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行第三天 這件事讓總書記產生“強烈共鳴”

來源︰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網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04-23 20:53

熱解讀4月22日,陝西之行的第三天,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西安交通大學交大西遷博物館考察,參觀了交大西遷的創業歷程和輝煌成就展。在布展面積2400平方米的交大西遷博物館內,習近平不時在展出照片和各類展品前凝望、詢問,並親切會見了14位西遷老教授。

會見中,習近平談起教授們兩年多前寫給他的一封信。這封信講述了一大批師生教工“甘灑青春為家國”的感人故事。

2017年12月11日,習近平對來信作出重要指示,並在2018年的新年賀詞中,特意提起收到來信的事。此次習近平再次談到這封信︰“看了你們的信我非常感動,產生了強烈共鳴。”

這份感動背後是怎樣一個故事?這份共鳴背後又是怎樣一種情感?讓我們跟總書記一起重溫。

1955年4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決定將交通大學從上海遷至西安。同年5月25日,時任交通大學校長的彭康向師生們公布了西遷的決定。

為響應國家在大西北部署一所高水平工業大學的號召,一大批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從繁華的大上海遷至古城西安,在大西北的黃土地上深深地扎下根來,開始書寫建設西部科技高地和一流大學的故事。

交通大學西遷之時,彭康已步入天命之年,在對遷校問題發表意見時,他開宗明義︰“我們的國家是社會主義國家,因此考慮我們學校的問題必須從社會主義建設的合理部署來考慮。”短短數語,道出老校長心系國家發展、為人民辦好教育的真切情懷。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莊嚴承諾——要在西北扎下根來,願盡畢生之力辦好西安交通大學。

數學家張鴻,早年留學日本,遷校時任交通大學副教務長。他從社會主義建設的戰略高度來看待遷校問題︰“西北是祖國強大的工業基地,迫切需要一個專業齊全、力量強大的學校為她服務,因此應該爭取交大西遷,來支援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

時年38歲的陳學俊,是交大西遷中最年輕的教授。1957年,他和夫人帶著4個孩子乘坐第一批載有交大教師的專列,由上海來到西安。臨行前,他將上海的兩處房產交給上海市房管部門。“既然去西安扎根西北黃土地,就不要再為房子而有所牽掛,錢是身外之物,不值得去計較。”

懷著“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的壯志豪情,交通大學師生員工們斗志昂揚,從黃浦江畔搬到渭水之濱,投身到祖國西部建設中,成為西部開發的先行者。

據統計,1956年交大在冊的767名教師中,遷到西安的有537人,佔教師總數的70%以上。其中近50名教授和副教授帶頭西遷,更是給青年師生做出了表率。

當時西安的條件十分艱苦︰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用水非常緊張。建校初期,野兔在校園草叢中亂跑,半夜甚至能听到狼嚎。冬天師生們在教室僅靠一個小爐子取暖,洗臉水得到工地上去端……雖然條件艱苦,但是大家都精神飽滿,干勁十足。

他們以自身的艱苦奮斗,共同鑄就了可歌可泣的“西遷精神”。

2005年12月,西安交大將“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概括為“西遷精神”。

如今,“西遷精神”正在新時代催人奮進。西安交大承建的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科創基地在2018年建成,一批大數據、人工智能科技研發中心成為國家西部發展的“智慧引擎”。

西安交大不僅成為重要的人才庫、智力庫,更是西部地區位居前列的科教高地。這一切,都離不開那一場浩浩蕩蕩的西遷,更離不開西安交大人對“西遷精神”的傳承與弘揚。

此次考察交大西遷博物館,習近平再次重申當年西遷的意義︰“從黃浦江畔搬到渭水之濱,你們打起背包就出發,舍小家顧大家。交大西遷對整個國家和民族來講、對西部發展戰略布局來講,意義都十分重大。”

臨別時,習近平勉勵廣大師生,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續發揚“西遷精神”,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把“西遷精神”一代代傳承下去。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習近平不止一次這樣叮囑。

精神立則人格立,精神強則國家強。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不斷號召大家發揚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井岡山精神……為大家“補足精神之鈣”。

“這些偉大革命精神跨越時空、永不過時,是砥礪我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不竭精神動力。”這正是總書記“不忘初心”的共鳴。

今年,是我國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對我黨治國理政考驗之大前所未有。

越是艱難處,越是修心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重大的歷史進步都是在一些重大的災難之後,我們這個民族就是這樣在艱難困苦中歷練、成長起來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