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布哈︰大涼山之子

來源︰新華網 作者︰劉新、侯松松、姜永安 發布︰2020-08-25 23:08:25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土牆草頂壘空房,三塊石頭圍火塘。門前糞泥沒雙腳,屋內同住牛和羊。”這首打油詩曾是梭梭拉打村群眾生活的真實寫照。

布哈(右)在梭梭拉打村與貧困戶拉家常(2019年10月10日攝)。新華社發(李結義 攝)

如今,梭梭拉打村貧困發生率由2017年的34%實現歸零,151戶貧困戶也全部脫貧。翻天覆地的變化背後,浸透著駐村扶貧干部、武警四川總隊涼山支隊某大隊政治教導員布哈的無數心血。

布哈出生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的一個貧苦家庭,靠著鄉親們的救濟,他的生活和學業才得以為繼。

2005年,布哈以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大學,走出了那座貧窮的大山。年輕的他暗下決心︰等我有了能力,一定要回報鄉親們。

大學4年,他勤工儉學並將節省下來的錢捐給家鄉,幫助貧困生完成學業。大學畢業後,布哈成為武警四川總隊的一名警官。

截至2017年,32歲的布哈帶領中隊連續3年榮獲“基層建設先進中隊”,個人先後3次榮立三等功。同年,武警四川總隊決定對梭梭拉打村進行脫貧幫扶,布哈成為駐村干部第一人選。

布哈(左二)在梭梭拉打村了解村民情況(2019年6月12日攝)。新華社發(連軼 攝)

“我就想為家鄉多做點事。”布哈欣然接受。

為了摸清致貧的真實原因,布哈訪遍全村522戶1779人,甚至哪家貧困戶有幾只雞幾頭豬,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摸排後,布哈區分因學、因病、因超生等7大類致貧原因,為每個貧困戶量身定制幫扶舉措。

布哈(右二)在梭梭拉打村為群眾發放“愛民藥品箱”(2018年8月21日攝)。新華社發(鄭磊 攝)

75歲老支書阿爾比惹患白內障多年,因家庭困難,遲遲得不到治療。布哈得知情況後及時向總隊匯報,並將老人送至武警四川總隊醫院免費接受手術、重見光明。

以前,梭梭拉打村只有一個幼教點,40多個孩子擠在兩間陰暗簡陋的教室里。布哈在寫給上級的脫貧幫扶建議中,將援建幼兒園作為頭等大事來呼吁。

布哈(左一)在梭梭拉打村走訪了解學齡前兒童入園情況(2018年6月7日攝)。新華社發(鄭磊 攝)

2019年9月,武警愛民幼兒園正式建成投入使用,新功能教室、舞蹈室、食堂、游樂園一應俱全。

梭梭拉打村的農業生產長期處于“廣撒一籮筐,收獲一背 ”的粗放狀態。布哈積極走訪調研。3個月後,村里第一個蔬菜大棚正式建成。

布哈多次拜訪昭覺縣民間彝繡專家阿合久都和中國彝族服飾收藏家阿吉拉則,請來他們培訓村里繡娘。

刺繡是彝族文化的典型代表,被列為“非遺”項目。“當時就想,如果能形成規模化生產,刺繡可以為村里增收不少。”布哈說。

2019年4月,布哈還邀請一家知名電商平台來到村子,共同謀劃彝繡的產業發展。梭梭拉打村成為當地唯一的彝繡項目合作村。

僅2019年,布哈幫扶的產業獲利近120萬元。

“脫貧最大的‘攔路虎’是思想觀念落後。”布哈說。為此,他召開村民大會宣講黨的富民政策,協助制定《村規民約》,開展“五星文明戶”評比,狠剎生活惡習。

布哈帶領特戰隊員在叢林中開展搜捕演練(2017年4月5日攝)。新華社發(李結義 攝)

送錢送物,不如送個好支部。經批準,梭梭拉打村黨支部被列為武警涼山支隊黨委的第38個黨支部,成為扶貧攻堅的“一線指揮部”。

在布哈和武警官兵的共同努力下,如今的梭梭拉打村舊貌換新顏——文化廣場、觀光河堤、飲水用電等基礎設施一應俱全;果蔬大棚、彝族刺繡、經果林項目等10余個特色產業初具規模……

布哈(右)在梭梭拉打村養蜂合作社向養蜂師傅請教技術(2019年6月12日攝)。新華社發(李結義 攝)

布哈(左二)和梭梭拉打村村民討論番茄長勢(2019年6月12日攝)。新華社發(鄭磊 攝)

責任編輯︰葉夢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