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央視《挑戰不可能》舞台,這位海軍"鷹眼"的故事遠比這期節目精彩得多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一葉 茆 琳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5-08 08:16

青春的精彩取決于自覺的奮斗

■解放軍報記者 李一葉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青春是精彩的。然而,如何讓自己的青春變得精彩,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件不容易的事。

這是一個頗具時代意義的青春“逆襲”樣本——長在農村,性格內向,少年叛逆,高考落榜,入伍後考軍校又落榜,沒當成軍官,一直是個兵……當37歲的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雷達技師鄭同柱盤點自己的成長歷程時,這些“不容易”曾是他青春繞不開的失落。

然而,勤奮的鄭同柱選擇了另一種“打開方式”,讓原本平凡的青春變得精彩非凡——

第一次在潛艇爬魚雷管,19歲的他緊張得呼吸急促,渾身冒汗。教員見狀問︰“看你身體這麼壯,怎麼膽子這麼小。到底能不能行?”

後來,鄭同柱及時總結動作要領和注意事項,加班加點練習。最後學兵考核時,他成績名列前茅,教員為他豎起了大拇指。

21歲那年,听說下士可以考士官大專班時,已有兩次落榜經歷的鄭同柱又動心了。“你已經是士官了,干嘛還考士官?等你畢業回來,還不一樣是干士官!”戰友們不理解,他卻堅持要圓自己的大學夢。

在潛艇學院,鄭同柱系統學習雷達專業知識,周末也鉚在圖書館查資料做筆記。結果,他各門課程考核都優秀,平均成績都在90分以上,獲得獎學金。

畢業回到部隊,他成了“超編人員”,暫時不能出海。在沒有出海任務的日子,他靜下心來練專業技能。蒼天不負有心人,他在海軍組織的比武中奪得第3名,從此開始嶄露頭角。

29歲,遠航歸來取得獨立值更資格,和心愛的女孩走到一起;34歲,名列海軍所評“百名好水兵”之一;35歲,在《海軍潛艇學術研究》雜志上發表論文;36歲,登上央視《挑戰不可能》舞台,站上新華社“新青年演講”的舞台……

“為什麼我能?”有時,咀嚼這些年的人生變化,鄭同柱常常會問自己。

他似乎沒有找到準確答案,但有一點可以確認︰這其中或許有幸運的成分,但更離不開自覺的努力,因為成功只留給那些時刻準備好的人。

像身邊每一個默默努力的平凡青年一樣,鄭同柱不願被別人定義,更不願活在世俗的眼光里。

從懵懂的追風少年,到擁有“火眼金楮”的大國海軍“鷹眼”,鄭同柱靠自己的奮斗,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習主席在給新時代青年的寄語中強調,青春由磨礪而出彩,人生因奮斗而升華。鄭同柱無疑是軍營新時代青年的一個縮影和代表。他的經歷告訴我們,奮斗的青春本身就是一種精彩、一種幸福、一種創造。

現在,青春是用來奮斗的。將來,青春是用來回憶的。

記者與鄭同柱的對話,從一個話題到另一個話題,內容越來越豐富深入。似乎每個話題都能引發他更多對生命的思考和感悟。在回答完記者的提問後,鄭同柱甚至開始“采訪”記者。

在鄭同柱看來,丈量青春精彩程度的“標尺”,不只是那些能看得到的成就,也可以是奮斗本身。

比起成為別人眼中的“榜樣”,他更希望把一路成長的經驗教訓分享給更多年輕人︰“明確奮斗目標,每天才會過得充實,內心才能充滿正能量;常懷感恩之心,生活上自律,工作中精益求精,才能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

眼楮•腳步•家園

海軍潛艇雷達技師鄭同柱的青春視野

■解放軍報記者 李一葉 特約記者 茆 琳

潛艇停泊,鄭同柱在潛艇前敬禮。茆琳 攝

鄭同柱參加2017年青島國際馬拉松比賽。茆琳 攝

鄭同柱所在的潛艇出航。茆琳 攝

“火眼金楮”挑戰不可能

舞台上,掌聲響起,追光燈打在了一名穿著海軍白色禮服的士兵身上,他那古銅色的臉龐上,一雙不大的眼楮炯炯有神。

台下的觀眾或許並不知道,此刻這名眾人矚目的年輕士兵曾多次拒絕了央視《挑戰不可能》節目組的邀請。

“挑戰不可能,是每一個平凡生命的極致追求,也是一直推動人類進步的一個力量……”耳畔,傳來主持人慷慨激昂的開場詞,他很快平復了自己緊張的心情。

鄭同柱,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雷達技師。

在這個光彩奪目的舞台上,他即將挑戰“鷹眼識別”——

同時觀看一個屏幕上的9個分屏視頻,每個屏幕1秒當中就有25幀畫面浮動出現。挑戰者要在15分鐘內從13500幀畫面中精準鎖定僅出現0.04秒的目標人物。

這項挑戰乍看有點匪夷所思——因為鄭同柱並非警察。然而,這種“精確鎖定”的技能正是一名雷達兵的看家本領。

挑戰開始!只見他緊繃雙唇,濃黑的劍眉下雙目瞬間凝聚出一道光,全神貫注地盯住面前的大屏幕。

眼波流轉之間,瞬息萬變。很快,在現場嘉賓們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鄭同柱用令人嘆為觀止的瞬時捕捉能力成功鎖定目標。

“原來真有火眼金楮!”“按了暫停鍵,我都找不到”……觀眾對這名士兵超凡的眼力發出陣陣驚嘆。

此刻,鄭同柱依然繃著雙唇,嘴角並沒有流露出張揚的笑容,緊張的汗珠還掛在臉上。

這大概是來自潛艇兵獨特的職業品質︰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就像鄭同柱最初拒絕《挑戰不可能》節目組的邀請時給出的理由那樣單純︰“默默干好本職工作就可以了,我一直就是這樣做的。”

後來,戰友的一番勸說讓鄭同柱改變了想法︰“每個人都有多面性和可塑性,都有無限的可能。無論成功與失敗,都是一種難得的經歷。何況,這次挑戰也可以提高你的專業技能。”

鄭同柱是一名潛艇雷達技師。可以說,眼力是他的基本功之一。潛艇內部是一個密閉狹小的空間,潛航時艇員看不見藍天白雲,更看不到奇妙的海底世界。如果不看特制的潛艇時鐘,他們甚至不知道外面是白天還是黑夜。

雷達好比潛艇在水面航行的眼楮,而雷達技師則是這雙眼楮的“瞳仁”。日常工作中,鄭同柱需要在最短時間內通過雷達儀表盤中瞬間閃過的數字,對有效信息進行捕捉。發現目標的時間快一秒,在戰場上制勝的概率就多一分。

一次緊急任務,海域情況復雜,潛艇航行舉步維艱。鄭同柱主動請纓,開啟雷達,憑借多年積累的經驗,冷靜判斷,準確快速形成數據。他全神貫注盯著滿屏數據,寸步未挪卻汗如雨下。

事後,鄭同柱才听戰友說,那段短短的航程中,潛艇先後規避各類船只幾十艘。這意味著,他在那段時間內至少識別分析判斷了上百個目標情況。

當所有戰友都為鄭同柱“有如神助”的眼力贊嘆時,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能有如今超群的專業水平,離不開日復一日精益求精的訓練和十幾年來積累下的一櫥工作筆記。

十年磨一劍。如今,鄭同柱幾乎已經把自己“練成了雷達的一部分”。

成長路上的每一次拼搏,最終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這一次,鄭同柱決定勇敢接受這個“不可能”的挑戰,向世人展現中國潛艇兵的“銳利鷹眼”和“超強大腦”。

浮世匆匆,每個人都在找尋自己想要的某種生活方式。好比電影《海上鋼琴師》中的主人公,在船與陸地的舷梯上徘徊許久後,他依然選擇轉身回船,最終沒有踏上陸地半步。

這次,37歲的鄭同柱選擇“下船”迎接挑戰,外界的繁華與浮躁卻似乎絲毫沒有打擾這顆純粹的心。

他很明確,自己究竟想過怎樣的生活,又應該如何去為它而奮斗。

腳步不停,一切皆有可能

天還沒亮,一個穿著舊膠鞋的少年便在山東壽光一所中學的操場上,一圈一圈地跑著。坑坑窪窪的爐渣跑道上,留下一串串倔強的腳印。

這個少年,就是20年前的鄭同柱。一米八多的身高,強健的體魄,優異的體育成績,鄭同柱曾一度作為學校培養的體育生。

訓練風雨無阻。穿著父親當偵察兵時留下的舊膠鞋,鄭同柱踩過雨後的跑道,泥水濺得滿身都是。

從未停止的腳步,使少年懂得了堅持的意義。那時,鄭同柱一定想不到,自己會從小鎮中學的操場,一路“跑”到海軍潛艇部隊,又“跑”上央視的舞台;從一名四肢發達的體育生,“跑”成了一名頭腦發達、眼力超群的雷達技師。

如果沒當兵,鄭同柱或許會像曾經規劃的一樣,成為一名體育老師。如今,他對跑步的熱愛不變,總是會利用空閑時間跑馬拉松。

“至少在跑步時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談,不必听任何人說話,只需要眺望周圍的風光,凝視自己就行,這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替代的寶貴時刻。”這段描述跑步的文字,被鄭同柱認認真真摘抄在日記本中。

他說︰“跑步帶給我的不僅是健碩的身體、堅強的意志、自律的生活習慣,還有助于我更好地認識自己、讀懂自己。”

又一次出海歸來,又一次出發起跑。在潛艇狹窄的空間內壓抑太久之後,從青島棧橋到嶗山的一路風景令鄭同柱心曠神怡。公路沿著海岸線蜿蜒,海面風平浪靜,久違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目之所及的一切溫柔又寧靜。這,就是他在暗流涌動的大洋底下,時時魂牽夢繞的美麗風景。

一次跑馬拉松時,鄭同柱跑到30千米處,小腿突然出現不適,接二連三地抽筋、拉伸、恢復、抽筋……出現這種情況,許多人都會選擇放棄。而他咬緊牙關,憑借頑強的意志堅持到達終點。

跑步練就的堅韌,也讓鄭同柱在水下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受用。

一次出海訓練,海面刮起了8級陣風,巨大的海浪連續擊打著艦橋,潛艇的最大傾斜角接近30度,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不倒翁”。

由于潛艇上下顛簸得厲害,鄭同柱只得把身體牢牢地綁在鐵桿上。他一邊報告海面情況,一邊嘔吐,腸子吐空了吐膽汁,膽汁吐完了再吐唾液,整顆心都忽上忽下,每一秒鐘都是煎熬。“當時感覺就算跳到海里,都要比在艇上待著舒服。”鄭同柱回憶說。

為了保障航行的安全,鄭同柱增加了報告雷達觀測情況的頻率,一有情況,立即上報,神經時刻緊繃著。

巨大的壓力讓他忘卻了暈船、饑餓與疲憊,在戰位上持續工作了7個小時。直到潛艇安全抵達預定海域,他才發現後背早已被汗水濕透。

“無論遇到什麼情況,必須堅守崗位!因為在那一刻,你是唯一的、無可替代的。”一旦潛入深海,潛艇兵們就是同生死共患難的兄弟,百人同操一桿槍。面臨緊急情況所帶來的緊張和壓力感,常會讓鄭同柱和戰友們忘卻艇內逼仄壓抑的環境和時刻透支的身體。

體驗過最狂的風浪,也欣賞過最靜的海洋。潛艇出海航行,忍受漫長煎熬的同時,鄭同柱和戰友偶爾也會幸運地領略到一般人難以遇見的美景。

一次返航中,清晨時分,太陽還躺在海平面上,潛艇按計劃上浮,進行水面航行。長時間在水下與世隔絕的鄭同柱剛登上艦橋,便看見6只海豚在艇艏方向跳躍、嬉戲,仿佛在以這樣的方式歡迎水兵歸航。“和海豚的相遇是我至今最難忘懷的小幸運。”

鄭同柱在《挑戰不可能》節目上的成功,讓廣大觀眾見證了一名潛艇兵的“火眼金楮”,也著實讓以往沉默寡言、平凡樸實的鄭同柱“火”了起來。

“挑戰不可能”的經歷,為他的人生帶來了更多可能。隨之而來的,是新華社“新青年演講”和共青團中央“向上向善好青年”評選活動。這一次,鄭同柱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選擇參加。

登上一個又一個舞台,對年輕人來說是機遇也是挑戰。鄭同柱想要告別過去那個過于低調的自己,把握住每一個出彩的機會。

就像那沒有盡頭的跑道一樣,在每一個看似快要撐不下去的關口,鄭同柱選擇腳踏實地咬牙堅持,因為他相信,挑戰一切“不可能”的路徑就在腳下。

這就是潛艇兵的兩個世界

剛結婚那會兒,妻子劉利察覺到一件怪事︰家里的雙人床這麼寬敞,可人高馬大的鄭同柱卻喜歡蜷縮側躺著睡。

原來,鄭同柱把潛艇上的習慣帶上了岸——在潛艇里,空間極其狹小,就算個子矮的艇員也難免會踫頭,鄭同柱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常磕得青一塊紫一塊。

魚雷艙室里的吊床很窄,大塊頭的他睡覺時只能勉強蜷縮側身,無法翻身,久而久之養成了蜷縮側睡的習慣。即便是這樣狹窄的床位,日夜堅守在深海戰位上的潛艇官兵還要輪流使用。

潛艇兵中一直流傳著一句話︰“兩人兩世界。”這句話說的是潛艇兵一出海,兩口子就像生活在兩個世界。

後來,妻子漸漸習慣了鄭同柱這種“不要問我在哪里,問我也不能告訴你”的日子。

關于鄭同柱的另一個“世界”,她從不多問,只是等他回家時默默泡好一杯菊花茶,炒上一盤豬肝,縫上一個決明子枕頭……

鄭同柱早已習慣了在水下與陸地這兩個世界來回切換,也學會了在工作與生活中尋得平衡。

和大多數“80”後一樣,鄭同柱向往成為一名“有用、有趣、有料”的“斜杠青年”。

穿上軍裝,鄭同柱是沉著冷靜、擁有超強眼力的“海軍鷹眼”,日復一日腳踏實地奔向成為“雷達兵王”的理想;脫下軍裝,他更喜歡把自己還原成一個平凡且熱愛生活的普通男人。

“生活如海洶涌,而我終會靠岸。”鄭同柱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著他對美好生活的點滴感悟。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大海的洶涌,也少有人能真正體會靠岸的日子回到家的港灣和妻子在一起,是多麼安穩珍貴。

每一次漫長寂靜的航行中,鄭同柱都在潛艇狹小封閉的空間里不斷思考,把那些常人難以忍受的煎熬,轉化為永不枯竭的力量。這力量,助他“沖破潛艇的軀殼,自由遨游在大洋深處”。

回歸家庭,鄭同柱是家里的那棵“大樹”。經過6年的異地愛情長跑後,妻子劉利來到他身邊。在旁人眼中,劉利是一名出色的律師,而鄭同柱只是一名士官,兩個職業差異太大。但劉利認定,這個男人能夠帶給她踏實和幸福。

閑暇時,劉利喜歡畫畫。一次,她隨手臨摹出一張水墨蘭花。鄭同柱特意為妻子這幅畫配了一首小詩︰“能白更兼黃,無人亦自芳。寸心原不大,容得許多香。”

在靠岸的短暫時光里,兩人的互動是照亮彼此生活的那束光。

每當鄭同柱從海里返航回家,劉利便會洗好新鮮的草莓迎接他。她知道,長航時潛艇兵們吃不到新鮮的水果和蔬菜,只有罐頭。

而鄭同柱回家後喜歡和妻子一起做飯,廚藝可圈可點。聞著烤雞翅的香味從廚房飄散而出,他完全把潛艇內混雜著的柴油味、機油味拋在腦後。此時,廚房的味道實在太令人感到幸福。

為了這份幸福,鄭同柱一直穿梭在“兩個世界”,挑戰著一個又一個不可能。“家就是我動力的源泉。如果小家都照顧不好,又怎麼能保衛好國家?”成為強者,是鄭同柱給愛人最好的保護和承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