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年駐守雲端小哨所,他把忠誠鐫刻在邊防線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 作者︰肖雲龍 高增光 發布︰2020-03-26 14:22:08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湯正兵個人照

人物簡介︰湯正兵,1982年出生,2000年12月入伍,安徽巢湖人,現任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十八盤哨所班長,三級軍士長。先後被牡丹江軍分區評為首屆“楊子榮式官兵”,被原沈陽軍區評為首屆“踐行強軍目標標兵”,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二等獎,榮立個人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

最艱苦的地方,見證最忠誠的擔當

湯正兵在夜間觀察執勤

湯正兵的父親是一名老兵,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和邊境作戰,立過戰功。受父親影響,年幼的湯正兵暗下決心,長大後也要像父親一樣拿起鋼槍保家衛國。

18歲,湯正兵從安徽巢湖入伍到丹東某炮兵團,經過幾年的崗位錘煉,很快成為一名出色的炮兵戰士。2007年,他在電視上無意中看到,黑龍江省軍區十八盤哨所官兵頂風冒雪戍守邊疆的故事,感動得熱淚盈眶,心中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到十八盤哨所去!

“大家都爭先恐後要到大城市去,你咋非要到那麼偏遠艱苦的高山哨所?”一些戰友不理解,可湯正兵覺得,條件越是艱苦越能體現一名軍人的價值,在一次次申請後,最終得到了組織的批準。

十八盤哨所有多艱苦?這里每年有近7個月時間大雪封山,室外氣溫達零下40多攝氏度,常年大風呼嘯,並且寒冷潮濕,素有“不到十八盤,不算到邊防”之說。除此之外,大雪導致道路癱瘓是常事,官兵們徒步到連隊背運給養,來回要走上一整天;最早時,哨所還沒有水井,吃水要到半山腰的地方去抬……在這樣艱苦條件下,湯正兵像一顆愈艱愈奮的“鋼釘”嵌在邊關,一干就是13年。

湯正兵與戰友們翻山越嶺巡邏

十八盤哨所駐守在距離中俄邊境線僅有80米的山頂上,負責的邊境線轄區有16.84公里。“每次巡邏需要翻越十多座山頭,其中6座坡度在50度以上,尤其是‘滾兔嶺’,最陡的地方坡度達70度,人需要胸部緊貼山坡才能爬上去。”湯正兵說︰“由于哨所處于邊境線中間,無論向哪個方向巡邏,單程都需要一整天,有時一天走不完就在臨時板房休息點過夜,第二天繼續往回走。”

巡邏不易,但湯正兵從來沒有放松警惕。有一次,湯正兵與戰友們執行巡邏任務,返回哨所時發現地上有一串可疑腳印,于是他帶領執勤組在滿是荊棘的樹林里搜索了一個多小時,最終在山坳里抓捕到躲藏的越界分子;2013年,距離哨所8公里的地方有不法分子越入俄境打獵,湯正兵立即集合人員趕到事發地,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氣溫里潛伏了4個小時成功將其抓捕,同時繳獲措槍數支、獵狗4條。

常年戍邊,湯正兵先後成功制止違法作業事件數百起,所管轄地段沒有出現過一起越界問題。由于執勤成績突出,十八盤哨所多次被評為“紅旗觀察哨”,他個人也榮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

一個人的奉獻,離不開一個家的支持

湯正兵家人合影

當兵近20年,尤其是在兩千多公里外的東北,湯正兵能回家的次數十分有限。為了讓他在部隊安心工作,家人總是報喜不報憂。

2014年,駐地雪下得特別大,導致許多線路出現故障,哨所沒有了電話信號。誰也不曾想到,這期間他的父親被診斷出肝癌住進了醫院,母親打兒子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情急中的老人從醫院樓梯摔了下來,頭部受傷縫了7針。

老伴馬上就要手術了,老太太更著急了,剛準備給兒子再打個電話,老頭卻大吼︰“老子上過戰場,啥沒見過,不要告訴孩子了,他哪能隨便回來。”

手術做完後,病房里出現這麼一個場景︰頭上纏著紗布的老太太,每天忙前忙後照顧臥床的老伴,喂飯、擦臉、攙扶上廁所……一年後,湯正兵休假才從親戚口中得知這事兒,講不出的虧欠讓這個鐵一般漢子淚流滿面。

湯正兵給女兒講邊防歷史

湯正兵感到虧欠的不只父母,還有自己的愛人張秀林。他與愛人是在2003年相識相戀的,2008年10月喜結連理,兩個人婚後一直處于兩地分居狀態。

一年冬天,軍嫂張秀林特意請了十多天假,帶著女兒輾轉三天三夜來到千里外的哨所看望湯正兵。可當地下起暴雪,山下的雪沒膝,山上的雪齊腰,徹底阻斷了張秀林與丈夫最後21公里的相聚路。

不得已,張秀林和女兒在連隊家屬房住了下來。幾天來,雪卻越下越大,她不甘心一次次抱著孩子徒步去哨所,結果是一次次被路上厚厚的積雪擋了回來。十天後,假期結束的張秀林在連隊操場的雪地上寫下“我們愛你”四個字,含淚離開了。

再講起這件事兒,夫妻倆幾度哽咽,作為軍人的湯正兵心里塞滿了虧欠,可作為軍嫂張秀林卻不曾埋怨。“你守護祖國,我守護你”,這是軍嫂張秀林與丈夫結婚多年未曾說出口的情話,卻一直以實際行動踐行著。

當下,湯正兵依舊繼續著他的堅守,每當取得新的榮譽,他都第一時間與家人分享,他清楚每一塊獎章和證書背後,離不開他們的支持和默默付出。

(解放軍報客戶端•軍委機關網 記者 張立超整理)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