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可“復制”!听火箭軍“兵王”講述他們的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新凱 馮金源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6-15 02:01

“兵王”說兵事 成功可“復制”

——火箭軍某旅創新開展群眾性自我啟發式教育新聞觀察

■張新凱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馮金源

“兵王”們承載榮譽,闊步邁向新征程。

“關鍵時刻不逼一下自己,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去年底,在火箭軍某基地組織的群眾性練兵比武中,所屬某旅作戰保障營氣象專業技師、四級軍士長何學亮取得了“氣象專業”第一名,並榮立三等功。

這讓不少認識何學亮的官兵驚訝︰一個之前時不時表明心跡要退役回家過“小日子”的人,怎麼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干出這等榮耀了呢?

“其實,是他們的故事敲開了我的心門。”何學亮說,他的思想轉彎,是受該旅56名高級士官故事的感染︰他們在旅里開辦的“兵王說兵事”講台上,與大家談人生、話使命、憶初心、講奉獻,讓何學亮找到了“軍旅坐標”。

“當時沒有師傅帶,還缺少教材,為了把導彈專業研究明白,我就自己動手做導彈模擬器材,把每個電路的電流走向、信號流轉畫在本子上,記錄每個操作的動作要領……”火箭軍“百名好班長”、該旅發射一營一班班長劉波用簡單樸實的話語,講述自己當兵19年從一名“火頭軍”成長為“專家型”士官人才的故事,深深觸動了何學亮︰劉波班長兵齡只比自己長3年,可比自己努力多了。

“為了弄清導彈電液氣路原理,我白天練操作、晚上學專業,周末也拿著原理圖泡在裝備庫房里,一個節點一個節點地找、標、記……”該旅發射六營三班班長、一級軍士長衛松的故事,也讓何學亮听得熱血沸騰。

從去年初開始,火箭軍某旅創新開展群眾性自我啟發式教育,來自基層營連的56名堪稱“兵王”的高級士官陸續登台,講述自己立足崗位成就事業的親身經歷。他們,成了大家學習的榜樣;他們的成功,得到了更多戰友的“復制”。

榜樣是精神的坐標,典型是生動的教材。該旅旅長鄭焱說,導彈部隊高級士官比例大,好多還是優秀黨員、訓練標兵、比武冠軍,他們是基層的“明星”、身邊的榜樣,把他們的事跡宣傳好,更能打動人、感染人、引領人。 

從失落中奮起——

“路是自己選的,說什麼都要走下去”

一級軍士長衛松(中)在專業上進行傳幫帶。

站在講台中央,還沒來得及開口,台下便響起了掌聲。那一刻,衛松顯得有些緊張。

衛松,旅里首屈一指的“導彈通”。台下,有260余名官兵是他手把手帶出來的,現場鼓掌最熱烈的劉波和卓浩2名三級軍士長,都是他的“高徒”。站在台上,他挺起胸膛,用洪亮而短促的聲調,對著2000余名官兵,講述自己的故事。

翻開衛松的履歷,記者發現,這是一個“破繭成蝶”的故事︰當兵28年,23次參加各級比武斬獲頭名;參與研制的某型號導彈測試發射模擬仿真系統,喜獲全軍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參與編寫的《某型導彈控制系統操作規程》,作為教材在部隊推廣應用;培養的專業號手中,30余人考學提干、20余人入選基地技術尖子人才庫……

因為文化基礎薄弱,這位一級軍士長曾與“軍官”失之交臂。後來,因為工作成績突出,他兩次被列為提干對象,但最終未能如願。身邊的領導、戰友為他感到惋惜,擔心他“扛不住”。沒想到,他用一次次跨越證明自己︰“既然當不了軍官,那咱就當最好的兵!”

部隊轉型之初,為實現“沒有裝備能訓練,有了裝備能打仗”的目標,旅里成立了模擬器材開發小組,讓第一批接觸某新型導彈的衛松負責控制專業模擬器材研發。衛松反復請教專家,自己畫圖紙、做方案,最終研制出第一套模擬訓練器材,實現了“沒有裝備能訓練”的目標。

新裝備列裝後,為盡快熟悉新裝備,衛松制訂了超強度、滿負荷的學習計劃。有以前理論功底作支撐,他僅用3個多月時間,就全面掌握了某新型武器控制系統基本操作方法,300多張原理圖熟記于心,並為旅里培養出一大批叫得響的專業人才。

和衛松一樣,該旅發射一營二級軍士長張雷,也曾有個“軍官夢”。

張雷所在的新兵連是在一個部隊農場度過的。他們每天的訓練內容,就是一個班裝十幾車大豆、小麥運往山下糧庫,剩余時間打掃廠區積雪。

當時,張雷產生過懷疑,是不是當兵這條路走錯了?後來想一想,“路是自己選的,說什麼都要走下去。”在農場工作兩年後,團領導把他作為“定向生”培養。沒承想,那年農場撤編,張雷的“軍官夢”化為泡影。

農場撤編後,張雷被交流到該旅,成為發射一營的兵。一度,他成了營里的“老大難”︰單杠、雙杠上不去,5公里越野需要人拽著跑,隊列會操常出錯,專業理論學習跟不上……

“在一營,得靠素質立身。”有一天,戰友直言不諱地對張雷說,“你這素質,估計在一營待不長。”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自己已被人忽視。他再次想起那句話︰“路是自己選的,說什麼都要走下去。”他主動向新兵看齊,公差搶著干,體能加班練,專業用心鑽。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張雷不僅當上了班長,還擔任了專業指揮。此後,在上級組織的群眾性練兵比武中,張雷帶領專業組多次拔得頭籌。

從低起點邁步——

“眼是最高的山,腳是最長的路,心是最準的點”

如果不登上講台,這個旅很少有人知道“李因武”這個名字。

25年前,只有初中學歷的李因武懷揣“軍旅夢”踏進軍營。看到導彈原理圖上縱橫交錯的電路和密密麻麻的符號,他當時傻了眼。

這是什麼符號?該從哪兒入手?能學會嗎?一個個問號讓他心里直發慌。

為彌補文化知識上的“短板”,弄清導彈電路、液路、氣路原理,他從學習相關專業書籍開始,結合實際裝備操作,一步一個腳印攻關。遇有疑難問題,身邊的專業骨干、行家里手,不論年齡大小、兵齡長短都成了李因武求教的老師;每次去廠家接裝、見學,他都會向廠家的師傅、設計人員虛心學習,借閱筆記、摘抄資料,不斷充實自己。

經過6年的潛心鑽研,李因武讓人刮目相看︰幾十幅電路圖爛熟于心,上百組數據倒背如流,數千個元器件如數家珍,精通5個測試操作專業崗位……

那年8月,該旅轉戰西北高原執行實彈發射任務,在裝彈前狀態檢查時,指示燈突然報警。“加注罐檢測異常!”操作人員在艙體檢測過程中發現,加注罐漏氣,多次調試後故障依然復現。

導彈發射分秒必爭,每個人都心急如焚,李因武仔細查看裝備故障,診斷發現加注罐管口處有2毫米左右的機械劃痕。隨即,涂抹潤滑油,填平劃痕凹槽……終于成功排除故障,將導彈準時送上藍天。

李因武感慨地說︰“回顧自己的軍旅生涯,有失敗的沮喪,也有勝利的喜悅。正是出于對導彈事業的熱愛、對操作號位的堅守,使我由一名普通的地方青年成長為一名高級士官。”

“眼是最高的山,腳是最長的路,心是最準的點。”對于該旅時空基準隊二級軍士長李強來說,只要始終保持堅定的初心,就沒有逾越不了的高山。

二級軍士長李強(右二)在組織專業訓練。

李強剛接觸測地專業時,整天和三角函數、坐標以及英文單詞打交道。為了盡快把專業吃透,他每天跟在班長身後“淘寶”“取經”,定量完成計算演練任務,達不到任務量決不休息。當兵第5年,他已經跟著班長跑遍了所有點位。

有時候,為了一個天文數據,李強在山頭一待就是一整夜;遇到陡峭的山路,他就跪在地上一點點往上挪……風餐露宿的野外作業,讓他積累了豐富的測量經驗。

那一年,李強帶領測地編組赴西北高原保障實彈發射任務。在對陣地進行復測時,他發現實測數據與上級下發的已知數據有微小誤差。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為了測出可靠數據,李強安排不同號手、使用不同儀器,先後測出18份數據。通過大量數據比對,證實他們測試的數據是準確的。最終,經過上級專家組現場復測,確認了實測數據的準確性,保證了發射順利進行。

入伍20多年來,李強走遍了祖國大江南北,多次執行實彈發射任務,共測量出10萬余組數據、培養出10余名測繪能手。

從拼搏中感悟——

“如果你感到現在走的路很艱難,那就證明你在走上坡路”

個頭不高,圈粉無數。該旅發射一營一連一班班長、三級軍士長劉波,剛開場就吊起了官兵的“胃口”。

19年的軍旅生涯,劉波用一個“干”字概括︰多干少說,把上級安排的任務高標準干好,把正常的內部關系處理好,這就是一個好兵的標準。

新兵下連,劉波被分到了發射一營炊事班。他早上5點起床揉面蒸饅頭,中午和晚上還要加班加點切菜。但只要一有空閑,他就到訓練場練體能。後來,在他的申請下,組織上批準他下到戰斗班。兩年後,劉波當上了發射一連的班長。

剛開始學專業時,劉波同樣找不到方向。但他不服輸,一有時間就往車庫跑,對著裝備學習,還經常跑到其他營去向老班長請教。

一路拼搏一路歌。任班長16年,劉波先後2次榮立三等功,被火箭軍評為“專家型”技術士官人才、火箭軍“百名好班長”,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二等獎。作為導彈專業組組長,他創新研制了“瞄準窗口夜間照明裝置”“發射車夜間對點裝置”等革新成果,並為旅里培養出50余名重要崗位操作號手。

劉波感慨地說︰“如果你感到現在走的路很艱難,那就證明你在走上坡路。反之,就可能沒有進步!”

在軍旅生涯努力奔跑的,不止劉波。該旅陣管連三級軍士長肖蘭波,被官兵稱為“陣地魔術師”。他借助“陣地綜合信息管理系統”平台,把視頻監控、數據上傳、智能廣播等有效整合,發揮了陣地通信最大效益。

肖蘭波士官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該連,為盡快勝任本職,他采取“理論+實踐”的辦法,一項一項攻、一關一關過,遇到難題虛心向廠家師傅電話請教。

2007年,“地下龍宮”首次安裝綜合信息管理系統。雖然技術難度大、專業組力量薄弱,但肖蘭波沒有退縮,他帶領專業組連續奮戰攻克多個技術難題。

有一次裝備檢查,他發現核心點位的防爆智能攝像機存在故障。對于這個精密儀器,有人建議請專業人員維修,但肖蘭波決定自己嘗試一下。

說干就干。肖蘭波帶領專業組成員逐條線路、逐個元器件測試,最終確定是線路主板故障並及時送廠家維修,從而避免了攝像機機芯損壞,挽回數萬元的經濟損失。

在不同角色中擔當——

“我只想盡一名軍人、一個兒子、一個丈夫、一個父親的責任”

在教育課堂上,軍人對家庭的牽掛和虧欠是繞不開的話題。

該旅綜合保障營修理連二級軍士長王進明說話大嗓門,在全連官兵面前下口令“威風十足”,還是官兵公認的“修理大拿”。但只要進了家門,他溫順得像只“小綿羊”。

有人說,王進明“怕老婆”。殊不知,每一個“怕老婆”的故事背後,都有一顆包容大度的心。

說到夫妻關系,王進明講得頭頭是道︰尋找理想伴侶,建立幸福家庭,是人們的共同心願。軍人也是人,因為職責和使命,軍人的愛情注定磕磕絆絆。因此,軍人要有一顆包容之心、寬容之心,多體諒妻子的難處,有了時間多溝通。切不可把“職業病”帶到家里,以命令口氣與妻子講話,用責怪和埋怨的語言與妻子交流。

對此,該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劉激揚說︰“家是講愛的地方,不是講理的地方;幸福的家庭都有共同之處,就是不爭對錯……”

“接地氣、很深刻、代入感強。”該旅發射二營教導員王若雨坦言,有時候上教育課,政治教員費了半天勁,官兵卻並沒有听進去多少;讓這些老班長結合自身經歷、自身感悟談體會,反而事半功倍。

不善言辭的發射九連二級軍士長郭海濤,上場從頭到尾沒有一句豪言壯語,講的全是大實話,卻贏得多次熱烈掌聲。

他從個別官兵參與網絡賭博、網游大額充值、高額打賞主播切入,結合自己當初每月45元津貼費還能結余的經歷談起,給全旅官兵上了一堂“勤儉節約”課。

當兵22年,郭海濤不吃零食、不買高檔電子產品,雖然他並不是多富有,但是小家很幸福。他和妻子不僅在市區買了房,而且每年還能給雙方父母一些幫助。

作為兒子心目中的“超人”,郭海濤處處爭第一、樣樣拿優秀。入伍22年,他訓練刻苦是出了名的,手榴彈投過60多米,5公里越野號稱“飛毛腿”……說起這些“高光時刻”,郭海濤謙虛地說︰“我只想盡一名軍人、一個兒子、一個丈夫、一個父親的責任。通過努力,讓祖國放心,讓母親省心,讓妻子安心,讓兒子有所期待!”

圖片︰牛新志、馮義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