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移防、維和,長長的路隔不斷的是兩人的愛情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向勇、馮程、高原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0-11-25 12:19

“爸爸,抱抱……”在鄭海鳳懷里,即將3周歲的女兒彩虹背著粉紅色的書包,朝著手機視頻中的爸爸甘宜慶奶聲奶氣地喊著。

那天,是彩虹幼兒園開學的日子。甘宜慶與彩虹有約在先,第一天上學爸爸一定去送彩虹,然而他又一次“爽約”了。

“爸爸還在忙,等過段時間就回來看彩虹啊。”鄭海鳳安慰道。同樣作為一名軍人,鄭海鳳非常理解丈夫的不易,只能盡自己所能去支持他。

2015年,在解放軍原第210醫院服役的鄭海鳳去軍人門診檢查身體時,遇到了在醫院見習的甘宜慶。沒有過多的言語交流,互相多看了幾眼,她和甘宜慶便將彼此的模樣默默藏在了心里。

緣分妙不可言。次年春天,經人介紹,兩人再次相遇。他們不約而同地回憶起初次見面的情景,都驚喜萬分。

那次,兩人沒再讓緣分溜走。1年後,他們手挽手走進婚姻殿堂。盡管兩人半個月才能相聚一次,一起做飯、一起逛街,他們仍然感受著屬于他們的幸福。

一天,甘宜慶接到通知,他所在單位要移防至千公里之外。當時,鄭海鳳剛有身孕。甘宜慶幾次想將這個消息告訴鄭海鳳,可每次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後來,眼看著移防臨近,甘宜慶只好鼓足勇氣告訴鄭海鳳。

“家里有我,你放心。”鄭海鳳回答得很鎮定。作為軍人,她理解移防的重要性。作為軍嫂,她知道自己應該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

鄭海鳳越鎮定,甘宜慶越覺得內疚。盡管領了結婚證,但他還沒來得及給她一個像樣的婚禮,現在又要讓她懷著孕獨自一人生活。

移防後不久,甘宜慶和鄭海鳳擠出時間舉辦了婚禮。兩人從大連到長春,接上鄭海鳳的父母,再馬不停蹄地趕去甘宜慶山東老家舉辦婚禮,盡管一路風塵僕僕,卻因為格外珍惜短暫的相處時光,別有一番幸福滋味。婚禮一結束,他們很快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

今年春節期間,鄭海鳳在醫院門診擔負疫情防控值班任務。這是她結束一天緊張的工作後,對著相機給自己鼓勁加油。作者提供

2017年年底,彩虹出生了。甘宜慶駐地離家很遠,照顧孩子的重任只能落到鄭海鳳身上。

彩虹8個月大的時候,甘宜慶作為醫護人員赴俄羅斯參加演習。

一開始,鄭海鳳和甘宜慶每天都會通幾分鐘電話,互相報個平安。後來有幾天,甘宜慶打電話經常沒人接,偶爾鄭海鳳接起來,也是簡短的幾句話。“家里不會出事了吧?”甘宜慶放心不下,便委托還在上學的弟弟甘宜峰去家里看看。

甘宜峰在醫院見到了嫂子鄭海鳳。她整個人憔悴了很多。

原來,就在甘宜慶出國不久,鄭海鳳的母親被確診為肺癌晚期。那段時間,鄭海鳳一邊在醫院里照顧母親,一邊還要抽出時間回家照看彩虹,每天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往來醫院的路上……

那天,鄭海鳳再三叮囑甘宜峰不要告訴甘宜慶,她不希望他分心。甘宜峰只好當著鄭海鳳的面,撥通了哥哥的電話,報了“平安”。甘宜峰想留下來幫忙,但還是被鄭海鳳“趕”走了,並再三叮囑他回學校好好學習。

由于癌細胞已經轉移,做完化療的母親一直在脫發。鄭海鳳只好騙母親︰“頭發讓機器烤焦了,再長出來就好了。”一向愛美的母親接受不了,鄭海鳳便到商場給母親挑選了漂亮的發套。還有一次,鄭海鳳去打飯的間隙,母親在病房活動時摔倒了,動彈不得。鄭海鳳回來後嚇壞了,趕緊去扶母親。母親體胖,鄭海鳳抱不動,急得直哭,好在有人聞聲趕來搭把手才把母親抱到床上……

那段日子,每次看到甘宜慶打來電話,鄭海鳳的心里都非常矛盾,她想接,又不敢接。她怕控制不住自己脆弱的情緒,也怕心細的甘宜慶察覺自己不對勁兒,讓他替自己操心。

直到回國後,甘宜慶才知道家里發生的事。他知道妻子一個人承擔了太多,心里一定很委屈。他想安慰她,可話到嘴邊卻又忍不住責怪鄭海鳳沒有早點把事情告訴他。

“你是為國爭光,手里的獎章就是對我最大的安慰。”鄭海鳳懂甘宜慶的心意,盯著他認真地說道。

今年2月13日,中國第七批赴馬里維和警衛分隊軍醫甘宜慶在為當地群眾義診。

有人說,軍人的愛情常常充滿時間和距離的考驗。

2019年5月,甘宜慶赴馬里維和。出國前,甘宜慶完成了近半年的封閉集訓。維和期間,甘宜慶和鄭海鳳只能抽空視頻通話。但由于境外信號不穩定,再加上時差的緣故,兩人經常無法聯系上。

今年春節前後,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甘宜慶和鄭海鳳雖相隔萬里,但身上都肩負著醫護任務。一次視頻聊天時,看到視頻兩端的彼此都穿著防護服,兩人笑著說,他們居然有三套情侶裝,分別是軍裝、白大褂、防護服。

鄭海鳳接到抗疫任務後,能夠照顧彩虹的時間就更少了。無奈之下,她只能將遠在山東老家的婆婆接來幫忙。可沒過多久,甘宜慶的外公突發腦出血,鄭海鳳只好又將婆婆送回老家。一時間,彩虹又沒有人照顧,只能托付給鄰居。

那段時間,每天一大早起床,鄭海鳳先把女兒送到鄰居家,再匆匆忙忙去上班。到單位以後,鄭海鳳要全副武裝開展抗疫工作,工作結束後,來不及休息,她又得趕回去接小彩虹回家。有一次,鄭海鳳去鄰居家接彩虹,還沒進門,就听到彩虹哭著說︰“我要去媽媽醫院,我想媽媽。”鄭海鳳听到後,淚水奪眶而出。

每當彩虹拉著媽媽的手,問爸爸在哪、哪天回來的時候,鄭海鳳就告訴她︰“等你快上學的時候,爸爸就回來了。”後來,每次彩虹想爸爸了,就背起書包,拉著鄭海鳳的手說︰“媽媽,我要去幼兒園,到時候我就能見到爸爸了。”

受疫情影響,原定5月份結束的任務延期。8月13日,在離開祖國450多天後,甘宜慶回國了。

那天,一家人終于團聚。

一路走來,在鄭海鳳看來,愛情是兩兩相扶,彼此守護。深深的話,淺淺地說,長長的路,今後慢慢地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