一降最考驗人。飛行員操縱戰機駕輕就熟,是因為每年要飛幾百個小時,不下點苦功是不行的。隨後提醒說,下一個課目就是超低空飛行訓練了。

戰機翼展就是幾十米,在海面超低空飛行,對飛行員技術水平和心理素質要求很高。記者透過舷窗向外看,感覺同站在軍艦上看海面,似乎別無二致,波光粼粼,快速閃過,有些眼暈,不由得牢牢坐在座椅上,把住扶手,再不敢亂動,直到飛機再次拉起。

藝高人膽大。後來陳剛告訴了記者今天飛的高度。記者听了不禁感到後怕,打趣他,“機上有將軍的時候,你也飛這個高度?”

他面容嚴肅起來,“這麼多領導來這兒為的是啥?不就是來看我們的新型作戰力量,看它給戰斗力的貢獻率到底能有多少嗎?說實話,真是壓力山大啊!連續多少年了,每個春節我都帶隊在外執行任務。不止我一個,我們很多人都不能休滿假。我去年連查體也就休了不到一周,算是最幸福的一次了。有一年腰椎出了問題,以為廢了呢!坐了兩個月輪椅才養好。回部隊後,又滿血復活!”

△反潛巡邏機通場訓練。高宏偉 攝

無論是陳剛這個老師,還是剛過而立之年的年輕機長陳家樂,乘坐他們的戰機,記者和任務艙的同志都沒感到任何不適,這背後自然是他們平日里的千錘百煉。

以1月13日為例,陳家樂作為機長,開展了今年的第7次飛行,巡航祖宗海6個小時,圓滿完成任務。而陳剛從下午到晚上10點半,飛了7個小時;次日,再次帶新員起飛訓練。

記者在多日的采訪中真切地感受到,為了完成使命,這個部隊從上到下都有一股子拼勁!

使命當前,各級領導帶頭改裝。師長第一個改飛新戰機,帶頭研究編寫教案。某團副團長岳鵬從頭練起,成長為某新型機教員、兩型機機長、三型機指揮員和特級飛行員,執行了多項重大任務。

使命當前,他們敢于“亮劍”。一些外國軍機軍艦,不時地來我海空域進行挑釁。不管打著什麼樣的幌子,我軍都堅決予以識別查證、警告驅離。這支部隊聞令而動,從不畏難也不避難,堅決完成任務。

使命當前,每名官兵都積極應對挑戰。面對新裝備新環境,某團官兵一人不落、一車不損地執行轉隸命令,從早晨訓練到夜間是常態,逼著自己快速成長。在官兵們近幾年的記憶中,節假日概念淡化了。前年春節,飛行就沒有停過,兩個月只休了兩天。官兵們說,訓練強度遠遠超過了大綱的要求。

所有的努力都不會白費,一批戰斗員在茁壯成長,解了新型作戰力量缺乏人才的燃眉之急,新裝備接裝即形成戰斗力。在演訓場上,他們駕馭龐大的特種機精確到秒,做到迅速且精準地發現目標開展指揮作戰,多次受到上級表揚。

△任務艙里的年輕官兵。

“必須縮短戰斗力生長周期,不搶時間不行。我們部隊作為新型作戰力量,沒有更多的經驗和慣例可循,就是自己先闖,然後幾個成熟的同志帶徒弟,一變二、二變四地成長。組建一個月後,就上戰備一線,天天和強手過招。起飛就是戰斗,沒有過渡期,只能勤學苦練精飛。這也促成了一批能獨立作戰的人才快速成長。”某師政委陳疆岳向記者介紹官兵們的“只爭朝夕,不負韶華”。

前面的路還有很長,他們卻已走過最困難的時期,不但解決了從無到有的問題,更在發揮新型作戰力量重要作用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如今漸成規模,能戰機組持續穩定增長,多次在戰備和演訓中交上了令人滿意的答卷,圓滿地完成了所有受閱任務。

“你見過雲彩里的彩虹嗎?真是太美了!”

戰機在雲間穿行,偶爾會投影在旁邊的雲上,就有一片圓形光暈呈現出來,煞是好看。

在穿越雲層時,記者不由得想起某飛行大隊長李紅軍講的幾件事兒,也東張西望,分辨一下哪是淡積雲,哪是濃積雲,這關乎戰機的安全和機上所有人的生命。

△牧雲海天。

“濃積雲,翻著花兒地往上長。個把小時就能長到幾千米高,方圓幾十平方公里。去時的航線可能還是安全的,沿著老路回來,一不小心鑽進去,遇到雷電可能就鑽不出來了。”從李紅軍口中,記者認識了這樣危險的“雲”。

說起危險,那次探測演習地域氣象的飛行令某飛行大隊長于洋至今難忘。次日,部隊就要組織大型演習了,而大雨一直在下。明天的天氣究竟會怎麼樣?上級把探測任務交給了該部,什麼時間起飛由機長決定。

夜間11點多,陳剛被叫起,他看了看天氣,判斷可以起飛。于洋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心里一直在打鼓,因為隔著座艙的玻璃向外看,不是大雨,而是“水牆”。

陳剛沉著地告訴他,“正常飛,我來觀察。”戰機一直飛到次日天亮,把任務區域的氣象摸了個清清楚楚。部隊在指定地域和時間,圓滿完成演訓任務。

其實,需要機長決定的事兒,對他們來說真不少。去年,有一位守礁戰友得了腸梗阻,急需轉到後方醫院手術。時機不巧,正遇上台風。下午六點多上級請機長最終決定。令人糾結的是,一路上,濃積雲、結冰、強氣流等危險無數,而礁上戰友的生命又亟待營救。台風當前,今天去,起飛容易降落難;明天去,本場的降落條件會更差。戰友的病情不能耽擱!最後,他們毅然起飛,成功轉運戰友!

或許各種復雜的飛行條件,他們真的見得多了。一年要飛幾百個小時,甚至一半時間在天上,誰都能說出幾件難忘的險情。

但李紅軍記憶中更多的卻是天空的美,“你們見過雲彩里的彩虹嗎?我每年都能見到十幾次,有半弧形的,也有整個圓兒的,真的太美了!我們很多戰友都是‘天文學家’,認識各種星座。還有流星,飛在天上看流星,你說能見到多長的——老鼻子長了,太震撼了!”

他大幅度展開雙臂,仿佛要把半邊天的長度都比劃下來。喜歡攝影、對光影變化敏感的他說︰“我喜歡夜間飛行。前面的雲團如果是亮的,就說明下面是城市有燈光。在跨晝夜飛行訓練中,見慣了一家又一家的燈光次第亮起,整個城市都亮起來,然後一家一家又熄燈,只剩下路燈還在。城市在燈光中靈動起來,那場景太美了。”

記者想了解有沒有哪次飛行是讓飛行員最自豪最開心的。李紅軍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說沒有,“每次去飛,都知道身後有上千人盯著我呢。機上那麼多兄弟的生命都托付給了我,只有平安降落的那一刻,我才能松一口氣兒。沒有哪一次飛行是輕松加愉快的。”

他眼神兒有點兒失焦,仿佛在回憶,“以前飛老飛機,現在飛新飛機,就像分別在跟老人和小孩兒打交道。無論老飛機零件容易壞,還是對新裝備摸不清情況,都極易出問題。網上去年不是流行一個詞兒‘我太難了’嗎?其實我才真的是太難了︰開著飛機在茫茫大海上,真要是出點情況,我沒地兒落啊。”李紅軍的話深深打動了記者。

△戰機上俯看美麗的中建島。中國軍網記者 任旭 攝

部隊是新組建的,甚至營房都是臨時的,從工作到生活,官兵們的難處很多,可是沒人退縮。

去年臘月二十九,飛行員李濤剛出生不久的兒子突發高燒,疑似肺炎,需要住院治療。他抱著孩子,接連跑了當地三家醫院,都沒有床位。妻子抱著孩子在輸液室抽泣,母親在走廊里悄悄掉眼淚。李濤同樣心疼孩子,在樓下抹了兩把臉,上樓寬慰母親和妻子。

突然部隊打來電話,詢問他能否在春節期間執行任務。“我當時真的感到太難了。”李濤如實報告了情況,毅然回復,有需要可以立即歸隊。幾天後,孩子病情稍有好轉,他就提前辦了出院手續,全家吃了一頓團圓飯,隨後踏上歸程。

“照顧好家,守護好國,這就是我最簡單的心願。不管怎麼難,這個想法從沒動搖過。”李濤說,“只要上了飛機,坐上崗位,就什麼都忘了。”他邊吸煙邊說,“包括吸煙,在飛機上多長時間都不想。”

上次自己離開家時,孩子才七個月大,現在一歲多了。“很奇怪,他會叫媽媽了,我常和他視頻教他喊爸爸,他就是不叫。”李濤暖暖地笑著。作為副大隊長,這個九零後,只用了短短兩年時間,就從一級副駕駛成長為二級機長,具備了單獨帶隊執行任務的能力。

忙,累,險,是他們工作生活中的常見字。但是,在這里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我們作為新型作戰力量,處在捍衛國家權益最前端、處置重大突發事件最前沿,你說重不重要,我干的事有沒有意義?”

官兵們說這話時,眼神中透著堅定。

“甘願用一生守衛她,這人間值得!”

春節的腳步越來越近了,趕往海南休假的人越來越多。一位俄羅斯女游客盡管沒有“網紅老外”說的“我不去中國了,怕上癮”那樣熱情洋溢,但也說得很樸實︰這是個美麗、安全的地方。

她應該也看到了這海濱、這個國家以及這里人民的歲月靜好。但可能她不知道站在山巔望軍港,為何那里的軍港靜悄悄。

在某值班室的大屏幕上,記者曾看得清楚︰那些遠離了港灣的軍艦,以及許多正在訓練的軍機,正在守護著這方天地,守護著這片海天的安寧。

隨著軍機翱翔于海天之上,記者透過舷窗向外望,陽光下,白雲朵朵有些耀眼。飛機返航了,記者仍舍不得戴太陽鏡,貪婪地望著我們美麗的祖宗海。

從數千米高空望下去,閃著銀光的是海面,一片片仿佛“洇”濕了有些發暗的,是投在海面的雲影。星星點點大小不一的白點兒,就是海上的浪花,只要緊盯著它,用不了幾秒鐘,它就會消失不見。同時,又會有其他白點不斷涌現,如夢似幻。或許對老漁民來說,這沒什麼神奇的。記者一朵朵數著,卻感到其樂無窮,就像看到了自己家鄉頑皮的孩子在玩捉迷藏,一切是那樣親切美好。

瞬間理解了飛行員鄭大奎中尉說的話,“到了我們南海,看過一眼,就甘願用一生守衛她。”

△參加國慶70周年閱兵訓練,特種機飛經“中國尊”。高宏偉 攝

一朵浪花謝了,一朵浪花又開,潮落潮起,生生不息。記者的思緒被一陣笑聲打斷,回轉身,看這群平均年齡20多歲的年輕官兵,盡管他們已經持續工作了幾個小時,仍絲毫看不出疲倦,臉上帶著完成任務後的輕松,更顯朝氣蓬勃。

30歲的機長,28歲的副駕駛,29歲的戰術指揮長,多麼美好的年齡!他們把青春獻給了祖國這片蔚藍,他們是和平的生力軍,也是未來的希望。

連日來,常常夜里十點多了,窗外天上,還有飛機轟鳴而過。听聲音,是我們的新型戰機在戰備訓練。在這片海天,無論風雨,不舍晝夜。他們,一直都在。在采訪的每個夜晚,本來覺很輕的記者總是一覺到天白,睡得很踏實!

△參加國慶70周年閱兵海上巡邏機梯隊的飛行員。高宏偉 攝

海南的新春氣候宜人,五節芒無憂無慮飄搖勝雪,火焰樹熱情奔放花開似火,高大的椰子樹靜享無風時刻,望著藍天恍然入定。燕子歡快地飛翔在稻田上,勤勞的農民在給秧苗揚肥。不知誰家的兒童,稚嫩的歌聲遙遙地傳入耳畔……

看著這一幕幕場景,一瞬間如春風拂過心田。記者不再想去探究這些海軍航空兵的內心世界了。相信他們,以及和他們一樣的其他中國軍人,無論是戍守邊關的,還是奮戰在維和戰場的,一定也曾無數次走在這樣的春光里——以後,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不會退卻,他們內心總會浮現出這句話︰

這人間值得!

(圖片除署名外由趙怡然、王良提供)

責任編輯︰孫智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